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嗯……他果然那麼說啊……」

  體育課,詩縈聽完子言的報告,只是無精打采地吐出一句話。

  她們站在操場外圍的樹下,看著其他班級也在上體育課,操場熱鬧得要命。子言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有意無意地問起她的身體狀況:

  「妳回診之後,醫生怎麼說?」

  「就說還不錯呀!人工瓣膜可以撐很久。」

  「那就好。」

  子言掉頭晃晃頭上被吹得搖晃的枯枝,打起一個哆嗦,實在想不出這節骨眼還能說什麼稍微有點建設性的話。

  詩縈始終低著頭,用右腳腳尖在黃土上畫圈圈,跳芭蕾一般,一遍又一遍,直到把她的球鞋都弄髒了。沉默好一會兒,她忽然又開口:

  「我其實很後悔把那封信交給柳旭凱,打從送出去那一天就一直後悔到現在。」

  「為什麼?」

  「如果我沒有告白,就不會知道結果,那我就可以一直喜歡他啦!」

  「這是鴕鳥心態嗎?」

  「我還滿喜歡暗戀的感覺的耶!」她終於抬起頭,笑嘻嘻的:「雖然常常會心急、會覺得孤單,可是大部份的感覺都是很開心的,像是看見他經過我們班教室外啦、期待明天又能遇到他啦、看他在操場踢球啦……暗戀真的比告白好。」

  「……妳不要哭啦!」

  「我才沒有哭呢!」

  子言望著她眼角的淚光,還有她笑開的酒窩,輕輕將頭靠在詩縈的肩膀上。

  她不確定暗戀是不是真的比告白好,坦白說,她沒有特別的感受,不明白詩縈後悔的心情和她對於暗戀的執著,也說不出任何體貼的話語。恍然間,馬路那隻小白貓背對她的身影又浮現腦海,這揮之不去的影像似乎成了她不願觸及感情的證明,時時苛責著她。

  「對了!妳還記得答應過要看我的新魔術吧?我今天有備而來喔!」

  子言快樂地轉移話題,從體育褲口袋掏出一副撲克牌,在她面前晃晃。

  詩縈暫時擱下失戀的感傷,興高采烈看子言擺出魔術師的姿態表演起來。

  這時,球滾過來了,柳旭凱快步跑上來撿球,不意發現樹下的兩個女生,他認出其中一個就是昨天才剛被他拒絕的女孩子。

  他撿起球,遠遠眺望子言古靈精怪的表情好豐富,最神奇的是,她右手動一動,左手轉一轉,夾在指間的撲克牌真的被她變不見了,換來朋友猛搜她的身而哈哈大笑。

  柳旭凱也跟著笑。當初讀著她的信,以為對方會是個文靜的、容易害羞的女孩子,結果本人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稍後柳旭凱發現自己抱著球傻笑,連忙回到隊上去。沒想到不一會兒,同學踢歪了球,那顆足球快速飛向樹下,他還來不及出聲,球不偏不倚打中子言的頭!

  她「哇」的叫一聲,整個人摔倒在地,藏在身上的撲克牌也散了出來。

  「子言!」

  詩縈嚇得驚呼,跟著蹲下去搖搖雙眼緊閉的子言。

  「對不起!沒事吧?」

  別班的男生趕來了,詩縈一看,那兩個男生一個是肇事者,另一個則是柳旭凱。

  「昏倒了嗎?」肇事者小心翼翼近前打量。

  柳旭凱也蹲下,笨拙地喚起她的名字:「吳、吳詩縈,妳還好嗎?」

  聽見自己的名字,詩縈一度訝異地看向他,又因為他的靠近而微醺了臉。子言並沒有完全暈過去,方才的瞬間撞擊讓她痛得沒辦法做任何反應,現在總算能夠慢吞吞撐起上身,按住發麻的額頭,心裡有點火大。

  「誰是吳詩……」她睜開眼,登時住嘴,望望柳旭凱,又望望向她擠眉弄眼的詩縈,呆了幾秒,這才原地坐好,摀上臉:「頭好暈喔……」

  「會不會是腦震盪?」詩縈擔心地猜測。

  肇事者一聽,變得六神無主,不停小聲問身旁的柳旭凱該怎麼辦。

  「我先……帶她去保健室好了。」

  說話的是柳旭凱,在場的人目光全轉向他。他不好意思地躊躇一下,背對子言蹲著:

  「吳詩縈,我背妳去。」

  子言怔怔,拿著求救的眼神朝正牌的詩縈看,詩縈反倒催促她:

  「妳快去,萬一真的是腦震盪怎麼辦?」

  於是,子言爬上柳旭凱的背,看看後頭的詩縈在幫忙撿撲克牌,只好乖乖地到保健室去。

  詩縈騙人!說什麼「都被拒絕了哪有什麼機會拆穿」,結果現在她非得叫做吳詩縈不可。

  一路上他們沒有交談,男生背著女生橫越校園就夠引人注目了,更何況她還是個冒牌貨。那期間她曾因為觸見柳旭凱紅通通的耳朵而笑出聲,惹得他回頭探望。

  她止住笑,發覺自己的手碰觸到陌生的體溫,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搭在他背上的模樣,子言還是將雙手拳握起來擱在上頭,好像那樣就不算是真的碰到他。

  簡單檢查的結果,子言並沒有腦震盪之虞,不過保健室醫師還是建議她回家休息。

  「你不用送我,我可以自己回去。」子言坐在床沿堅持得很。

  「可是……」他還是滿臉歉意,高高的個子擋住她眼前大半的光線。

  「而且,就算要送,也應該是踢球砸我的那傢伙來送吧!」子言不看他,手撐住床,逕自踢起穿著白襪的雙腳,她的腳在光與影之間來回跳躍。

  聽她那麼一說,他意識到自己的多管閒事,斂起擔憂的面容,不再多說什麼地掉頭離開。

  門關上以後,子言注視他離去的方向,有窗外波斯菊交織的花影投射在那扇門上,安安靜靜地搖曳著,好漂亮啊!她緩緩停下頑皮的腳。

  「啊!忘記說謝謝。」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zuki1988
  • 「啊!忘記說謝謝。」


    (校園的故事真的好有畫面感)
    (特別有種衝動想拍成戲劇作品)
    (置身於故事中也很幸福呢!!)

    那就,謝謝妳啦~
    晴菜姐姐~~~~~~(笑)
  • blackdream

  • 好可愛的子言(啥
    最後一句我笑了:)
  • morina0291
  • 晴菜能不能貼快一點呢><
  • 可是寫不快耶...... >"<

    helenaw 於 2008/01/31 08:55 回覆

  • 悄悄話
  • Smile= )
  • 晴菜姊~
    妳真的超厲害的ㄝ> _<
    我是你的忠實讀者喲..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