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三章】


  「啊!」

  推開理化教室的門,子言下意識地輕呼。

  教室裡原本埋首在櫥櫃找東西的人影聽見聲響,回過身,同樣怔一怔。

  這間教室並沒有開燈,子言站在門口背光的身形乍看像剪影,長到腰際的馬尾很好認。

  他們倆無言地對視幾秒鐘,子言才生澀地說:「我來……拿量杯。」

  她把聲音收斂了些,在這間密閉又空曠的理化教室,一舉一動都擦撞得出回音。

  「喔……我也是。」柳旭凱對著櫥櫃聳聳肩:「可是還沒找到。」

  「我也來找。」

  子言走上前,到隔壁的櫥櫃翻找起來,柳旭凱也繼續動手,他們製造出來的噪音暫時充斥在沉默中。那期間,子言曾經蹲下去找底下的抽屜,嘴裡還碎碎唸著「怎麼沒有」。

  柳旭凱停下手,看她孩子氣地邊嘟噥邊探頭搜找,那頭馬尾幾乎就要掃到地上。

  「頭髮好長喔!」

  「唔?」

  她驀然仰頭,害他嚇一跳:「呃……我剛說,妳的頭髮,很長。」

  「這個呀!」她得意地抓了一把長髮到胸前:「長頭髮比較有神秘感嘛!表演魔術不是神秘一點比較好嗎?」

  「妳很喜歡魔術喔?」似乎因為出現能夠討論的話題,他的神情和口吻都放鬆多了。

  「喜歡呀!小時候看我爸表演過,就很喜歡了。」

  「妳爸也玩魔術啊?」

  「哈!沒有啦!他應該是想逗我,才特地變把戲的,我看他會的也只有那一招而已。啊!找到了!」

  子言開心地一一把量杯搬出來,柳旭凱一道幫忙,沾上一層灰塵的量杯很快就擺滿一桌。

  子言忽然興起,抽出三個量杯,手法熟練地將它們的位置輪流洗牌。柳旭凱驚奇看她細長的手指跳起舞一般,讓旋轉的量杯所折射的光點在昏暗中閃耀,就像施了魔法,而她懷念的語調悠悠穿梭其中。

  「我爸當時就是拿出三個不同顏色的杯子,把銅板放進其中一個,然後要我猜它最後會在哪一個杯子裡,我每次都沒猜中,好不服氣。」

  柳旭凱笑笑:「那個魔術我同學也有玩過,不過他玩得很糟,一定會露餡。」

  「哈哈!我也會耶!啊!我失敗那天就被你看到了嘛!」

  「妳是說有蘿莉裝的同學在幫忙的那一次嗎?」他細心挑選出比較乾淨的量杯給她:「對了,忘了先算我們需要幾個,妳要幾個?」

  蘿莉裝?她想起詩縈的交待,要多打聽關於他的二三事的,真尷尬耶!要怎麼問?

  子言瞟瞟他,再瞧瞧天花板,雙手背在身後不安份地交纏起來:

  「我問你喔!你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子?」

  柳旭凱原本在挑量杯,被她沒頭沒腦地一問,緊張得摔掉一個杯子。幸好子言及時彎身,一個箭步接住它!

  她拍拍胸脯,他則驚魂未定地結巴起來:「妳怎麼、怎麼突然問這個?」

  「因為我被你拒絕啊!當然會想知道你喜歡的女生類型。」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他怎麼覺得她並沒有把「被拒絕」當一回事,完全沒有絲毫的負面情緒,反而很大方。

  「說一下吧!別那麼小氣。」

  子言催他,他為難搔著頭,偶爾瞥瞥她期待的表情,後來才勉為其難地回答: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我想,應該是懂事、溫柔、還有……」

  「你說得太籠統了,外表呢?例如,長頭髮?短頭髮?」

  「嗯……長頭髮……」他打住,撞見子言那頭飄逸的黑髮,連忙慌張改口:「不對,頭髮要不超過肩膀,個子不要太高……」

  頭髮要不超過肩膀,個子不要太高,溫柔又懂事……子言恍然大悟地拍個手,這不是在說詩縈嗎?詩縈一定是他喜歡的類型啦!

  柳旭凱根本摸不清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只想早點結束這個話題:「我先把剩下的量杯放回去。」

  「喔!我也來。」

  他忙著把那一堆量杯擺回去,子言跳到他身邊幫忙,一面忙,還不忘若無其事地打聽其他的事:

  「對了,你喜歡什麼顏色?」

  「唔?紅色吧!」

  這麼一說,子言就想起來了。詩縈帶她到公車站偷看柳旭凱的那天,他腳上穿的就是紅色球鞋,她真想問問那雙鞋的下落。

  這時,柳旭凱這邊的櫥櫃已經擺滿了,子言那邊的還有空位,他探身過去,將杯子放到她的面前。

  子言縮回手,剎那間忘記自己要問的問題。

  他貼近的臉龐放大許多,長長睫毛彎出了漂亮的弧度,她的胸口彷彿是被那道彎弧搔到,揪了一下。

  放大的不只有他的臉,這空間令人耳鳴的寂靜、空氣中混雜化學藥劑味道、還有她的心跳聲。

  她停住呼吸,靜靜感受他靠近的體溫,深怕自己加速的心跳會被他聽見。胸口一瞬間變得好燙,就像金星燃燒那般炙熱,在玻璃量杯喀噹喀噹的碰撞聲中熊熊燃燒著。儘管如此小心翼翼,當柳旭凱的瀏海髮梢擦過她鼻尖之際,子言還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氣。他聽見微小聲響而側頭,正好觸見子言的雙頰泛起可愛的紅暈,因而愣住了。

  被發現了!子言頓時覺得狼狽,胸口的高溫迅速退去,一股腦全轉移到臉上,她受不了這陣困窘,乾脆抽身站起。

  這時教室外傳來詩縈尋找她的聲音:「子言!」

  詩縈一闖進門,猶如察覺到那些一一被放大的感受,馬上立定不再進前,她看看還蹲在地上的柳旭凱,再看看滿臉通紅的子言。

  子言也看看雙唇緊閉的詩縈,再看看柳旭凱,認為自己應該說點什麼,卻只是慌,半句話都想不到。倒是柳旭凱站起身,狐疑發問:

  「她為什麼叫妳子言?」

  這個問題嚇壞兩個女孩,詩縈著急地轉向子言,子言擠出笑容,跑到詩縈身邊去:

  「子、子言是她啦!她是說『子言來了』,這ㄚ頭就喜歡裝可愛。」

  柳旭凱輪流打量兩個相視而笑的女生,半信半疑。子言又跑回來,拿走桌上的量杯:

  「子言,幫我拿三個。」

  「啊……喔!」

  詩縈跟上來,緊張兮兮地抱起三個量杯,她抱得很緊,在經過柳旭凱面前的時候,低垂的臉悄悄嫣紅了,和前一刻的子言同樣的反應,只是他沒能看見。

  當她們急急忙忙要出去,誰知柳旭凱又出聲叫住子言。

  「吳詩縈!」

  「什麼?」

  「妳呢?妳喜歡的顏色?」

  「……」

  子言和身旁的詩縈互望一眼,躇躇著,偶然見到他羽毛般柔軟的頭髮,輕輕地舒展,彷彿稍微觸碰一下,就會飛到天上去。當那些髮絲拂過她鼻尖,她覺得自己也騰空了,雙腳沒有踏在地上的實在感。

  「我喜歡褐色。」

  那並不是普遍的答案,他因此露出不解。子言十分確定地微笑:

  「現在喜歡褐色。」

  他大概沒有發現,褐色是他頭髮美麗的顏色。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佐伊
  • 好喜歡晴菜那些亂七八糟的靈感,等得好心急呢!
  • Jan
  • 我猜子言會跟柳旭凱!!
    感覺工人太複雜 會讓子言傷心八!!
    對了 工人叫什麼呢??
  • 工人的名字在這一章的尾聲就會公布囉!!我覺得還不錯聽喔!再等一下下嘿~^__^ (原來你們都叫他工人喔)

    helenaw 於 2008/02/15 15:04 回覆

  • 123
  • Happy Birthday

    未緒生日快樂><
  • 喔喔!!我竟然沒注意到!!今天是未緒的生日呢!!^___^

    helenaw 於 2008/02/15 22:15 回覆

  • 悄悄話
  • dndhlnopir
  • :D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晴菜姐姐的故事啊
    寫的真是棒~
    :)
  • 菜菜
  • 請幫我一個忙好嗎

    親愛的晴菜小姐

    請問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我是某個小高中生

    有一個類似職業訪問的作業(2/25以前)

    請問(我就接說了喔)

    我可以訪問你嗎
  • 沒問題!把問題寄給我吧!helena523@hotmail.com

    helenaw 於 2008/02/18 08:50 回覆

  • 狄希芙ˇ
  • 很好看、很好看!!
    晴菜這次的靈感很特別說>ˇ<

    怎麼辦到時候子言跟詩縈會不會吵架(看到朋友吵架我會哭耶><)(迷:看到戀人吵架你也哭不是嗎="=?)

    我會繼續鎖定XDDˇ
  • blackdream
  • 上一章我居然打錯姓(丟臉
    我相信子言已經對他有好感了(笑
    不過,獨自兩人在教室臉紅樣不知詩縈當下有什麼感受>o<
  • 阿凡
  • 好怕好怕會是個讓我心酸的故事......ˊˋ"
  • Sunny
  • 天呀!!晴菜真是太強了~~
    超喜歡這一篇結尾的那句話><
    希望妳繼續加油囉!!
  • 噗!光那句話就讓你覺得很強啊?不是很簡單的一道敘述句嗎?

    helenaw 於 2008/08/18 09:43 回覆

  • 刨 冰
  • 好 想 知 道 她 们 身 份 被 揭 开 后 , 旭 凯 会 有 什 么 反 应 。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