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海棠的稿子幾經修改,終於獲得認可,聽說要蓋餐廳的對方也很滿意,建設公司匯給海棠一筆可觀的酬勞。

  已經可以感受到天氣轉涼的一個深秋午后,一連晴朗兩個月的天空忽然飄起小雨。灰濛濛的雲層、灰濛濛的漉濕道路、灰濛濛的窗外街景,彷彿全世界都灰濛濛的那一天,是子言的爸爸還清醒的時候最後和子言交談的日子。

  子言是和媽媽一起來的。子言的爸爸已經必須整天都戴著氧氣罩,他拒絕插管治療,好幾次發生喘不過氣的緊急狀況,不過今天看起來還不錯,很安穩地躺在床上。

  子言走上前,用指尖碰碰他的手,爸爸不能說話,就算一個字也會耗盡他所有的力氣,他已經不能再問她原不原諒的問題了。

  感覺到她的手,子言的爸爸微微睜開眼,用衰殘的視力看清楚站在床邊的人是子言後,想要笑一笑地牽動嘴角。

  她真的不喜歡到醫院來,每次見到一點都沒有好轉跡象的爸爸,總需要費一番力氣,費一番力氣去忍住眼淚的不爭氣。這樣的日子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偶爾她會殘忍地希望,這一切能早點結束就好了。

  爸爸很累,她也是,幾乎到了一種瀕臨極限的狀態。

  不其然,子言的爸爸發出含糊的聲音,她聽不清楚,稍微湊近一點:「你再說一次。」

  意識到自己無法把話說好,他改成伸出消瘦的手,那手抖得很厲害,子言趕忙接住它,又問:

  「爸,你要什麼?」

  然後,她的臉被碰了一下。子言的爸爸掙脫她的手,輕輕地,吃力地,在她臉頰上安放一會兒。子言不明白,正想再詢問清楚,她突然聽懂爸爸說的下一句話了。

  「對不起……」

  儘管是氣若游絲的聲音,她還是聽出那三個字,因而愣了愣,隨後想起這面臉頰正好是她和爸爸吵架那天,被他狠狠打下一掌的地方。

  爸爸還掛念著那天的事嗎?她的臉早就不痛了,心中的創傷也幾乎要習慣了啊……為什麼爸爸還記著那一巴掌?

  子言慢慢握住他留在她臉頰上的手,將她拉拔長大的手,厚實又寬大。這些時日來的種種壓抑在手與手的觸碰下,瞬間解開了禁錮,隨著眼淚一滴、二滴、三滴,開始潰堤。

  「我原諒你……」

  她終於還是說出來了,是那麼無理,那麼泣不成聲:

  「我說我原諒你,可是你要好起來才可以!」

  子言的爸爸浮腫的雙眼緩緩泛紅,積了滿眶淚水,還有說也說不完的滿腔情緒,含著對這一段人生的遺憾、對女兒的不捨,他激動閉上眼,四十九年的歲月,那一切的一切就從他萎靡的眼角滑落下來。

  五天後,子言的爸爸走了。

  子言的媽媽最終還是如願以姚太太的身份幫他舉行喪禮。情婦也來了,穿著黑色套裝,很低調地和兒子站在角落,沒有人去招呼他們。

  原本活潑的小男孩感染到喪禮現場的肅穆氣氛,始終一臉惶恐地待在媽媽身後。子言遠遠望著他們,頓時一種感慨萬千的平靜。如今,誰都得不到了,不管是那個女人,是過世的爸爸,還是媽媽和她自己,都得不到了。

  「嗨!」子言來到她同父異母的弟弟跟前,蹲下來,和善地對他笑一笑:「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不安地抬頭看看媽媽,她暫時收起防備,給他一個勉強的微笑。

  「李昱棋。」

  「哇!你名字裡的一個字和爸爸的名字一樣耶!」

  「爸爸呢……?」他是不是沒能理解死亡是什麼?

  爸爸不在了。

  子言的腦袋閃過一個聲音,悲傷說著。

  「爸爸在天堂啊!來,我送你一個禮物喔!」

  子言裝起愉快的語調,攤開自己空空的雙手給他看,然後煞有其事地唸起咒語,伸出右手,在他耳邊彈個指,指間很神奇地出現一隻天藍色的紙鶴。小男孩簡直被她的魔術唬住,張大嘴,興奮盯著那隻紙鶴送到自己面前。

  「想跟爸爸說話的時候,就跟這隻小鳥說,等你睡著了,小鳥會飛到天堂去,然後跟爸爸說昱棋想要說的話。」

  「謝謝。」

  他很有禮貌地收下那隻紙鶴,還寶貝地反覆審視這隻會飛到天堂的鳥。

  子言抬起頭,迎向他母親感激的眼神,她深黑色套裝的背後有一片雨過天青的藍天,今天看起來格外乾淨明亮。

  不遠處有一縷煙裊裊上升,畫出蒼白的不規則弧線,最後飄進雲裡,看不見了。

  嘿!海棠大哥……

  海棠在喪禮這天,選擇一個人來到靈骨塔。放置骨灰罈的架子一排又一排地林立,好像那些長眠的人也整齊排隊,滿怪異的感覺。狹窄的走道冷冷清清,今天的訪客大概只有他一個人吧!這麼多年來,這也是他第一次到這個地方。

  海棠站在嵌有父親遺照的罈子前,花了很長的時間回想過去的事,然後想起子言在喪禮前一天,曾經仰頭面向陰雨的天空所說的話。

  短短的時間裡,他想了許多,想得很雜,積壓已久的陰霾反而漸漸開朗。不想了,便專心凝視照片中的父親,印象中似乎從未認真過正視父親的臉,畢竟都避之唯恐不及了。如今,就連他左邊額頭上的疤痕、他輕微大小眼的雙眼形狀,海棠都牢記在心。

  「如果你能再愛我一點,如果我沒那麼早放棄愛你這個父親,或許現在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注視著那張沒有笑容的黑白相片,輕輕寬恕了他們彼此:

  「如果能重新來過就好了,爸。」

  嘿!海棠大哥,雖然現在下著雨,不過那些烏雲的頂端,一定是晴空萬里的吧!

  海棠轉向又小又方正的玻璃窗,外面天空藍得不像話,宛如一張海水畫布,幾道雪白的浪,還有無邊無際的遼闊,往視野的盡頭不斷延伸過去。彷彿,那個世界,和這個世界,是相連的,那些人也在同一個時空當中活著。

  他向來不相信無稽之談,然而有那麼一秒海棠突然這麼想,就像子言所說,想說的話,那一頭一定聽得見了。




****************************************************************************

~愛,是在有形的肉體腐敗後,經由死亡的轉化,以思念的形式存在著。~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小芳
  • 哇哈哈~
    我終於搶到頭香啦!
    = v =
    我越來越期待結果ㄌ!
    晴菜!你的書真的是超好看的!
    d= =b
    哈哈
    加油吧~
  • 攸
  • 為什麼?

    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子言的爸爸走了!?
    晴菜不是說這個家庭會是圓滿的嗎?
  • 首先,先來對「圓滿」做個定義吧!對於子言的家庭來說,圓滿的結局就是大家都原諒爸爸的外遇,然後他也奇蹟似地康復,一家人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對嗎?

    我認為這當中有兩個很有趣的點:

    1. 如果子言的爸爸沒生病,子言會這麼輕易地原諒他嗎?

    2. 如果子言的爸爸康復,又回到家裡,從此那一家人就能一如往常地生活下去?

    第一個問題在我看來,是因為子言爸爸的患病或死亡,才促使子言不得不去面對珍惜親情這道課題。因此,很諷刺的,如果那個人還是健健康康地活著,子言或許依舊會懷著被父親背叛的怨恨,和媽媽過著分居甚至離婚的生活,也說不定吧!至少「原諒」並不會是短時間之內就能做到的事。

    第二個問題的前提,如果這一家走向所謂的圓滿發展,子言的爸爸康復了,甚至與妻子盡釋前嫌地回到那個家。就算一家人再次生活在一起,「過去」也依然存在,在每個人的心底深處,在每一次見到對方臉孔的視野,無所不在。因為即將失去,所以珍惜的心情勝過一切;若是一切安好無恙,就連小小的怨恨也都容易被記起。這應該說是人性中現實的一面呢?或者,是患難見真情的效應?

    因此,寫到最後,我覺得這個家庭的結局是圓滿了。至於你們的想法呢?不如等到看到最後一頁的最後一個字,再做判斷吧!^___^

    (原本只是想小小回應一下就好,不小心就囉嗦起來了~ :p )

    helenaw 於 2008/07/11 15:57 回覆

  • 星旋
  • 糟糕,我又想哭了~
  • 星旋
  • RE:攸

    晴菜的小說總有人會死的,
    這算是一種可怕的咒語吧:)
  • 寒冰
  • 晴菜姊~我真是太愛妳......的小說了啦!
    感人肺腑~嗚~~~~~
  • Sunny
  • 簽書會?

    不曉得這本新書有沒有簽書會?
    如果有的話...一定要來新竹哦!~~^^
  • 沒有簽書會喔!聽說簽書會的車馬費都拿去做書的贈品啦! :p

    helenaw 於 2008/07/11 15:20 回覆

  • a1504212003
  • 嗯,海棠也是選擇原諒他爸吧!
  • newsunny810
  • 雖然看過了
    再看一次還是很感動呢!!

    不ㄑ一ˊ然是不是打錯了呀XD!!

    話說書中是忽然呢@@"
  • 編輯會幫忙潤飾呀!書的版本都是經過編輯修飾過的喔!

    helenaw 於 2008/07/11 15:23 回覆

  • 筱雪
  • 好想哭哦...
    子言的爸爸终于毫无遗憾地走了...

    好紧张,好像快点知道结果哦...
    {^_+}
  • 欸?到底有沒有遺憾,這個很難說唷!用心去體會吧!^___^

    helenaw 於 2008/07/11 15:10 回覆

  • ㄊㄤˊ
  • 子言終於說出原諒爸爸ㄉ話ㄌ
    那份親情
    好感動喔!
    都哭ㄌㄋ...
    憑著文字和音樂能讓人感動到哭
    晴菜真ㄉ好厲害喔!!
  • 小飄
  • 其實來過好幾次了

    看完忍不住哭了
    真的很感人....

    加油,雖然我是第一次留,
    不過來很多次了^^"(說來真慚愧)

    等考完試一定會買它^口^
  • star83056
  • 子言會去美國嗎?
    如果子言和姊姊、媽媽一起去美國…
    海棠真是孤單…

    不知道詩縈怎樣…?
    不曉得她和柳旭凱還是和阿泰…?
    好期待喲!
  • 狐寶寶★
  • 看了好幾次 每次都會哭ˊˋ 好期待最後的結局~
  • 悄悄話
  • 楓味咖啡
  •   這讓我想到今年八月底,情人節過後的第三天,對於我,十九年來從未離開的爺爺,因肺癌過世了。
      我最後悔的是,沒在他離開前,給他最後一個擁抱,只得把思念寄予蓮花,最後燒給他,捎給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