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於是,他們相約在車站見面,子言也果真見到詩縈口中的那位「阿泰的朋友」,掛在肩上的背包還一度掉在地上。

  柳、柳旭凱?

  對呀!為什麼她沒有想到柳旭凱也算是「阿泰的朋友」呢?子言彎身撿背包的時候拼命罵自己真是笨得徹底了。

  「嗨!」柳旭凱倒是神色自若地朝她微笑頷首。

  「嗨……」

  難不成被蒙在鼓裡的只有她?

  子言瞪向詩縈,詩縈像是演練過,裝起可憐相:「對不起啦!我怕妳一知道他會來,妳就不來了。」

  幸好在車上的座位,子言還是和詩縈坐在一起,她可以盡情怪罪詩縈不夠意思。

  其實,和柳旭凱見面也不是那麼糟。這是她第二次見到他的便服裝扮,上次因為重感冒根本無心留意他穿了什麼,今天的他看起來格外舒服清新,少分在學校的拘謹。只不過前陣子他才剛說還喜歡她,而且又被班上同學起鬨配對,一想到這個,子言就沒辦法以平常心看待,刻意和他保持若即若離的距離。

  他們來到西門町,在那裡吃飯購物,每一間店幾乎都讓兩個女生逛得不亦樂乎。阿泰的身高和柳旭凱差不多,比柳旭凱更陽光一些,他很愛笑,笑起來的時候左邊臉頰會有可愛的梨窩浮現;講話很幽默,很快就和活潑的子言打成一片。

  子言跟他講話完全不像女孩子,讓柳旭凱暗暗吃驚,也有點不是滋味,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好像都放不開,顧慮很多。

  他對她說「喜歡」,大概害她非常為難吧!

  柳旭凱後悔向子言坦誠,當初在學校問她喜不喜歡自己的時候,她都說「對不起」了。

  西門町有偶像劇的造勢活動,那齣戲劇剛巧是詩縈在追的,她興奮地直說好幸運,想要過去看看。

  站台上有幾位偶像劇的演員和台下一百多位熱情的粉絲作互動,阿泰自告奮勇幫忙開路,走在最前頭擠呀擠的,一路帶詩縈到比較接近看台的地方去。

  子言對迷戀偶像沒什麼興趣,和柳旭凱一起留在空曠的後方。

  柳絮凱觀量子言微仰著頭注視前方的臉龐,一陣子不見,她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了。嘴角掛著淺淺的微笑,那微笑也變得意味深遠,添上憂憂的愁,笑,不再是「單純地笑」那麼簡單。她望的不是看台上拿著麥克風說話的偶像,而是看台後的高聳大樓,大樓會勾起她不少感觸。

  她是有哪裡不一樣了,彷彿懂了不少,失去的也不少。在他還來不及了解原來的姚子言之前,她又走到更未知的深處去,在那裡飄泊,在那裡尋找出口。

  忽然,她側過頭,發現柳旭凱的目光,沒什麼意義地對他笑一笑。

  善美的笑令他著迷,也令他痛苦。有個直覺告訴他,會擁有這般又澀又甜笑容的女孩,應該有喜歡的人了。他說不出原因,或許暗戀的那方某些預感總是特別強吧!

  「妳原先是不是不知道我會來?」

  他問。子言聽了,困窘點頭:「詩縈只說是阿泰的朋友,我沒料到會是你。」

  「我倒是因為知道妳也會來,才來的。」

  他平心靜氣地說完,又眺向熱鬧看台。子言低下眼,為自己的冷漠感到悲傷,她不想跟無情無義的爸爸一樣,可是,也因為如此,許多事物的單純與美好都不值得信任了。她長大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呢?柳旭凱又會變成怎麼樣的大人呢?

  她突然好想看看未來的柳旭凱,一定是一個比她好上幾百倍的人吧!一定會比她更對眼見的事物深信不疑,一定比她更溫暖,比她更可愛,一定會是這樣的吧!




  下午,阿泰說要去著名的鬼屋,會有人假扮成貞子等等各樣鬼怪出來嚇人的那種收費鬼屋。

  詩縈一聽要去鬼屋,當場一百個不願意,但為了不掃興,心裡忍著沒說。

  「你該不會以為女生會嚇得抱住你,才帶我們到鬼屋吧?」子言倒是虧得直言不諱。

  阿泰顯得又心虛又緊張,連忙否認:「哪有啦!是因為網路上的風評不錯,才想來的!」

  進入黑漆漆的鬼屋,光是可怕的聲光和特效就害詩縈怕得縮在子言背後,幾乎是閉著眼睛在走路。

  誰知假扮的鬼怪一跑出來,子言反倒開心地扮起鬼臉追回去,完全把詩縈拋在腦後。

  「子言!子言?」

  詩縈的手抓不到子言,四周也沒有阿泰和柳旭凱的蹤影,慌張之餘又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通道上摔一跤,害怕得爬不起來,情急之下都快要掉眼淚了。

  「妳沒事吧?」有隻手拉住她,將她扶起:「往這邊走。」

  「謝謝……」

  她感激救命恩人的大恩大德,一步步跟著他徐緩的腳步走出去。離開陰森的鬼屋後才發現那個人是柳旭凱。

  柳旭凱放開原本牽著她的手,怪起阿泰的莽撞:

  「喂!就顧著玩你自己的,不用管其他人啊?」

  「啊?怎、怎麼了?」

  阿泰被責備得莫名奇妙,看看紅著眼眶的詩縈,正想趨前詢問,子言也出來了,大呼痛快:

  「哇!好好玩,好想再走一次喔!咦?詩縈……」

  當她注意到詩縈的一臉委屈,拍拍她肩膀,才叫聲「詩縈」,她終於忍耐不住,「哇」地趴在子言身上哭了起來。

  「妳嚇到囉?對不起啦!我不曉得妳那麼怕,不要哭了,我等一下請妳吃冰,喔?」

  「我的……我的鞋子……」

  她抽咽著提起一隻鞋,難為情地縮了縮腳,原來剛剛跌倒的時候,把另一隻鞋子給掉在裡頭。

  「我進去找。」

  柳旭凱快步跑回鬼屋,和工作人員一起拿著手電筒,在地面凹陷的地方找到詩縈的鞋。

  他出來的時候,阿泰正去買飲料,詩縈和子言坐在路邊行道樹下休息。

  「來。」

  他遞出鞋子,將它輕輕擺在她腳邊。詩縈在他彎身靠近的那幾秒中,緊張得羞紅了臉。

  「呵!好像王子在幫灰姑娘穿玻璃鞋喔!」子言心有所感地笑道。

  一句無心之言,讓詩縈和柳旭凱的視線對上,她還沒消退的紅暈瞬間加深許多,柳旭凱乾笑兩聲自謙:

  「我不是王子。」

  「那一定是騎士囉?」子言用問句的方式誇獎他,帶著俏皮的笑靨。

  他接受了,不再反駁。

  當他安靜低下頭,詩縈見到削薄的瀏海下一雙幸福的流光,伴隨嘴角上的漣漪逐漸擴散……擴散的……在不遠處一雙滯留不前的黑色球鞋輕輕觸了礁;她的落寞盡收阿泰眼底,阿泰雙手吃力捧抱的鋁罐結出水珠,冰冰涼涼地摔落,掉入那潭透明的思緒,又將滑開的波紋幽幽推了回去。

  他們是一群悲傷的魚,以為自己不在水的心裡。

  他們也是善解人意的水,深深感覺到魚的眼淚。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包仔
  • 看起來 子言是不會和柳絮凱在一起囉!!還是....只是欲擒故縱呢??哈哈
    還是喜歡海棠多一點點XD
    (開心)
  • Jan
  • 拜託~~請不要讓詩縈跟柳旭凱啦~~~
    我真的很喜歡柳旭凱咧!!
  • a1504212003
  • 詩縈應該會跟柳旭凱吧?!

    哈哈!那個子言就跟海棠囉?!

    我比較喜歡海棠耶!
  • 星旋
  • 傳說中的句子終於出現了,
    不過氣氛很悲傷...
  • 悠樂
  • 不知怎麼,看完這篇覺得好~~難過啊!T T
  • 雨滴
  • 喜歡後面的那兩句話,
    有點悲傷,但卻悲的很幸福...
    晴菜姐,加油加油!!!
  • nana
  • 有關好想你

    看了很多遍的"好想你",還是不明白p.136中,小薛右手虎口上的瘀血跟于玲頸子上的紅印很相似到底有什麼關係阿~"~?
  • 咖啡王子
  • 給樓上的

    那個是他們親熱的痕跡
    應該就是所謂的種草莓@@
  • 晴晴
  • 蛤....

    我覺得柳絮凱和海棠都各有各的好耶

    也都很溫柔

    好難抉擇唷
  • Nai-Yu
  • 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柳旭凱
    不過海棠也很好啦
    各有各的好處

    詩縈跟柳旭凱?!
    不~~~~~~~~~
    詩縈跟阿泰比較好!!
  • 0.0
  • 那一定騎士囉

    是不是少了一個是
  • 真的少了一個"是"...... orz
    謝謝喔!^^

    helenaw 於 2008/06/07 19:47 回覆

  • tsubasa18angel
  • 噗,我不知道虎口可以種草莓(爆)
    小薛那個是打變態男人的,于玲是被變態男人弄傷的,于玲看著小薛大概是覺得他很有男子氣概、她很感動這樣。
  • 我雖然沒回去翻"好想你"查證,但我想這應該就是正解囉!^___^

    helenaw 於 2008/06/09 09:2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