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想知道現在的背景音樂,可到留言板尋找晴菜最新的留言介紹。 4. 留言板請從右下角的「來逛逛吧」進入。

目前分類:失去以後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肆虐一陣子的流感,隨著大家一個接著一個康復,悄悄離開了。

霍子森一痊癒,立刻向住在淡水的叔叔打聽那名叫「吳孟洋」友人的住處,為了不讓叔叔起疑,還編出幾個鱉腳理由。枉費他費勁心思,哪像雀雀,當他問起她找這個人的動機時,居然直接打槍他:

「我不能說,反正我非找到這個人不可。」

好歹……好歹他也是幫她的人,什麼都不肯講,太見外了,雖然他們的關係也不是多親密,但雀雀的故作神秘就是讓他不是滋味。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到五分鐘的距離,他們花了一倍的時間才走到綠屋。回到耀陽房間,小紀讓他在床上坐好,在房間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一杯開水給他。

他的房間不若小紀那麼簡潔空曠,書本不少,擺滿書櫃和書桌,甚至床頭櫃也堆疊好幾本,除了書,還有一些教具。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架在窗口的那支天文望遠鏡,銀白色光滑的鏡身,孤芳自賞地伸向天空。小紀不懂,但猜得出價值不斐。

耀陽只喝一口水,便撐著頭,閉目養神半晌,等到沒那麼暈眩,才對小紀說: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這樣的寧靜維持不了多久,就被一位匆匆忙忙從後頭趕到司機身旁的女學生打斷,她吞吞吐吐地表明被不認識的男人摸大腿,耀陽和小紀都聽到了。

司機頷頷首,更改路線開往警察局,這時後頭傳來那個男人的咆哮聲說「妳幹嘛?摸一下不行就要去告狀嗎?」,接著他搖搖晃晃也走來前頭。

身上散發濃厚酒氣的醉漢,其他乘客避之唯恐不及,那人途中擦撞到小紀,掉頭看她,兩人剛四目交接,他冷不妨一把抓起小紀的手,對女學生嗆道:

「妳看!碰一下會死嗎?裝什麼純潔!」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六章】

 

耀陽當天下課回家,熱心的鄰居馬上告訴他中午有救護車把綠屋住戶載走。他向小紀問到醫院名字和病房號碼,立刻拿好顏伯的換洗衣物,搭計程車過去。

他抵達的時候,顏伯已經睡著了。耀陽戴著口罩,上前審視他一回,問小紀:

「顏伯還好嗎?」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雀雀跑得很快很快,也許這輩子也沒這麼奮不顧身地跑過。

稍早前,她成功讓霍子森答應幫忙問到吳孟洋的連絡方式,既然會去拜訪他叔叔,那一定是交情匪淺的朋友,她幾乎可以想像霍子森將問到的電話、地址交到她手中的畫面。

原本早已漸漸放棄尋找爸爸的希望,拜這意外的契機所賜,好多對於未來的想像停也停不下來地在腦子裡爆發。

等到她來到爸爸住的地方,他大概認不出她來,當她表明自己雀雀之後,他會又驚又喜,「妳長這麼高了,看起來像大人了」;也或許會像耀陽大哥所說,爸爸一眼就認出她是他用生命記住、心愛的雀雀;還有還有,她甚至能穿針引線,讓大人盡釋前嫌,湊合爸爸和玉荷復合,他們一家會回到跟過往一樣,又生活在一起。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睡夢中流了一身汗,高燒總算是退下來。一見到牆上時鐘的時間嚇一跳,沒想到自己一睡就睡那麼久。

對了,玉荷呢?伍大廚快速起身,著急的視線在空蕩蕩的客廳尋找一遍,午後的公寓很安靜,好像大家都在午睡一樣。除了他,沒有其他人在。

回去了吧!也對,時間都過這麼久了。伍大廚又坐回沙發,揉揉昏沉的腦袋,懊惱起自己一睡就睡得不省人事。

這時,門外出現腳步聲混雜著重物撞到大門的聲響,門開,玉荷拎著購物袋進來,撞見他一臉詫異反而笑道: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放學時間一到,雀雀用比平常快的速度將書包收好,離開教室。霍子森見狀,追上去,在走廊叫住她。現在四下無人,不若在教室的強作冷漠,雀雀坦率地表現出不自在的模樣,她甚至不太敢直視他的眼。

「妳早上……看到了吧?我和張淑儀。

張淑儀是誰?喔!那個告白的女生吧?

「看到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流感肆虐,不少重症患者都跟顏伯一樣進了醫院,顏伯有肺炎現象,必須住院,在排出床位以前,暫時先在急診室吊點滴。

靠著藥效,兩個鐘頭內便暫時退燒,意識也恢復得更清楚。清醒以後,顏伯將急診室環顧一遭,這裡的病人和病人家屬大多是不安和心急的狀態,醫護人員也是每個床位到處奔波,反觀坐在他床邊的小紀,活脫是個不屬於這個環境的人物,她沒在滑手機,也不看報紙,就靜靜坐在那裡,臉色幾許虛弱的蒼白。點滴罐裡的透明藥水以規律的緩慢節奏落下,在顏伯看來,小紀的溫吞和沉靜和點滴好相像。

這女孩經常給他和這個世界軌道脫節的錯覺。

「給妳添麻煩了啊!」他用和著痰音的聲音費力開口。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門鈴被按得略嫌霸氣和頑皮,他忍受著噪音,拖著沉重腳步來開門,本來沒什麼好耐性,一見到門後甜美的笑臉便收斂下來。

「怎麼是妳?」沙啞又沒好氣的嗓音。

玉荷故意上下打量他一遭,拎高手中紙袋:「真的感冒啦?我幫你送早餐。」

「小事,明天就會好了,不用這麼誇張。」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五章】

 

今天小紀起得早,是被冷醒的。前一晚擔心小貓在外頭太冷,特意將窗戶開了牠能進出的縫,希望牠懂得進來避寒。清早她環顧房間一遭,沒有發現貓兒來過的蹤跡,她在關上吹了一夜冷風的窗戶之前,望見嘴裡吐出的白霧消散在冷清街景。

穿好禦寒衣物,決定到外頭散散步,今天沒課,可以走到腿酸了再回來。下樓,在樓梯間門口看到正要開門的耀陽。聽見後方腳步聲,他回頭,撞見原地佇足的小紀。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給我嗎?」

「嗯,謝謝妳願意賞光。」

她聽了,覺得好笑:「受邀的人是我,怎麼會是你道謝?」

他也笑一笑:「只是想謝謝妳沒讓我白等。」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乎每個學校或多或少都會為了聖誕節而辦起慶祝活動,特別是耀陽教的特教學校,只要是特別節日就邀請家長一起來參加活動。

這幾天學校的聖誕氣氛濃厚,尤其是聖誕夜的今天,好多家長都來了,整個校園熱鬧得像園遊會一樣。

耀陽看看手錶,三點三十一分,距離和小紀約好的時間已經超過半小時,他不禁變得不安。

不會路上出什麼事吧?雖說小紀已經是大人,可是一想到上次她撞見車禍的情況,不免要擔心是不是又發生同樣的事。說到底,如果他有手機也不會有這些煩惱,小紀有什麼狀況應該會直接跟他聯絡才對。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雀雀,妳看!聖誕老人耶!」

冷不妨被朋友用力搖晃手肘,拿在手上的小說差點掉下去。雀雀望見斜前方的籃球場有個穿紅衣、戴紅帽、臉上掛一串白鬍子的聖誕老人以圓滾滾的身形慢慢走進球場,正在打球的男生驚喜起鬨,紛紛停下來朝他打招呼,他也放得開,主動加入他們的籃球戰局,只是礙於胖嘟嘟的身材,所以總是截不到球,慢半拍的動作看上去幾分滑稽。

「是老師假扮的吧!我昨天有聽到他們在討論今年要玩一點不一樣的。」

朋友邊看邊覺得有趣,雀雀注意力暫時落在那個聖誕老人身上。他只玩了兩次投籃便告別那群男生,繼續往前走,路上有女同學拿出手機要求合照,他二話不說擺出好玩的姿勢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推開門,門邊上的風鈴清脆地叮噹幾聲,她先朝這間咖啡店內環顧一回,不少人正在用早午餐,她不費工夫便找到熟悉的人影,就像相機輕鬆對到了焦。

他身上的墨綠色獵裝外套沒脫去,手端咖啡杯,低頭看著還剩一半的摩卡,若有所思。直到她走近,喚聲「姚大哥」,他才匆匆抬頭,放下杯子。

初見小紀,英俊的臉上含有幾分驚訝,那是來自幾個月不見的疏離,隨後看到她露出淡得幾乎無法察覺的恬靜微笑,他才寬心。

「嗨。」姚大哥柔聲起頭。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她知道自己正作著夢。

因為夢裡的她只是一個十六歲少女,身上裹著一條蘇格蘭格紋的毛料披肩,整個人縮在一張巴里島風格的藤椅中,將A4畫本枕在曲起的大腿上,鉛筆在上頭停停畫畫,旁邊有一壺在蠟燭上保溫的薰衣草清茶,燭火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熄滅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幅『秋水』成交了,需要妳簽名,下禮拜方便約個時間見面嗎?我們也好久沒見了。」

她注視著新訊息,反覆猶豫,卻不是因為討厭的緣故。最後,小紀在回覆的留言上寫道:

「下週三早上好嗎?」

關上手機,熄燈,她在床上躺下,沒有絲毫準備入睡的打算,在黑暗中睜眼等待,直到窗外那個聲音又來了,她才會心一笑,將棉被拉到胸前,一邊想像貓咪敲打窗戶的模樣,順便嘲笑自己不知不覺被這聲音給制約。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雀雀離家出走後的第二天放學,她和往常一樣來到「安妮」拿晚餐,一進門沒見到玉荷,便直接走進廚房,還沒開口問話,伍大廚先擱下鍋子,對她說:

「妳的晚餐在家裡。」

「啊?」

他不多理會,低頭忙著洗鍋子:「總之,回家去。」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後來耀陽依照玉荷給的地址來到從前老家,是一幢和其他屋子相連的老透天厝,大門緊閉,裡頭亮著燈。附近街角有攤烤玉米正在收攤,因為收拾而碰撞出的噪音在夜裡顯得格外響亮,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一道微小聲音從這排房子對面的小公園傳出,只有兩三盞路燈的公園中發出伊呀伊呀鐵製品拉動的聲響,循著望去,這才讓他找到雀雀。

她坐在鞦韆上,用雙腳的力量來回推動鞦韆,慢慢的,不厭其煩的,書包被她隨手扔在地上。

耀陽鬆口氣,走上前,他知道雀雀曉得他來了,只是還定睛在前方房子上。

「雀雀,這麼晚還不回家,玉荷姐很擔心。」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原本應該就寢的顏伯急急忙忙跑出來,身後跟著臉帶慍意的玉荷。

「怎麼辦?雀雀還沒回來,都這麼晚了,也沒交代要去哪裡。」

顏伯緊張得要命,玉荷還一副老神在在:

「所以我說雀雀又不是小孩子,她懂得照顧自己。等到生完氣,就會回來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紀上完課回到綠屋的路上,經過一間寵物店門口,一度佇足觀看,貓咪的飼料五花八門,價錢也不一,猶豫不到一分鐘,因為不確定自己到底需不需要買,她再度啟步往前走。回到綠屋剛過晚上九點半,院子中耀陽彎著身在芒果樹下那張桌子前,背對門口,不知道在忙什麼。

她放輕腳步,稍微瞥向桌子,桌上擺著很大張各種顏色的厚紙板,有的已經被裁切,有的被畫上圖案。耀陽對白膠味道過敏,只好把勞作都搬到室外來。

顏伯站在一旁囉嗦指點:

「這根本不像聖誕老人,小孩子看到會抗議的吧!」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