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晨,我醒來的時候,小純的床位是空的。

其他室友還在睡夢中,也難怪,昨晚一窩女生聊到三更半夜,現在沒人爬得起來。那,小純去哪了?

我的床頭上方就是窗戶,坐起身,往下四處張望,阿倫前輩正戴著耳機聽手機裡的音樂。

他坐在矮階上什麼也不做,對著天空出神。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