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放學後,詩縈載著子言來到工地那個路口,暫時停下,詩縈搖頭晃腦地搜尋,在行道樹下發現牠的蹤影:

  「貓在那裡!怎麼樣?我們可以走了吧!」

  「等一下!等一下!」

  坐在後座的子言伸長頸子,瞇起眼,確定在大樓中推著裝滿沙石推車的那個人,就是海棠。

  「要等什麼?我快要來不及了啦!」

  詩縈焦急地看錶,子言索性跳下車,然後催她回去:

  「妳先走吧!我等一下自己回家。」

  「妳要怎麼自己回去?妳的腳還沒好耶!」

  「妳放心啦!快走,快走,不是在趕時間嗎?」

  詩縈半信半疑地騎車離開了,子言慢吞吞過馬路,她掏出預先買好的麵包,蹲下身呼叫貓,叫了幾次依舊吃閉門羹。

  這時,海棠已經忙完自己的工作,用肩上的毛巾擦汗,才步出工地,就因為見到子言而愣住。

  子言抬頭,看他還手握毛巾,站起身,笑一笑:「海棠大哥。」

  「……」

  「我是姚子言,你還記得嗎?」

  他還沒答腔,工地一位長相粗曠的大叔拿著看好戲的語調高喊:

  「少年仔!女朋友來探班喔?」

  「阿伯你不要亂講,我才不是女朋友!」

  子言一點也不介意,大大方方地反擊回去,稍後,發現海棠沉鬱的神色,老實招供:

  「可是,我擅自把你當作哥哥那樣的人呢!我只有姐姐,所以一直好羨慕班上有哥哥的同學,好像有人會保護你一樣。」

  「不要再來了。」

  他終於開口,子言驀地被那股冷漠凍著,和他無動於衷的神情相對。

  「以後,不要再來了。」

  「煩到你了?」她顯得困窘,很快嘿嘿地自嘲:「對不起,我沒注意到,神經好大條喔!」

  「快回去吧!」

  「呃……」子言右腳悄悄移到左腳後方,臉上還掛著燦爛的笑:「好,你先走吧!我等一下。」

  海棠不再理會她,回到工地拿自己的東西,穿上外套。出來的時候她還在,獨腳站立的姿勢沒變,面向著馬路下班時間的車流。

  子言擺在身後的手拎著塑膠袋,裡頭裝的應該不只一個麵包。

  『我只吃蛋糕,不過我知道有一家店的麵包很棒,下次請你吃。』

  他記得上次她的話,所以,那些麵包是要給他的?

  她穿著長褲的右腳始終不壓地,是因為前幾天摔車的傷還沒好吧!

  明明還是年紀輕輕的女孩,怎麼會這麼逞強呢?大概是因為年少輕狂的關係吧!少了防備,多份純真,想到什麼就一頭熱去做,完全不會考慮後果。他還在她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是這樣啊!才會衝動過了頭,才會無法挽救。

  「沒人送妳回去嗎?」

  後方突然有人出聲,害她嚇一跳,掉頭看已經來到身旁的海棠,尷尬地扯扯嘴角:

  「本來有,我自己說不要的。」

  「一直走動,不會好的。」

  子言想不通他怎麼好像已經知道她的處境,講話又簡化得要命,每次都得讓她猜半天。

  「我打電話叫我爸過來接我。」

  她聽話地撥打爸爸的手機,叼唸著「怎麼沒開機」,再改打給媽媽,然後向海棠報告:

  「我媽說她十分鐘內會到。」

  他點頭,不再出聲了。夜幕低垂,冬天天色暗得早,子言等了一會兒,直到頭頂上的路燈一盞盞亮起來,她偷偷打量站在身邊的海棠,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是要在這裡陪她一陣子嗎?

  糟糕,剛才已經被他下逐客令了,現在兩人又在這裡當木頭人,她還寧願他丟下她離開。

  「麵包。」海棠沒來由迸出一句話。

  「咦?」

  「給貓吃的。」

  「喔!好。」

  她拿出撕過的麵包,海棠扔了一小片到貓兒跟前,牠立刻狼吞虎嚥了起來。

  這時,沒放好的小本子從他的背包掉出去,子言先一步將它撿起,本子是攤開的,雪白的紙頁用鉛筆畫了一幢兩層樓的房子,有小巧的前院,有寬敞的後院,內部舒適的隔局都能透視得見。

  「好漂亮……好想住進這樣的房子喔!」

  子言不由得驚嘆,她不懂建築,可單是這麼一眼便覺得這房子設計得真好。

  「隨便畫的。」

  他將本子收回背包,不願意多談自己的事,順手又丟一片麵包給小貓。

  「好神奇喔!牠只肯吃你給的麵包呢!」子言欣羨地說完,隨後遞出那袋麵包,態度修正得比先前婉轉:「這些給你,我買多了。」

  海棠遲疑幾秒,才伸手接下。

  「……妳上次問我,喜不喜歡吃麵包。我沒想過喜不喜歡的問題,只是因為習慣了。」

  他沒看她,就看著貓,好像還不能適應她那雙過份明亮的眼睛:

  「剛剛要妳別再來,也是一樣,不是喜好的關係,只是我習慣一個人。」

  子言聽著聽著,幾乎忘了神,海棠講了好多完整的句子喔!她感動得亂七八糟。

  而且,現在待在他身邊,氣氛一點都不僵了,或許是他說話方式的緣故,溫吞的,沉穩的,天再怎麼黑,她也知道身邊這個人會一直都在。就跟信念一樣,不用說話,不必眼見為憑,海棠的守候就是如此牢靠。

  子言歪起頭,淘氣地告訴他:「兩個也不錯啊!」

  起先他不明白她在說什麼,後來順著她的視線,才曉得她指的是投映在地面上的影子,他自己的和子言的,子言還在頑皮地作出怪動作。由於光線角度,那兩枚黑色人形看起來比實際的距離還要靠近。

  那樣的距離不禁令他未雨綢繆。

  這個社會並不是完全排擠他這種人,他清楚,有不少人試著接納,試著讓他明瞭他們不介意他的過去,就像子言的媽媽和工地的大叔們。

  他也知道兩個以上的影子比較熱鬧。

  「妳媽應該快到了,我不方便留下。」他說。

  「沒關係啊!反正你們認識。」

  他反而眉頭凝鎖,鎖著一縷化不開的蕭索:「那,妳應該知道,我是個有前科的人。」

  「前科」這兩個字宛如竄生的荊棘,扎刺她一下。子言不得不語塞,無措地呆在原地。

  她沒想到他的老實並不輸給她。

  「我犯下的,是殺人罪。」

  子言睜大被嚇著的眸子,他背負的罪過、他那雙眼後的故事,在漸暗的夜幕中倏地鮮明起來。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原諒他,他也無法原諒自己。

  「不要再來了。」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zuki1988
  • 呃啊~~
    罪惡這樣的東西,
    矛盾又複雜。
    有時候很單純的認定,
    卻又一下子就完全推翻。
  • 悄悄話
  • 旅人
  • 沉默的人

    寡言的人..不是不善表達自己..就是覺的不需要,但有一種人~是覺的這世界沒有需要自已的地方..所以....選擇沉默
    (PS.7677~差一個7就連莊了~XD
  • 凡宇
  • 好愛這本書唷

    其實我有買這本書唷
    不過...
    現在不在我這(借別人了)
    因為太太好看了
    所以在跑過來回味一下~
    神麼時候新書會出爐呀??((期待
    我也有在寫小說勒
    不過...
    等級差很多XDD
  • 我認為把作為興趣的寫作分等級,就失去它的意義啦!自己寫得開心最重要不是嗎?^^

    helenaw 於 2009/02/11 09: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