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清明節到了,子言、詩縈和海棠相約在車站見面。詩縈第一次見到海棠,還驚為天人地發呆好久。

  「我、我是吳詩縈。」這個大男生清秀得連她都不得不緊張起來,那雙傳說中的憂鬱眼睛會不會太迷死人不償命啦?

  「妳好。」

  海棠特別用心地打量她,心想原來她就是之前和子言吵架的好朋友,總算見到廬山真面目了,淺薄的唇微微泛起一抹恬善。

  「妳說他殺過人?有沒有搞錯啊?」

  兩個女生到車站附設的便利商店買飲料,詩縈忍不住放低聲音求證,那個人性情溫吞吞的,而且帥到不行,怎麼看也不像殺人犯嘛!

  「沒搞錯,看起來完全不像對不對?」

  子言拿著飲料和雜誌走回大廳,海棠一個人站著看電子時刻表的更換。他置身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沒有特意做什麼,卻隱隱發散一種格格不入的氛圍,是他營造出來的距離?還是人太多的地方令他不能習慣呢?

  那叫人無法親近的氛圍也把她隔絕在外,雖然早知如此,還是覺得受傷。

  前往台北的列車上,子言和詩縈兩個女生吱吱喳喳聊個不停,坐在後面一排的海棠則專心瀏覽窗外快速閃過的風景,要補足他這幾年未曾好好欣賞過的畫面般,直到下車前一刻,他都非常專注地觀看,一草一木也不肯放過。

  一到台北車站,人潮更多了,海棠分心得更嚴重,好幾次都要子言出聲提醒他跟上。來到捷運的售票機前,他忽然顯得不知手措。

  子言買好票,過來幫忙按鈕:「怎麼了?」

  「我沒搭過捷運。」

  「咦?你沒來過台北嗎?」詩縈問道。

  「我不太有機會往外跑。」

  「家人總帶你出來玩過吧?台北有很多可以玩的……」

  詩縈話還沒講完,就被子言暗示性地瞪一眼,這才驚覺到自己失言。

  「最遠,只到桃園的小人國。」他一點也不介意的樣子,輕愜笑著。

  在車站的洗手間裡,詩縈邊洗手邊說:「他好可愛喔!一點也不像妳說的那種乾哥哥,感覺比較像帶弟弟出來玩耶!」

  「喂!人家好歹也大我們四歲好嗎?」

  「哈哈!我知道嘛!就算比我們大,還是很可愛啊!」

  子言看她從背包裡拿出慕斯來整理頭髮,還愉快哼起喜歡的女歌手的主打歌。詩縈她……該不會對海棠有好感吧?他沒有一身名牌,但是不同於普通人的沉靜氣質的確為他加分不少。

  不只詩縈,和海棠走在路上,不少擦肩而過的女性總會回頭多看他一眼,這麼討好的外型,照理說應該有女朋友了吧?

  如果他的心裡還沒有誰,就好了……子言一怔,趕緊在心中用力地自圓其說,她、她一定是怕哥哥被搶走的佔有心態啦!

  一上捷運,適逢假日的關係,開往各景點的車班都是滿的,好不容易擠上車,下一站剛好有人下車,子言馬上要詩縈去坐那個空位。詩縈本來不好意思只有自己坐,子言一句「萬一妳被擠到昏倒怎麼辦」,才讓她聽話坐好。

  沒想到下一站上車的人更多,把原本靠門的子言推擠到車廂中央去,她左看右看,不妙了!四周沒有可以讓她抓扶的鐵柱(有鐵柱的地方早就站滿人),距離上頭有拉環的地方又有一小段路,萬一等一下來個煞車還是震動,定力不夠的她鐵定會撲出去的啦!

  「哇……」

  正想著,毫無預警的搖晃就來了!子言的身體順勢往右邊摔去,說時遲那時快,背包被使勁拉住,她心有餘悸地側頭看,是海棠騰出一隻手救了她。

  「別像抓小貓那樣地抓我嘛……」她難為情想著。

  「我跟妳換位置。」

  海棠讓她站在門邊,子言的手勉勉強強搆得著那裡的支柱。又一站到了,車內人潮一股腦東倒西歪,海棠剛剛救她的手撐在沒有開啟的這扇門上,用背部擋住身後那些騷動,好讓她在這小小的空間不受另一頭進進出出的干擾。

子言睜著不知該往哪裡擺的視線,動也不敢動。啊,又和他這麼靠近了,只是這一次他的胸膛看上去好強壯喔!他明明瘦巴巴的啊!那隻撐在門上的手也離她好近,近得……近得她都可以想像那隻手修長的指尖輕撫過她髮絲的觸感。

  或許是過於緊張的關係,力氣反而一點一點流失,最後連站穩的自信都沒有。海棠胸口上的溫度撲上她的臉,燙燙的,怎麼辦?她一定又奇怪地臉紅了。

  希望他別低頭看;希望這班車急駛的節奏再大聲一點,這樣他就不會聽見她噗通不停的心跳;希望……就算他發現了,也別因此討厭她。

  海棠發現子言硬是低著眼看地板,細嫩雙頰透著和那天在他家一模一樣的可愛紅暈,似乎很緊張。他再抬起頭,門上玻璃窗倒映著他無意間亂了方寸的神情,他努力收斂波蕩的思緒,凝視前方,不知是他的臉模糊了窗外風景,還是飛過的景物抹淡他的倒影,有種時空倒流的錯覺。

  『你不是子言的學長吧?』那個傍晚,子言的爸爸問,得到海棠誠實的否認後,便繼續嚴冷的語調說下去:『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還有那天晚上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我都不想管。我只想讓你知道,子言還在唸書,對她來說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課業,將來我還計劃讓她出國唸大學,至於其他不重要的事,最好能免則免了。』。

  他沒明說什麼是「其他不重要的事」,不過海棠大概懂了。在人類的世界裡,他是屬於卑微的那一方,沒有資格佔據一席之地,包括那個女孩身旁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邱仔
  • 海棠好可憐喔
    不能好好的喜歡一個人
  • 小烏龜
  • 海棠好可憐唷
    我都要哭了:(((
  • 金盼兒
  • 我相信他們會在一起的XD
  • 下雨不愁
  • 我本來以為他爸是要跟海棠說:
    設計圖不錯,我準備蓋一棟你畫的某一篇~
    之類的,= =

    對了,身為一個大甲人,
    我必須要說~
    是鐵”砧”山哦, 砧 ㄓㄣ
    不是鐵站山-口-

    鐵砧山在大甲啦,有空來玩~
  • 喔?原來是鐵砧山呀!T恤上的字實在草的難以辨識呢... >"<
    有空真的想去看看呢!我的同事有不少人去過那裡呢!

    helenaw 於 2008/04/16 09:26 回覆

  • 燕子
  • 希望海棠能勇敢一點~
  • 旅人
  • 資格...這種東西

    資格...條件...限制...極限...

    這些東西原本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人為的判定,在勉勵別人時,可以說出"這又不是你說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的事"

    但是在審視自己時,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的放在自己的身上...呵~人性啊
  • 刨 冰
  • 如 果 让 子 言 知 道 他 和 爸 爸 的 对 话 , 一 定 难 过 又 无 奈 吧 ,毕 竟 我 体 会 过 这 种 感 受 。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