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如果「遺忘之森」是一齣你們剛剛才看完的戲劇……

如果這是一場對「遺忘之森」演員們的訪問……

總之,一切都只是如果。



訪談的在場人員:雨宮未緒、秋本拓也、女性記者一名

---------------------------------------------------------------------------------------------------------


記者:「未緒,來聊一聊參與這齣戲最簡單和最困難的地方吧!」

未緒:「嗯……最簡單的地方就是唱歌的部份不用別人幫忙,我可以自己來,這點讓我覺得很驕傲;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就是要假裝自己很會唱歌的樣子,哈哈!」(掩嘴而笑)

記者:「可是妳本來就很會唱歌呀!妳是歌手耶!」

未緒:「但是我平常唱歌的時候不會表現得好像自己很會唱歌的樣子啊!我會嗎?」(轉向拓也)

拓也:「我不知道,我跟妳說過我沒聽過妳唱歌。」(冷面笑匠的模樣)

未緒:「我忘記了,這個人只有在戲裡才是我的歌迷。」(笑著轉向記者)

記者:「那麼,拓也,告訴我們拍攝期間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呢?」

拓也:「基本上,只要跟她對戲,一定會有有趣的事。這傢伙最會笑場,要不然就是踩到自己的腳跌倒,而且都在最感傷的橋段凸槌,每次都得重新培養情緒,所以,請稱呼她專業的劇組活寶。」(指著未緒)

未緒:「什、什麼專業?那稱呼一點都不可愛。」

記者:「等一等,為什麼會踩到自己的腳跌倒呢?」

未緒:「關於這一點我自己也一直想不通,感覺好神奇喔!我每次跌倒一定都是因為踩到自己的腳,不是絆到什麼東西之類的喔!」(很認真地解釋給記者聽)

拓也:「拜託,那根本不能算是神奇好不好,明明是妳走路方式的問題,而且竟然可以在同一個地方跌倒三次。」

記者:「咦?什麼什麼?說一說嘛!」

(未緒故作輕鬆地看牆上的宣傳海報)

拓也:「有一場戲,是我爬到樹上要幫她搶回相片,然後未緒跑到樹下阻止一個拿石頭攻擊我的人。她就是在那裡連續跌倒三次,也就是說,我必須爬到樹上三次。」

未緒:「男生對爬樹不是都挺拿手的嗎?」(竟然可以天真地反問)

拓也:「我又不是猴子,同一棵樹爬那麼多次幹嘛?」

未緒:「什麼嘛!說得好像都是我在吃NG。我跟妳說,有一場戲是我幫忙做晚飯,然後拓也洗碗,他在那裡吃最多NG,因為每洗一個就摔破一個。妳猜他一共摔破幾個碗才拍好那場戲?」

(輪到拓也若無其事地去看未緒剛剛在看的海報)

記者:「五、五個嗎?」

未緒(用手指比出來):「七個!很不敢相信有人這麼不會洗碗吧?」

拓也:「所以我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專長……」

(兩人開始鬥嘴,稍後記者忍不住出聲打斷)

未緒:(調皮地)「啊!抱歉,剛剛這一段可以剪掉嗎?」

記者:(笑笑)「你們兩位看起來感情很好,在戲裡又是飾演經過一番波折的情侶,會不會有來電的感覺呢?」

拓也:「完全不會。」(立刻回答)

未緒:(愣了一下,面向拓也)「你竟然回答得這麼快,太失禮了吧!」

記者:「真的一點來電的感覺都沒有嗎?」

拓也:(面不改色)「嗯……怎麼說呢?未緒就像鄰家女孩一樣,很好相處,少根筋,很可愛,不做作,平常也十分敬業,常常很貼心地帶點心請大家吃,我想大家都會很喜歡她吧!。」

記者(沒得到滿意的答案,只好先轉移話題):「那麼,未緒,來談談妳這次飾演的角色吧!」

未緒(認真想了一會兒):「我認為她是一位堅強又善良的女孩子。未緒她應該算是少年得志的歌手,起初剛到山梨縣時還有一些脾氣和任性,第一次遇見拓也時,我想她可以直接問對方『你不是我的歌迷嗎』,一定要有相當的自信吧!」

記者:「妳不會嗎?」

未緒:「完全不會!如果真要說,起碼……會很有禮貌地問,請問您是不是我的歌迷呢?像這樣,呵呵!」

記者:「她跟妳沒有相像的地方嗎?」

未緒:「還是有呀!像是對唱歌的執著這一點,還有她對自己未來的路感到迷惑這一點,我覺得我可以感同深受。有時候回顧自己跟一般人不一樣的人生,也會那麼問自己,我到底在做什麼?這一切值不值得呢……等等。不過,未緒跟那一群那麼好的人們相處下來,她漸漸找回做為平凡人的快樂,同時懂得該怎麼在演藝圈的路上堅強地、確定地走下去,這一點讓我非常羨慕。從飾演她這一切風風雨雨的心路歷程當中,看著她的成長和改變,我也學習到很多,很慶幸自己接演了這個角色。」

記者(轉向拓也):「也來說說拓也吧!對你來說,他是什麼樣的人呢?」

拓也:「是一個很真誠的人,不論對事或對人,一定都用很認真的態度去面對。(稍微停頓一下)我想大概就是因為如此,面對雨宮未緒這名歌手的時候,他才會苦惱地想了很多,而不是抱著如果不行就算了的隨便態度;另外,他也能夠看清自己的不足,並且承認自己的懦弱,這一點對一般人而言應該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記者:「詮釋這個角色上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拓也:(這個問題讓他淡漠的臉上有些笑容了)「應該說困難還是有趣呢……戲中看得到他面對未緒的兩種方式。起先他把她當成家人一樣,相處起來自然就比較輕鬆自在;失憶之後,未緒是一名巨星,他就變得比較嚴謹客氣。不同的態度,卻都必須走向喜歡上未緒的結果,兩者微妙差別上的拿捏,我認為是飾演這角色最大的挑戰。」

未緒:「咦?最大的挑戰不是要裝得很陽光很健談嗎?」(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拓也瞪她一下)

記者:「對耶!平常的拓也感覺比較沉穩內斂又寡言。戲中的角色跟你完全不一樣吧?」

未緒:「是吧?是吧?有一幕他在公園昏頭昏腦地抱住雪人,我看見差點要笑出來。」

拓也:「妳已經笑了,不是差點。」

未緒:「因為真的太好笑……不是,太可愛了。」

拓也:「對男生請不要用那個形容詞。」

記者(隱約聞到火藥味,趕快打圓場):「對、對了!拓也,這部戲的拍攝期滿長的,這中間是不是有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拓也:「其實有很多事都令人難忘。有一幕明明是夏天,未緒卻在拍冬天的戲,實際上我們開拍的時間也是1月中正冷的時候。這個人就跟劇本寫的一樣凍到說不出話來,但為了配合漸入佳境的劇情需要,她一連試了九次才成功地讓自己的聲音沒有發抖、完整地說完台詞。這一點,我想不僅是我,在場的人都會印象深刻吧!」

未緒(笑得很甜):「哎呀!這是在稱讚我嗎?」

拓也(也笑笑的):「我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而已。」

記者:「遺忘之森的拍攝期間曾經傳出演員不和的事,像是未緒和夏美、小林薰爭戲分的傳聞,這是真的嗎?」

未緒:「咦?有這種傳聞嗎?我們感情不錯喔!因為拍攝的時間長,所以本來不熟的朋友後來也都變成好哥兒們了,平常會一起逛街、喝茶。有一幕我必須動手打夏美,上戲前和下戲後都緊張得不停跟她道歉呢!嗯……但是,如果真的要說,我只有跟這個人不和啦!」(若無其事地指向拓也)

拓也(無語地看向未緒):「……」

記者(開始懷疑兩人的緋聞是空穴來風):「呃……參與這部戲的其他角色都是大卡司,和誰合作最有壓力呢?」

拓也和未緒:「原小姐。」

記者:「喔?不約而同地說出同一個人呢!」

拓也:「她真的有身為一流演員的魄力,隨便一句挑釁的話就可以讓你對她恨之入骨,被她銳利的眼神一瞪的時候卻又動也不敢動,是很了不起的一位前輩。」

未緒(頗有同感地轉向拓也):「是呀!你也這麼想吧!有一場戲是原小姐在質問我是不是第三者,那個時候我真的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記者:「那麼害怕嗎?」

未緒:「嗯……該怎麼說?我心裡明明知道自己下一句台詞,可是一見到那麼嚴厲的原小姐,我想如果我真的是未緒,應該也會籠罩在她的威嚴中而沒辦法發出半點聲音吧!」

拓也:「不過,也因為這樣,和她演對手戲很過癮,也學到很多。」

未緒(頑皮地對記者說):「妳看,拓也可是很崇拜原小姐的喔!所以媒體弄錯對象了,不應該傳我和拓也的緋聞才對。」

拓也(有點錯愕):「為什麼會扯到這邊來?」

未緒:「因為我自己也很納悶,明明我們兩個感情沒特別好,為什麼老是把我們湊在一起,這不是很奇怪嗎?」

拓也:「是誰都無所謂,只要是男女主角難免都會被這種模式制約吧!」

記者:「會被誤會也無可厚非呀!畢竟你們兩人在戲中的感覺那麼好,那兩場在森林洞穴和樓梯上的吻戲堪稱經典呢!」

未緒(問拓也):「有那麼棒嗎?」

拓也(聳聳肩):「不知道。」

未緒:「我們只是盡力配合導演的指示去做,他真的很棒,只用簡單的提示,就可以讓我們自然而然地以不同的方式做詮釋。像在森林洞穴那一幕,我們一共拍了五次,最後再選出最好的畫面,所以有那麼棒的效果應該是導演的功勞。」

記者:「這麼說來,不就很像在作實驗嗎?一點都不浪漫。」

未緒:「現實生活總是沒有戲劇來得浪漫不是嗎?」

記者:「好驚訝,我以為妳是那種愛作白日夢、偏愛羅曼蒂克事物的女孩子。」

拓也:「她不是喔!未緒的喜好比較男孩子氣。」

記者:「喔?怎麼說?」

拓也:「休息時間她看的漫畫是『火影忍者』和『航海王』。」

未緒(嚇一跳):「騙人!你看到了?」

拓也:「看到了。(頓了一下再問)那個不能讓別人知道嗎?」

未緒(還是有些臉紅):「也不是不能讓別人知道,只是被男生知道這種事就覺得有點難為情。」

記者:「真的是挺令人意外的喜好呢!那麼,如果妳真的是戲中角色,是不是也會對拓也堅持下去?」

未緒(不假思索):「我不會喔!如果發現自己的生活都繞著一個人打轉,又把自己弄得很疲累,這個時候我就會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要改變自己的心態了,畢竟自己最愛的對象要是自己才行呀!」

拓也不予置評地看著她,未緒莫名奇妙地反問:「什麼事?」

拓也:「沒有,妳挺務實的。」

未緒:「幹嘛咬文嚼字?你心裡是想說我很冷血吧?」

拓也:「我心裡的話幹嘛告訴妳?」

未緒(生氣地向記者抱怨):「妳看,這傢伙老是不把話說滿,真叫人生氣。」

記者(心想他們大概真的沒男女之情,又忙著打圓場):「呃……那麼,我來進行最後一個問題,遺忘之森是你們兩位第一次合作的電視劇,能說說對於這次合作有什麼感想嗎?」

(因為總是先回答的未緒沒開口,拓也望望她,她故意向他伸手示意:你先請)

拓也:「未緒是歌手出身,原本以為她在演戲方面應該沒有唱歌來得拿手,不過她真的很能入戲,任何情緒都可以立刻表現出來。或許她自己沒發現,因為她自然的演技,所以無形中也很能帶對手跟著進入狀況。如果以後有機會,希望可以再以不同風格的角色和她合作……如果改掉她常常跌倒的習性就更好了。」

未緒(紅著臉):「我剛還在感動你說了那麼多好話呢!」

拓也(一本正經):「一直說好話就太諂媚了。」

記者:「未緒,妳呢?」

未緒:「嗯……我其實一開始就很佩服拓也了。每次來片場,他都早大家一步先到了,一個人靜靜在旁邊複習劇本,很少跟其他人打哈哈什麼的,我不是說他孤僻喔!當他覺得有必要加強自己的部份,就會那麼做,後來大家也都知道他的習慣,就不會去吵他,是很敬業的一位演員。拓也的演技更不用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幾個離別的場景,他竟然可以讓眼睛泛起淚光,好像真的很傷心、很痛苦,卻又不讓眼淚掉下來,害我也好想跟著哭。真的好厲害,我就做不到,不虧是拿過最佳男配角的前輩。」

拓也(忍不住打斷):「妳這是什麼感想呀?」

未緒(笑嘻嘻的):「一直不敢說的感想。」

記者(心想該不會又要開始鬥嘴了吧):「那、那麼,非常感謝兩位接受我們的訪問,祝福遺忘之森能開出好成績,相信大家也很期待這齣電視劇的開播,請繼續加油。」

拓也和未緒:「謝謝!」

(結束訪問後,未緒拿一張票給記者)

未緒:「我差點忘記了,這是我下個月初的演唱會門票,有空的話請一定要來。」

記者:「哇!我聽說票很難買耶!真是謝謝妳,我一定會去。」

(未緒和拓也一起離開)

未緒(拿出另一張門票):「事務所多給我一張票,你要嗎?」

拓也(瞥了門票一眼):「多的才給我嗎?」

未緒:「你這麼說就有點傷感情。」

拓也:「難道是特地留一張給我的?」

未緒(偏著頭):「唔……說是『特地』又有點太誇大不實了。」

拓也:「到底是怎樣啦!」

未緒:「我知道你對演唱會沒興趣呀!可是還是先來問問你,如果你不要,我再送給其他人。」

拓也(望了她一會兒,把票收下):「誰說我不要。」

未緒(很驚訝):「你要來嗎?真不敢相信!到時候我可以把你叫到台上當神秘佳賓嗎?」

拓也:「不要得寸進尺,我頂多……頂多帶花去。」

未緒:「這個好!比神秘佳賓好!我無法想像拓也帶著花的樣子,完全不行。」

拓也:「喂……」

未緒(還是一臉開心的樣子):「哇啊……太棒了,幸好真的開口問你了。」

(拓也露出難得的溫柔微笑)

未緒:「我原本以為你會酷酷地跟我說,我不喜歡那種場合。」

拓也:「有很多事不會完全照自己預期走的。」

未緒:「是這樣嗎……」

拓也:「比如,明明欣賞的女生是安靜、聰明、又懂事的,卻偏偏喜歡上又吵鬧又遲鈍又任性的女孩。」

未緒:「對耶!這種事經常發生,夏美也常看上跟自己理想相距十萬八千里的男生,啊!難道你也有親身經歷嗎?」

拓也(若有所思地打量她片刻,又繼續往前走):「我正在經歷。」





記者錯愕的OS:「等、等一下!現在那兩個人氣氛不是很好嗎?」





                    《謝謝觀賞》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kyadidas
  • 花絮看了第二次了
    還是覺得很有趣
    好像真的有拓也跟未緒存在
  • 阿哈
  • 我希望遺忘之森不是演戲,好險這只是如果而已,不過我蠻喜歡酷酷的拓也!ㄎㄎ
  • 路過的人
  • 我正在經歷...
    超好笑的啦XDDD
  • 佐伊
  • 晴菜獨特的幸福味道

    呵呵呵!太有趣了!晴菜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導演,真希望能被拍成一部偶像劇,不知誰會晴菜的理想人選呢?
  • bestboa2003
  • 看了這篇內容,讓我...好像看看悠人部分的訪問......嘿嘿!
    不過真的讓我從小說的感傷中拉回到現實去了XD。只能說晴菜姐功力好!
  • peggy8051
  • 很棒的花絮呢~
    讓我們看到不同的拓也&未緒!!
    小說裏面的人物登時便的很真實呢~!
    晴菜真的很努力呢!!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 悄悄話
  • YAMW1026
  • 無聊的時候
    我也喜歡看火影忍者跟航海王呢 =ˇ=
    還好拓也跟未緒不管戲裡戲外都在一起
    真喜歡他們兩這樣的配對
  • snow
  • 神奇的巧合

    很喜歡看晴菜姊的小說
    很自然又很真實

    更奇妙的是有神奇的巧合

    看【天使棲息的窗口】這本書的時候
    是我剛在腫瘤內科實習完沒多久
    有個19歲的血癌男孩離開了

    看【心跳】這本書沒多久之後
    我來到台東工作
    這個離我家鄉很遙遠
    我以為只會是來玩的地方

    看【遺忘之森】的時候
    我剛好準備前往日本玩
    對日本其實很不熟
    也不會講半句日語

    總覺得有些神奇的巧合
    喜歡晴菜姊故事裡單純的愛情
    不是為了利益
    不是為了肉體
    只是因為相愛
  • 哇!真的很巧呢!希望那些巧合能讓你更體會到那些故事.^___^

    helenaw 於 2008/01/28 16:13 回覆

  • 阿洛
  • 有機會能拍成電視劇嗎?

    拍成電視劇應該還滿有趣的吧!
    而且有還滿多地方很催淚...
    看書眼淚都快氾濫了,
    那看電視劇應該會更慘吧!
    (哈哈)
    幕後花序的對話真的很好笑,
    尤其是記者走後...
    未緒和拓也的相處模式,
    哇...
    好多粉紅色的不明氣氛哩@@(曖昧?)
    拓也的那句話,
    很有想像空間哩!(我正在經歷)
    XDD
  • 一人一封信寄給電視台吧!或許哪天真的能拍成電視劇就很棒啦!^___^

    helenaw 於 2008/03/19 09: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