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當天放學,子言收書包時發現海棠的小冊子,想起原本就打算在今天還給他。

  心情再糟,她還是勉強繞到工地,大叔說他今天休假。小冊子對他而言一定很重要,子言決定送到他家去。

  她騎車來到海棠家附近,路邊檳榔攤的玻璃屋被各種顏色的霓虹燈管框了起來,裡面坐著一位翹著長腿的大姐。

  子言在失意的恍惚中,走到檳榔攤外,原本全神貫注在修指甲的西施大姐發現她,奇怪地皺皺鼻子,並不認得這個女孩。

  子言憑著一時衝動,在半敞的窗子外客氣笑笑:「妳好,我上次……在這裡被車子撞倒,妳幫過我,海棠大哥還帶我回家清理傷口,妳還記得嗎?」

  西施大姐瞇起塗滿銀紫色眼影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她三遍以上,最後才嬌媚地笑顏逐開:

  「喔!那個倒楣的小妞呀?怎麼了?妳爹叫妳來買檳榔嗎?」

  「不是,我有事情想請問妳。」

  「問我?」

  反正,反正都跟詩縈吵架,今天也被柳絮凱討厭了,也不差再多知道一件糟糕的事啊!

  「是關於海棠大哥,他說他殺過人,我想知道他以前發生什麼事。」

  西施大姐眼神恁地犀利,揚起嘲諷的嘴角:「幹嘛?你們學校老師出的作業嗎?」

  「才不是!我是因為想要更了解海棠大哥,才來問妳的!」

  「哈!哈哈哈……」

  她噗嗤一笑,然後笑得停不下來,夠了,才在桌上交叉起雙臂,不客氣反問:

  「小妞,妳看我這裡像服務台嗎?沒事讓你們問東問西的嗎?」

  子言嘟著嘴安靜一陣,低頭找出零錢包,掏出五十塊用力擺在她的桌上:「買一包檳榔!」

  西施大姐露出「妳真識相」的滿意表情:「妳要『青仔』還是『包葉』的?」

  什麼跟什麼啊:「……包、包葉的。」

  「小妞,妳為什麼對我們海棠這麼感興趣?」

  我們海棠?子言盯住她依舊看不出素顏原貌的臉,她和海棠是什麼關係?說起來,她對海棠的了解真是少得可憐,連他的家庭背景都毫無頭緒。

  「我想和他做朋友,可是什麼事都不清楚。」

  子言的率真引起西施大姐的注意,她從手上剝到一半的綠色檳榔抬起眼,分析起這名高中女生毫不隱藏的奕奕目光。

  「小妞,妳喜歡他啊?」

  「唔?」

  西施大姐趁她還沒有反應的能力,操著看好戲的口吻說下去:

  「海棠長得很好看吧?小女生很容易喜歡上他那樣的男孩子,不說話還有點神秘感,是不是?」

  子言有些生氣了,感到自己被這個看不出歲數的女人當成小孩子,還是很膚淺的小孩子。

  「我就算會喜歡他,也不會是因為他那張臉!為什麼你們老愛把別人當成不懷好意?」

  子言氣呼呼抓了包好的檳榔就要走,西施大姐看她途中因為踩到石頭而踉蹌一下,驀地出聲:

  「死掉的,是海棠他老爸。」

  子言嚇一跳,迅速回頭,西施大姐濃妝的臉上正掛著不相襯的恬淡微笑。

  「沒工作、酗酒、賭搏、欠了一屁債、害得家裡常常有討債集團上門,心情不好就打人出氣……總之,那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是個只會拖垮一家的廢物。」

  「妳是說,海棠大哥……殺了他爸爸嗎?」

  「是啊!法官判定的罪名是,防衛過當的過失殺人。」

  天哪!他殺的不是別人,是自己的親生爸爸。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西施大姐瞧瞧她滿臉的驚恐,甜甜地拿起另一盒檳榔:「這次買『青仔』吧!」

  子言鼓起腮梆子,心不甘情不願又掏出了五十元。

  「好像是出事的那一天,討債的人又到他們家砸東西,海棠的爸心情一差,開始動手打人,反正家裡有誰在,他就打誰。」

  她原本是漫不經心地說故事,講到故事的關鍵點,也不由自主地沉下臉色:

  「聽說海棠從學校回來,一踏進門就看到他媽媽已經全身是傷,倒在地上。那個人渣又打算要強暴他姐姐,衣服都被扯破了喔!海棠衝上去,和他爸爸打成一團,打得可兇囉!最後,他爸爸掐住他脖子,海棠他呢……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他摸到掉在地上的菜刀,把他爸爸刺死了,流了不少血喔!那一地的血刷了兩三天才刷掉。」

  子言聽得動也不敢動,連呼吸都忘記了,隨著西施大姐忿忿不平的敘述,過去的畫面恍如歷歷在目。

  「那之後,海棠自己去自首,當時有很多媒體來,不過,住在附近的人都是站在他那邊的,說他爸爸死不足惜,連檢察官也幫他求情。本來嘛,那種老爸,沒有了還比較好呢!所以,法官判得很輕,在輔育院待兩年,保護管束一年,算一算,他快解脫囉!」

  「發生這件事的那一年,海棠大哥多大呢?」

  「嗯……」

  西施大姐定睛在子言身上的制服,似乎是為了兩個截然不同的人生而撇起苦澀的笑意:

  「跟妳差不多大,十七歲。」

  就在她現在這個年紀,那個人就遭遇那些悲慘的事嗎?他的憂鬱眼眸透露著他也是被迫長大的孩子,不得不變得比誰都潛沉、世故。

  印象中,他總是像要努力聽見什麼地安靜,常常對著遠方發呆,茫然中含著困惑,彷彿找不到焦點。現在子言也想知道,從他深黑色的瞳孔所望出去的世界,有未來在那裡嗎?

  能不能聽見一丁點希望的聲響?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芹
  • YA!我終於知道他幾歲了!

    我本來以為他應該有二十幾歲了,但是我後來一想,因為他現在待輔育院,應該才十七歲以上吧?

    他們的家庭好像都不太幸福耶……
  • 他現在是保護管束快結束了,所以是十七歲加上輔育院兩年,再加上管束一年,所以起碼有二十歲囉!

    helenaw 於 2008/03/28 10:28 回覆

  • ZOOM
  • 看完感覺很沉重 當別人再學校為課業煩惱時 卻要因為家庭因素 被迫成長 右犯下罪行 想必他的陰影恐怕不是子言那麼簡單就能照亮的 加油吧 海棠
  • 幻魚
  • 可憐的海棠 被迫成長

    好想知道海棠他姊姊是誰喔
    該不會子言他爸稿外遇的對象吧 哈哈哈
    那也太慘 我隨便說說而已
  • 不不不,我真的有這麼考慮過~^^"

    helenaw 於 2008/03/28 10:29 回覆

  • hikali
  • 該不會就是檳榔西施大姊?
  • 旅人
  • 是不是....世事總是無常

    平時,有留新聞電子檔的習慣,其中有一則新聞,印像很深,很無奈....
    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是當下看到新聞時出現在腦海中的字句,曾在BBS上看過晴菜大的說明,今天看到了內文..字句又跳出來了,只是今天多了一句,"這個世界,沒有答案..亦沒有絕對"~就像太極的圖案一樣,黑中有白,白中有黑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