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痛痛痛……」

  進教室的途中,聽子言一叫,詩縈趕快挨到她身邊,讓她搭住自己的肩:

  「怎麼還沒好啊?」

  「因為傷在膝蓋呀!稍微一動,傷口就會裂開,還會很痛。」

  子言扶著詩縈的肩膀,曲起摔傷的右腳跳著走。這幾天她都搭爸爸的車上下學,那輛多災多難的腳踏車暫時擺在家中休息,掉了一些漆,醜醜的。她摔車回來的隔天,媽媽曾問她要不要換輛新車。

  子言的手,有意無意撫過腳踏車的後座、坐椅、把手,它上頭的每一吋地方彷彿還殘留她和海棠相遇的記憶,一碰觸,立刻就有畫面跑出來。

  「不用了,反正還能騎啊!」

  她也清楚自己不是那麼有節儉美德的人,不過,要丟掉它,是有點捨不得。而且,她有幾天沒去工地了,心上掛念那隻貓,因此她早上對爸爸說,放學後詩縈會載她一程,事實上是打算偷偷到工地看情況。

  「啊?我不行啦!」詩縈聽完她的如意算盤,馬上回絕:「今天我們家要出去吃飯,時間訂得很早,我得飆回去。」

  「什麼?」

  詩縈見她一臉晴天霹靂,沒輒嘆氣:「頂多,我載妳到路口看小貓一眼,不過,只能一眼喔!我不能和妳一起逗留太久。」

  「哇!親愛的!謝謝妳!」

  子言撲上前,緊緊摟住她,詩縈被她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得差點跌倒,混亂之際,子言眼角越過詩縈香噴噴的髮絲,對上剛踏進校門的柳旭凱。

  他夾在一群下了校車的學生潮當中,這中間有什麼靈犀相通,才側個頭,他也發現正和同伴打鬧的子言。帥氣的面容亮起一抹笑,脫不去的靦腆,倒少分以往的無措了。

  那個笑容真可愛!子言卻為難地垮下臉,在心裡猛唸著「對不起,我要假裝沒看見你」,然後跛腳加速逃離現場。

  「子言,幹嘛走這麼快?妳的傷口呢?」詩縈一頭霧水地追去。

  果然,本來已經開始結痂的傷口因為她的大動作,不但再度裂開,還輕微流血。

  「啊─又來了……」

  子言萬念俱灰地倒向椅背,詩縈板起臉怪她幾句,子言只得委曲地默不吭聲。

  不過,詩縈仍然幫她跑一趟保健室:「我去問問看有沒有大一點的紗布。」

  下課時間,她向醫護人員要了瓶碘酒、紗布和膠帶以後,匆匆跑回教室,在一個轉角迎面和人撞個正著!

  手裡的碘酒、紗布和膠帶全掉一地,她和對方不約而同地蹲下,又不約而同地出聲道歉:

  「對不起!」

  詩縈聽見熟悉的聲音,警覺抬頭,拿好的碘酒又摔了下去。天哪!柳旭凱!

  「啊!」他當下認出這個女生:「妳是吳詩縈的朋友,是那個……叫子言的。」

  詩縈不太會說謊,眼前又是自己的心上人,一陣心慌,只得硬著頭皮點頭。

  「不好意思,我剛沒注意看路。」

  他動手撿起那些醫藥物品,要遞還給詩縈的時候,發現她根本連看也不敢看他,接過那些物品的手微微顫抖,清秀臉頰上的紅暈愈加愈深,好似他今早在路上見到那朵嬌豔欲滴的鳳仙花。

  這女生真容易臉紅,記得上次在理化教室遇到她也是這樣。

  柳旭凱覺得有趣,順口問起藥品的用途:「妳受傷啦?」

  「呃……」他的關心反而害她受寵若驚:「不是我,是……是詩縈。」

  「她怎麼了?」

  「腳……膝蓋前幾天騎車摔傷了。」

  這麼一說,柳旭凱想起在校門口看見子言逃跑的模樣的確怪怪的。

  詩縈鼓起勇氣,望了望他眉宇微鎖的神情,柳旭凱對上她的視線,很快恢復原來的清爽精神:

  「那我先走了。」

  詩縈點個頭,等他走遠,才一骨碌蹲了回去,捧在懷中的藥品也再次散開。她撫住自己胸口,原本虛弱的心臟在一分鐘前就快要停止跳動,吸不到空氣,也忘了要呼吸。然而,儘管是這麼難受,當她在腦海中溫習起發生的這一切,還是忍不住掩住嘴,歡喜地笑了。

  子言安份待在座位上,讓詩縈幫她重新上藥包紮,她瞄起詩縈臉上似有若無的笑意,莫名其妙皺眉:

  「妳幹嘛啊?春風滿面的。」

  詩縈沒料到會洩露心情,手一震,指尖剛好壓在她的傷口上。

  「哇啊啊啊!」

  子言抱住膝蓋,痛得大叫,詩縈收回手,笑嘻嘻堆起歉意:

  「抱歉啦!一時失手。」

  子言眨掉飆出來的淚光,奇怪追問:「妳到底遇上什麼好事啊?」

  詩縈看住那個被碘酒顏色弄花的傷口,感到刺鼻的藥水味突然濃烈許多,令她作嘔,不想開口。她低下頭,若無其事地拿起紗布,將子言的傷口貼覆起來。

  「哪有好事?我路上還跟別人相撞耶!」

  「相撞?妳怎麼會跟別人相撞?」

  其他同學聽見子言慘叫,紛紛圍過來關心,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傷口的噁心,詩縈都聽不太進去了。暗暗咬住下唇,心頭一陣感傷的酸。

  她把事情隱瞞起來了,這是第一次她開始發覺和子言之間有了秘密。記得在理化教室撞見子言和柳旭凱那天,她也認為他們之間有什麼秘密,是那種不言而喻、或許連他們自己都並不了解的秘密。

  心裡雖不是滋味,可是等到終究自己也藏起了不想說的話,她才明白那份無以名狀的罪惡感,就像一道醜陋的傷口,在她和子言之間,靜靜裂開。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糖衣
  • 好好看>///<
    每天我都會上來看看晴菜有沒有新發文呢!
    很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喔~
    晴菜姐加油!!
    (這次我第一個迴響耶!好開心)
  • 小圓
  • 驚嚇

    這是我第一次留言阿~
    沒想到可以留這麼前面^^
    超愛晴菜姊姊的文字
    有種特殊的魅力
  • sherra
  • 我比较喜欢子言和海棠
    詩縈和柳旭凱

    加油了,晴菜姐姐^O^
  • 下雨不愁
  • 噯呀.

    有時候,我也會有這種感覺...
    好像隔了一層什麼
    不是不能越過去
    但是越過去了,卻裂的更開了.
  • 悄悄話
  • helenaw
  • 子言和詩縈

    我滿喜歡這一段子言和詩縈的微妙互動,既美好,又感傷~
    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吧!^^
  • simplevivian
  • 女孩子有時候真的是這樣耶(說得我自己好像不是女生 囧)!

    當彼此之間開始有點小秘密,很多事情好像就變得不那麼單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