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第十五章】


  有些時候,他會這麼想,希望子言不要太快長大。

  當然海棠也曉得子言會一天比一天成熟,她不可能永遠是那個純稚無邪的高中女生。只是在她蛻變之前,她還會天真地說要和他一直在一起,會像那隻慵懶的貓咪靠在他身上撒嬌。分離,似乎沒有發生的可能。

  在那個女孩那麼急於追上他之際,他卻抱著自私的想法,那是海棠深深對子言感到內咎的地方,不知不覺,化作新的罪惡感佔據心上。

  直到在一個深夜意外接到子言的電話,她在那一頭強忍啜泣的聲聲道歉才讓他明瞭,子言不再 是小孩子了。





  為了去不去美國的事,子言和媽媽已經爭吵了無數次,隨著日子過去,儘管心裡愈來愈徬徨,子言依然堅持己見,大吵一架後就奔上樓,再度把自己鎖在房間。

  稍晚,實在口渴得受不了,才硬著頭皮開門下樓,剛走到樓梯的一半,就發現餐廳還亮著燈。真討厭,媽媽竟然還在樓下。

  幾經猶豫,她決定速戰速決,拿了水就跑。子言先躡手躡腳地來到餐廳外,打探媽媽的動靜,這一看把她給嚇一跳!媽媽站在椅子上,正試著幫餐廳電燈換燈泡,動作有點笨手笨腳的。本來嘛!換燈泡這種活兒一向都是爸爸負責的啊!

  一個不小心,燈泡果然從她不熟練的手滑出去,立刻在地上摔個粉碎!

  子言心驚膽顫地差點叫出聲,媽媽也是,她低頭看看散了一地的碎片,惱起自己敗事有餘而嘆口氣。緩緩下了椅子,到儲藏室找出掃把,在半暗的光線下將燈泡碎片一片一片掃進畚箕。

  子言原本打算先上樓,晚一點再下來。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是決定留下來看著母親把事情搞定。

  曾經在哪本書上看過,人生的轉捩點,並不一定是轟轟烈烈的大事,即使是小如螺絲的事件,也有可能扭轉未來。

  那天晚上,子言留下來看了,回想起來,那應該就是去美國的轉捩點。

  抱著不放心媽媽的心態,她靜靜觀看媽媽機械式地掃地。碎片又多又細,子言的媽媽慢吞吞掃了很久,尖銳的玻璃互相擦撞,匡啷匡啷地被掃進畚箕,寂靜的夜裡,一聲一聲割劃著她尚未從丈夫的外遇及過世中痊癒的心靈。

  她的哭泣是那麼突如其來,就像剛剛燈泡的破裂,隱忍的情緒恁地迸發開來。

  子言起先不知所措地愣住了,呆呆望著媽媽單手順著掃把長柄蹲下去,無助痛哭。她不敢哭得太大聲,以為還在樓上的子言會聽見,因此她摀著嘴,忍住不斷抽慉的身體,極度壓抑地痛哭著。

  生病的爸爸老得很快,但是,媽媽也是一樣。好懷念媽媽為了工作活力十足的幹勁、媽媽為了一點普通小事而開懷大笑。那些美好的心情敵不過連日來的悲傷,從現實生活中枯萎,只存留在子言的記憶裡。

  人的成長,大概就是這樣吧!當有一方特別軟弱,另一方便不得不變得堅強起來了。

  「媽。」

  子言從牆後走出去,穩穩靜靜的,拿著「我會保護妳」的口氣對她說:

  「我會去美國,我們一起過新的生活吧!」

  她在淚水中迅速成長,過快的速度總會帶來無可避免的痛,和許多難忘的回憶。

  反覆的思量,終於讓子言在凌晨一點撥電話給海棠。

  她從沒在這麼晚的時候撥電話給他,也因此初接手機的那一刻,海棠隱隱察覺到一絲不尋常。

  「喂?子言?」

  另一頭的子言沒有說話,她想開口,誰知竟會那麼難以啟齒。

  「妳還好吧?」

  海棠的問候總是能早一步知道她的不好,他溫柔的低語順著電話線滑到她身邊,子言闔上眼,等不及將所有情緒傾吐而出。

  「海棠大哥,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連聲音都是抖的,八成發生不得了的事了吧!

  「我在聽。」

  「我……決定跟媽媽去美國了。」

  乍聽之際,還有不真實的錯覺,然而那是經常在他腦海裡翻騰的結論,只是子言先說出口了。他也沉默了一會兒。

  「剛剛,我看見媽媽在哭,媽媽她……也是很需要有人幫她一把,我不能丟下媽媽。」

  「嗯!」

  他忽然不能順利言語,混亂的目光放向紗門,有幾隻飛蛾之類的小蟲在那裡上上下下地拍打翅膀,作著困獸之鬥。子言終於決定去美國,他在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裡嘗到憂傷的苦味。

  「海棠大哥。」

  當子言再度唸出他的名字,仍舊忍不住地哭出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明明說過不去美國的。說好不因為其他的事而分開的人明明是我,可是我卻不能守約了……對不起,對不起……海棠大哥對我來說很重要,可是媽媽也是很重要的啊!對不起……」

  她在電話那一頭哭得厲害,不停歇的道歉,海棠聽著,深深體會到成長的不可抗力。

  「子言,真的長大了呢!」

  子言怔忡拿著手機,在過去與現在的落差中悵然若失,時間宛如利刃,切割她一部份的靈魂,有什麼就這樣在不斷前進的洪流裡輕輕遺落。她緊緊閉上眼,淚灑如雨:

  「我才不高興,需要經歷這麼多痛苦才能長大的話……我才不要呢!」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莫默默
  • 可以插頭香嘛??

    雖然很哀傷
    不過我覺得這般的成長還是必要的呢~~
    這樣才是子言
  • 流年
  • 有些事

    總有些人與事
    是不想放手卻必須放棄的
    總有些人與事
    是不喜歡卻必須嘗試接受的

    那些無奈
    推動妳成長
    卻不會使你歡快
  • star83056
  • 我猜對了....
    子言應該會去美國....
  • fishfirstday
  • 其實...
    好險海棠和子言有在一起過,不然海棠不能再領略陽光的美好
    但...也好險,小如螺絲的事件才能讓人知道,有捨才有得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