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一章】


  故事,應該從哪裡說起呢?女孩附在耳邊伴隨著輕笑的悄悄話?還是安靜得幾乎可以聽見回音的那間客廳呢?

  說起來,有個畫面始終深印她腦海,並不是特別重要,每每想起,總是非常鮮明,安安份份地存在著。

  有一個騎車上學的早晨,霧還沒有完全散去,她在停紅綠燈時看見馬路中央有隻小貓倒在地上。那是一隻有棕色大斑點的白貓,一動也不動的身體看上去好柔軟,一定是剛剛被撞死的吧!沒什麼外傷或血跡,乾乾淨淨的,或許牠只是昏倒而已。如果現在衝過去把牠抱離車來車往的路口,應該還有救。

  子言雙眼直盯著那背對著她的小身軀,綠燈亮了,她用力踩起踏板,揚高視線,一股勁衝過馬路,衝過那片迎面撲來的清蒼空氣。

  她大概是一個無情的人吧!向學校狂飆的路上子言這麼捫心自問。

  記得那年她是就快邁向十七歲的高二學生,有個最要好的朋友,名字叫詩縈,個子比她矮一些,個性比她正經八百一些,牽起的手比她細嫩一些。附在她耳畔說話的時候總會讓她不自禁呵呵笑起來。

  「哪一個?」

  「左邊那個。」

  「頭髮捲捲、在看書的那個?」

  「不是啦!更前面一點,戴耳機那個。」

  「他穿紅色的球鞋耶!」

  「那又怎麼樣?」

  「男生穿紅鞋子感覺很孩子氣。」

  「有什麼關係?妳不覺得他很帥嗎?」

  「嗯……」

  子言調皮地將身體往後倒,明眸圓睜,觀察起站在公車站牌旁的男生,他聽著耳機裡的音樂,發呆的側臉在一堆乘客中有一種沒睡醒的惺忪。直到他抬頭尋找公車的影子,她迅速把身體拉正,低聲問詩縈:

  「他有女朋友嗎?」

  「好像沒有。」

  「長得好看的男生通常都死會了。」

  「被他拒絕過的女生有問過他女朋友的事,他說沒有。」

  「妳不知道他是哪一班的嗎?」

  詩縈搖搖頭。

  「拜託,妳不知道他的班級,卻知道他在哪一站上車。」

  公車到了,大家紛紛上去,那個男生也是,她們兩個還在討論他的事,司機從裡頭揚聲問:

  「妳們到底要不要上車?」

  子言和詩縈趕忙掉頭,搖頭搖得很一致,站直身體等到公車慢慢駛離,才不約而同地噗嗤笑出來。

  「別笑了,快走啦!」子言拉著詩瑩往一旁的腳踏車跑:「為了看妳的心上人,萬一遲到怎麼辦?」

  「是妳一直吵著要看我的心上人耶!」

  她們兩個跳上腳踏車,使勁全力追著遠去的公車。那個男生站在公車最後面的位置,一手拉著吊環,正在動手調他的MP3,高高的運動員個子,低下眼的時候,覆在臉上的睫毛陰影很好看。

  過沒幾天,詩縈打聽到他是五班的,名字叫柳旭凱。

  詩縈寫了一封信託人交給他,內容都是她注意他整整一年來的告白。

  午休時間,她拖著子言離開教室,躲在樓梯間苦苦央求她一件事。

  「咦─?妳幹嘛要我做那種事?」子言困擾地哇哇叫。

  「拜託嘛!柳旭凱要回覆我的那一天,剛好得去醫院回診呀!」

  「那妳就叫他改時間嘛!」

  「不要啦!反正都會被拒絕了,哪一天有什麼差別。」

  子言見她洩氣地垂下糾纏的手,狐疑追問:「妳都還沒聽到他回覆,怎麼知道會被拒絕?」

  詩縈傷心地看了她一眼,兀自在階梯上坐下,發呆片刻後才不徐不緩開口:

  「聽說他都對被他拒絕的女生說,他現在只想專心在推甄上面,不想分心。」

  「唔……好公式化的理由喔!」子言跟著坐在她身邊,雙手撐起下巴:「推甄不是還久嗎?真的這麼乖?」

  「我覺得我一定也會聽到同樣的話,啊……好討厭。」

  「所以妳就想要我代替妳去聽啊?」

  「也不完全是這樣,畢竟妳不是本人啊!聽到那些話一定不會難過。」

  「可是那樣好奇怪喔!萬一拆穿了怎麼辦?」

  「不會啦!都被拒絕了哪有什麼機會拆穿?」詩縈扯扯子言的上衣,擺出賴皮的可憐相:「拜託啦!我心臟不好,不能承受太大的打擊耶!」

  子言心不甘情不願地斜眼威脅她:「那,我以後有新魔術的話,妳一定都得當觀眾才行。」

  詩縈甜甜地笑了,舉起手:「好,一定!」

  「還有,下次班會表演的時候,妳要當我的助手,而且穿上那件蘿莉裝。」

  「啊─?這代價太大了吧?」

  「不要就算了。」

  「好啦!好啦!妳很會趁火打劫耶!」

  「呵呵!是交易,交易。」子言站起身,拍拍裙子:「回教室吧!」

  詩縈笑容黯淡了些,似乎對那不怎麼樂觀的未來很介意,她將半張臉埋進膝蓋裡,嘟噥:「妳先回去吧!我想幫自己默哀一下。」

  子言不語地望了望她,三步併作兩步下樓,忽然又打住,回頭:

  「喂!要是他答應了怎麼辦?」

  「什麼?」

  「那個柳旭凱,要是他不打算拒絕妳,答應了怎麼辦啊?」

  「……」詩縈無語地和她對望半晌:「不可能。」

  子言不置可否聳聳肩,繼續往下走,誰知樓梯上的詩縈又出聲喊住她。

  「子言。」

  「什麼?」

  「妳啊……會不會喜歡上柳旭凱?」

  面對詩縈憂忡的神情,她愣了一下。

  「神經。」

  很久以後,她再回到這所學校的時候,曾在這裡的走廊駐留許久。抹茶色的光線斜射在樓梯間,隨風搖曳的樹影、不遠處麻雀的啁啾都在那束光線中靜止了。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孩們穿透那道光輕快跑下階梯,翻飛的百褶裙擺一眨眼就消失在她懷念的視線盡頭。如夢初醒的怔忡之下,那仍舊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寂寞樓梯間。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zuki1988
  • 一下子通通都是我的迴響,
    真有點不好意思。
    不過,
    詩縈同學,
    自己的名字還寫錯欸~
    呵呵~

    沒有啦~就是第一個詩縈寫成詩瑩了,
    不小心被發現啦~~(噗)
  • 謝謝你啊!我都忘了當初到底要叫她詩瑩還是詩縈了~orz

    helenaw 於 2008/01/23 17:0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