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瞧瞧跟我們有段距離的老四,揚聲要他過來:「老四!過來啊!」

他猶豫了:「我在這裡就好。」

老四真古怪,聽說是老四指定要來海邊為學姐慶祝,現在又彆彆扭扭。

蕭邦見我滿臉疑惑,神秘兮兮靠上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