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總不能一直不講話吧!

  秀儀那句話一直縈繞子言心頭,她騎著車一邊嘟噥:

  「才不會一直不講話呢!」

  只要讓她找到該說的話就行了。

  子言緊急煞車,看看前方路口,一個轉念,將車頭掉向通往工地大樓的岔路。

  她沒來由有一種無所謂的豁達,「反正都跟詩縈吵架了,就算海棠是殺人犯也不算什麼」,儘管是這麼毫無邏輯可言的想法,她還是來到爸爸負責的大樓。

  許久不見,樣貌完全不同了。大樓外觀已經鉸接上偏藍色系的玻璃帷幕,一脫先前貧乏的難看模樣,氣派許多。

  貓兒還在,連牠也長大了,身材變得圓潤一些,坐在行道樹下梳舔自己的棕毛。

  「嗨!你一定不記得我了。」子言在牠面前蹲下,撕塊麵包,伸手遞遞:「麵包喔!」

  牠睜著亮晶晶的雙眼盯住子言,就這麼一直看,動也不動。

  子言垂下手,無奈地咧咧嘴角:「也對啦!我忘記你從沒吃過我的麵包。」

  幾分鐘過後,貓兒從起初傲慢的態度,轉而謹慎前進,速度很慢,甚至還會走一步退兩步,不過,終於還是來到麵包片前,張開金口給了她面子。

  子言傻傻地看牠吞下整塊麵包,並且優雅地坐下,搖起尾巴,舔舔嘴角,一副等她再給下一塊的期待模樣。

  子言深深皺起眉頭,濕了眼眶。為什麼會這樣呢?貓的理睬,竟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寂寞,是一種以為忍忍就會過去的寂寞,無以名狀,像那天那道空曠的風,一碰觸皮膚就作痛。她環住孤單的身體,埋進膝蓋中啜泣。

  大樓有兩三位工人走出來,見到高中女生蹲在地上,其中一個還記得她,半操著台灣國語朝大樓裡頭喊:

  「喂!少年仔!你女朋友在哭啦!快來安慰人家!」

  海棠放下油漆刷,不明究理地走出來,一見到子言就打住。

  「快點啦!」大叔面露兇光地催促:「男人不應該讓女人流淚,啊是沒聽過喔?」

  海棠沒辦法,為難地走到她身邊,站了一會兒,因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應付蹲在地上哭泣的女孩,他只好坐在尚未鋪上磁磚的台階上,瞧瞧偶有車輛經過的街道。

  大概有五分鐘那麼久吧!子言終於抬起頭,吸吸嚴重堵塞的鼻子,摸摸兩邊口袋,再找找書包,然後尷尬地向海棠伸手:

  「對不起,可是我的衛生紙用光了……」

  海棠又跑進大樓,拿著一盒衛生紙出來的時候,子言已經不蹲地上了,她坐在台階,看著他方才看的街道,一面發呆,一面掉眼淚。

  「衛生紙。」

  子言接過整盒衛生紙,才抽出一張擱在鼻頭前,忍不住又悲從中來。

  海棠沒想到她會哭不停,求助般掉向在轉角偷看的大叔,卻被大叔狠狠瞪了一眼回來。

  他在剛才的位置坐下,陪著,不說話,茫茫然面對盤旋的料峭晚風,總有一種「為什麼會坐在這裡」的淒涼。

  等到子言漸漸不再哭得那麼厲害,海棠看看時間,差不多該回去工作,正準備起身,身旁突然傳出哽咽的聲音。

  「我跟、跟詩縈吵架了,我們已經快要六十天沒說話,這是我們第一次冷戰這麼久。」

  子言在那張衛生紙上擤鼻涕,依然止不住抽咽:

  「可是到現在……到現在我還是不懂為什麼我們要吵架,又不是我自願要假扮她的,我也沒有要柳旭凱喜歡我,為什麼被罵的人是我……」

  海棠愈聽愈是不安,他完全聽不懂她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假扮?誰又是柳旭凱?

  「對不起,我知道你不希望我來,但是我想我來餵小貓,心情應該會好一點。」

  她總算不再沉溺自我的世界,又回到現實,作了兩次深呼吸,像是要讓自己平靜一點。海棠回頭看看轉角,大叔已經不在那裡了,他也必須趕快返回崗位才行。誰知正想這麼做,子言又劈哩啪啦地開口,他只好再一次坐回原位。

  「其實,詩縈說的沒錯,我好像不是真的喜歡柳旭凱,她說的擔心、寂寞,我不懂嘛!為什麼一定要那樣才能算真正的喜歡?如果不喜歡,那為什麼我每次看見他都覺得滿高興的?結果,我現在必須為了這個我不懂的問題跟詩縈吵架,連要吵什麼都不知道,蠢斃了……」

  她抽出第五張衛生紙,按按濕潤的眼角和發紅的鼻子,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唐突和聒噪。當她不好意思地想要道歉,卻迎向他眼底不知從何時就浮現的溫煦笑意,不是熱情的光度,倒像細水長流。

  「不是很好嗎?有人陪妳吵架。」他說。

  她一開始不是很了解,後來想到也許他沒過正常的求學生活已經好久,身旁才沒有可以吵架的朋友。

  子言凝著鼻音告訴他:「我跟你說,我不是故意要吐你槽,可是,我覺得朋友還是相安無事比較好。」

  「妳認為,朋友,就應該是一心一意對妳好,無論妳做什麼,對方都能認同,是嗎?」

  「……不是嗎?」

  「我認為,爭執,反而是一個可以說出真正想法的機會。通常我們為了相安無事,不會每一件事都實話實說,一旦吵架,反而能夠坦白。善意的謊言,有時候是一種自私的想法,充其量是為了減輕自己的罪惡感罷了。」

  那一刻,子言真正體會到她和這個人在年齡上真正的差距。他在人生上的歷練遠遠超越她許多許多,他的成熟,是她所望塵莫及的,而她竟然還天真地想去了解這個人的故事。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想一想。」她乖巧地平靜下來。

  海棠些許意外,應該是,子言的坦率每次都讓他意外。那份純真似乎感染了他,海棠沉默片刻,主動告訴她一件關於自己的事:

  「貓,我帶回家了。」

  「唔?」

  「寒流來,我都帶牠回家。」他的對白又開始簡化了。

  子言眼眶還溱有未乾的淚光,明閃閃的,跟她露出的微笑一樣漂亮:

  「很好啊!」

  因為是無關緊要的事,她才覺得意義非凡,那代表她晉升到可以話家常的等級了。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niweng
  • 第一個欸

    好高興喔~
    又有新的了~
  • Jan
  • 恩恩當然啦哭出來比較爽快嚕!!
    海棠說的很好喔!!
    我也覺得朋友間有爭吵感情更好
    在新的環境裡都沒人跟我吵架了..
    PS:明天有presentation好緊張~~但是看到晴菜姐新的文章~~有讓我紓解壓力的感覺 ^_^
  • 我懂我懂,就是吵架的時候感覺很糟,可是一旦和好,感情就格外地好!^__^

    helenaw 於 2008/03/14 16:09 回覆

  • gaven
  • 這篇的海棠感覺好可愛^^
    拿衛生紙、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
    也許會不知所措,但仍然選擇留下來聆聽
  • amy
  • 不知道這麼說會不會太早..
    但很怕是悲劇呢~
  • 是不是悲劇還不能說,只能說,這不會是一個可以嘻嘻哈哈輕鬆帶過去的故事~^^

    helenaw 於 2008/03/17 09:36 回覆

  • Erika
  • 花了ㄧ整天把前面部份給看完了 期待妳能再出書
  • 咖啡prince
  • i'm 新讀者

    有錯字!!
    海棠愈聽愈是不安,不好!他完全聽不懂她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假扮?誰又是柳絮凱?
    柳旭凱的旭。
  • 嗚啊~我還真的常把"旭"打成那個"絮"呢!都變成習慣了,唉!
    謝謝喔!

    helenaw 於 2008/03/17 09:38 回覆

  • 旅人
  • 救人的理由

    腦中閃過柯南中的一個橋段,小蘭救了想殺她的暴徒,在被救起之時,問了為什麼要救他...
    這時新一講了一句"我不知道殺人需要什麼理由,但是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大致上是這個意思啦~時間有點久了)
    但嚴格來說,殺人的不是理由,而是命運所形成的錯誤,又或者說是心中黑暗面的一種實體化呢...此題~應該無解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