牆上時鐘剛過午夜十二點,走廊上的聲音還是熱熱鬧鬧。房內的許明杰和阿宅已經喝掛了,而程硯也總算完成兩台筆電的修復工作,手機很罕見地在這種時間點作響,來電的人還是湘榆。

  他猶豫一下,似乎接到她電話總沒好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