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四章】


  「哇!很不錯嘛!一面工作,還可以把課業兼顧好,已經很少人能夠做得到了。」

  書房中,她翻閱完他的成績單,給了一個大大的欣慰笑臉:

  「現在,一切應該都很順利了吧!」

  「是。」

  他坐在她的對面,輕輕回答,儘管是這樣的簡單,他聲音裡厚暖的音調已經透露一切安好。

  「你姐姐呢?上次不是說有個交往對象嗎?」

  「她也很好,那個人對她不錯。」

  「是嗎?」子言的媽媽替他們感到高興,接著興味問起:「那你呢?」

  「嗯?」他不解地睜一下眼。

  「今天的感覺比較輕鬆了,不像之前好像被千斤壓頂那樣透不過氣。而且,你為什麼一直看我的臉?我的臉有什麼不對勁嗎?」

  海棠不好意思地壓下視線,望住自己長了好多繭的手,在一分一秒流逝的靜默中琢磨答案,再度面向她:

  「我最近在想,不只是面孔,個性和習慣,好像也會遺傳。」

  由於這是她從寡言的海棠身上聽見的新鮮話題,眼睛為之一亮:「是啊!應該會吧!你怎麼會突然這麼想?」

  「只是遇到這樣的例子。」他歇一歇,專注看她一眼,這位婦人的臉上有他似曾相識的神韻:「因為這種遺傳,世界上的好人變多了。」

  子言的媽媽暗暗驚訝,這孩子很少會說出成串的句子和想法,今天倒一口氣說了不少,就連呆板的表情也變得柔和許多。

  「你遇上什麼好人了嗎?」

  他在工地見過子言幾次,她並沒有發現他。那個女孩偶爾會朝大樓裡張望,一心要搏取那隻貓的青睞,倔強得很可愛。要離去的時候,會先牽著腳踏車走到路口,邊走邊回頭,她那身藏青色制服和腳踏車意外的搭襯。

  海棠欲言又止,似乎覺得不妥,又把話吞回去了,只淡淡頷首。

  對方是女孩子的機率很大囉!子言的媽媽憑著老經驗臆測,進而鼓勵。

  「如果還有機會跟對方見面,不妨好好交個朋友吧!」

  她的樂觀,在他有如一潭死水的瞳孔激蕩不出漣漪。他的視線從她臉上移開,重新落在自己安份交疊的雙手上:

  「老師,像我這種人,還是自己一個人好。」

  「海棠……」

  「剛剛說的遺傳,其實讓我很害怕。我想,我一定就是屬於壞的例子,因為我做過的事,因為我是『他』的兒子。」

  她歎息,心疼地拍拍他手背:「別這麼說,你不是正在努力重新來過嗎?」

  「我這雙手所造成的罪,和我身體裡的劣根性一樣,是一輩子的。」

  他在書房舒適的亮度下,抬起那雙光線怎麼也照耀不到的黑色眼睛:

  「不可能重新來過。」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蝶戀之舞
  • 何必這麼悲觀
  • Jan
  • ^_^
  • 這笑臉是什麼意思? =__=

    helenaw 於 2008/02/26 08:51 回覆

  • simplevivian
  • 我現在是海棠派的了XD
  • 悲劇性的角色比較容易激發妳們的母性光輝嗎? ^^"

    helenaw 於 2008/02/26 15:10 回覆

  • 小小茗
  • 什麼??海棠是悲劇性角色??
    我也很喜歡他了說...
  • Jan
  • ^_^就是我很喜歡的意思喔~~
    海棠也有重新開始的機會啦!! 不要那麼悲觀!!PS:好幾篇都沒留言嚕~~因為不曉得為什麼我的電腦一直說驗證碼是錯的!!不過現在好嚕>""<
  • Sayuri
  • 看到這 海棠大大大大大大心!
  • 包子
  • 好看好看好看~~!!!
    每天都超期待有沒有發新文
    我叫我很多同學來這裡看呢~~
    而且我覺得晴菜姐的文字都好美喔
    為整篇文張加分加分^^
  • 旅人(路人甲)
  • 曾經的黑暗

    曾經的黑暗~如影隨形~若此生有幸~那麼~黑暗會遇到另一束光明而被消融~反之~就要戰勝它~至少與之共存~而不被吞噬...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