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第八章】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她其實不太記得了。有一天這個身體忽然不想吸收任何東西,就連吃飯的動作都變得可有可無,每一分每一秒有什麼不斷流失出去,留也留不住。

  變成一個無底沙漏。

  是打從對這個家極度的厭惡?還是,在雜沓車站外響起的那聲「再見」呢?




  「我往這邊,先走囉!」車站外,詩縈一覺起來,精神抖擻地揮動手臂:「海棠大哥再見!下次再一起出去玩吧!子言,掰掰!」

  「掰!照片要記得寄給我喔!」子言愉快地送走詩縈後,轉身對海棠說:「我走這邊。下次,找個假日再一起出去吧!」

  對於她沒有時間限定的邀約,海棠不置可否。

  詩縈不在,子言發現自己會不由自主地陷在和海棠獨處的尷尬裡,為了急於擺脫這份不自在,她對海棠道再見:「我、我先走囉!掰掰。」

  大概是走了五、六步吧!

  「子言。」

  她睜了一下眼,在熙攘的人潮中站住,懷疑起自己的耳朵。才回頭,便迎上海棠直挺挺的目光。

  子言其實想像過幾種海棠唸起她名字的語調,但不論哪一種,都不是這一刻親耳聽見的聲音,應該風平浪靜,卻在她心底深處重重搖撼了一下。

  「是!什麼事……?」

  她沒料到他真的會開口喚她「子言」,只能又開心、又笨拙地面向他。

  「我工作的那間大樓,下個禮拜就會完工了。」

  唔?要、要跟她說大樓的事嗎?子言的心情從落差中跌了一下。

  「好快喔!啊!應該說,終於快完工了。」

  「所以,已經沒有我的工作,我不會再到那裡去了。」

  「……」

  她愣愣望著他面不改色的沉穩神情,不確定他的言下之意,她莫名害怕得……不想真的確定。

  「我的觀護期限也到,不會再去妳家。以後,應該沒有碰面的機會了吧?」

  原來他想說的是這個。將一件件即將結束的事敘說出來,包括他們的交集,是那麼無動於衷地告訴她,以後不會再見面了。

  而她不能一如往常,雀躍地闖入他的世界。探入海棠深邃的黑眸,子言尋見一道情非得已的哀求,就是那曖曖發亮的痛苦要她別再靠近。

  「你要跟我說再見了嗎……?」

  她明白了。海棠驀然之間不知道該慶幸還是失落。這一次分開以後,他一定還會時常想起她的事,擔心她是不是又在逞強,往後,也能過得很好嗎?

  只是簡單兩個字,為什麼這麼難以說出口?會耗盡他大半力氣一樣。

  「再見。」

  子言抿起粉亮的薄唇,怨怪他真的說出口,唇線愈抿愈緊,拉成快要哭出來的直線,倔強得不肯給予任何回應。

  海棠歉然歎息,轉身離開。

  啊……又見到他的背影了,那寂寞的形狀愈走愈遠,愈是沒入這個擁擠的城市,變得好小、好單薄。

  是嗎?要走了嗎?

  算了,那背影她見多了,反正和他認識得不深,老是熱臉貼冷屁股就太不識相了,和這樣一個人道別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再過幾個禮拜的時間,或許就會忘記有他這個人了,連第一次和他相遇的情景、他說過的話、他偶爾才出現的輕柔笑容、還有他指尖上的溫度……都會一起遺忘的吧!

  然而為什麼……

  當他的身影從她執著守望的視野消失那一刻……

  眼淚卻奪眶而出。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星旋
  • 突然好擔心子言的感受,
    第一段的句子隱隱約約浮現將來子言會遭受到的事情似的。
    >'<
  • 小菁
  • 照慣例今天又上來看看有沒有貼新的?呵呵。不過今天這篇看來好短啊!看到海棠默默地遠離子言的視線,感覺心都揪住了。><
    厚~晴菜想騙走人家的眼淚喔!
  • iris
  • 我發現~~柳絮凱似乎正式出局了~~
  • 悄悄話
  • hogget
  • 可是,我覺得~柳旭凱很有可能再度出沒ˊˇˋ(因為感覺上他的戲份好像還沒演完XD")
  • 小烏龜
  • 子言的心裡有2個人
    到底是誰佔有比較多的份量呢?
    到底最後誰才能真正的得到幸福呢?
    好想知道後面的故事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