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暈,似乎暈了好久好久,中途曾經迷迷糊糊醒來過,我躺在移動式的床上,有人推著我穿過醫院的灰白廊道,有阿倫前輩和小純憂心忡忡的臉和濃重的消毒藥水味,然後再度失去意識。

當我第二次清醒過來,天已經黑了,我的床邊只有小純。

她見我打開眼睛,又驚又喜,快哭出來。

我才想哭,又打架了,這次還被初戀情人和室友看到,雖然無關形象問題,可是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他們別見到我兇猛動手的那一面。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