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三年的寒假和暑假,柳旭凱都到美國找子言,他總說學校辦的遊學,不來白不來。後來在一次和詩縈的電話中,才知道參加遊學的門檻高,名額不好爭取。子言才明白,原來事實並不是像他所說的那麼輕鬆瀟灑。

  和他一起悠閒地在公園散步,即使知道豔陽就是這麼毒辣,她還是燙熱得難受。偷偷拿出隨身鏡攬鏡一照,發現雙頰透著美麗的櫻花顏色,不是為了夏天,是為了身邊這個大男孩。

  周遭朋友都知道有柳旭凱這號人物,大家明著不說,但私下已經擅自把他當作是子言癡情的心上人。

  他們喜歡鼓勵子言答應他的邀約、主動找他出去看電影,團體活動的時候還會很有默契地放他們兩人落單在一起。

  「妳要裝傻到什麼時候?已經是大學生了,我就不相信妳沒有發現那個男生對妳的感情。他可是每半年就飛來找妳一次,很辛苦耶!妳也該好好給人家一個答覆了吧!」

  一天,一個看不過去的朋友兇巴巴提醒她,子言才發現,繞了這麼多圈,彷彿,多年前同樣的問題又回來了。

  柳旭凱回台灣的期間,她常常要自己思索關於他的事。他用手指幫她撥開臉上髮絲的方式,他忽然不說話專注凝視她的眼神,他因為她的淘氣而溫柔的嘆息。

  真的令人動心。

  「下次……等他再來的時候……」

  子言坐在結霜的長椅上,對天空喃喃說了一個沒頭沒尾的結論。

  就在她準備下定某個決心之際,晚上媽媽來房間找她,突如其來地開口道歉。

  「幹嘛道歉?」她在電腦鍵盤敲下儲存鍵,從書桌前轉過身,困惑地問。

  出乎意料之外,一個已經沉寂很久的名字竟然從母親的嘴裡吐露出來!

  「妳都沒想過,為什麼海棠會毫無理由地不跟妳連絡嗎?」

  那個名字,猶如縫紉時忘記抽走的針,從她心臟毫不留情地刺穿過去!

  她想過啊!想了無數個答案,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算現在告訴她,難道會好受一些嗎?

  子言不安地避開母親質疑的目光:「反正,一定是因為要和我保持連絡太累了吧!」

  子言的媽媽否認了,還說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緣故。三年過去,如今她認為就算把真相說出來,子言也不至於失去冷靜思考的能力。

  當年在台灣,在子言不知情的情況下,子言的媽媽約過海棠見面,和他作了一個約定。

  『我到現在,還是不認為子言和你在一起,是因為喜歡你的關係。她是被我們保護得很好的孩子,最近經歷過不少事,對你的依賴一定更重,我不希望她因此以為這就是真正的感情。所以,我以一個母親的立場,自私地拜託你,請你放手,讓子言跟我去美國,在那裡學會獨立,在那裡沉澱情緒。我了解這孩子的個性,她一旦有了在乎的人或事物,就會整個人投入進去,就算到了美國,不用多久,一定會吵著要回台灣。海棠,我知道我的要求很無理,可是我希望你能答應,別和子言連絡,讓她好好適應美國生活。兩三年以後,如果她對你的感情沒變,如果你依然這麼喜歡她,那麼到時候應該放手的人是我,我會祝福你們,由衷地祝你們幸福。』

  原來事實並不是如她所想的,她的世界好像整個顛倒過來了,只能恍惚地問:「他答應了……?」

  媽媽點頭微笑:「答應我之前,他想了很久。」

  子言的思緒,分不清是亂糟糟還是一片空白,錯愕,沉默,最後才漠不關心地說:

  「原來是這樣。」

  「子言?」

  「沒事的話,我要趕報告了,明天一早就要交。」

  她回答得當那個人只是一個過客,簡單將媽媽打發走。

  後來那篇報告還是沒能打完,只寫兩行她就發現自己完全無法集中精神。

  「我帶Philip出去喔!」子言在玄關嚷一聲,便牽著Philip出門。

  地上積了雪,在夜色下一閃一閃。儘管有毛帽和圍巾,子言還是在沒戴手套的手上多次呵氣,有一步沒一步地踱。

  媽媽說,海棠在答應之前,想了很久。他在想些什候?是用什麼樣的心情來答應的?

  子言反覆問著同樣的問題,她也想問問海棠。話又說回來,如今求證答案也沒什麼意義。

  都這麼久了,她也不難過了,剛剛除了訝異,沒有包含其他情感,大概就是這樣吧!

  低頭看著靴子在雪地烙下一個個腳印,再多下一點雪,她來過的痕跡一定很快就被淹沒不見;再過一些時候,心裡曾經到過的那一個人,也會是一樣吧!

  不意,手上牽的Philip發現了什麼而往前衝!

  「哇!」

  子言被強大的力道一拉,整個人往前撲去,臉重重埋在雪地上。

  Philip拖著繩子跑到樹下挖起雪來了,子言費了一番力氣才從地上坐起身,她拍落臉上和衣服上的雪,這下子手和臉都凍得冷冰冰的。

  『一會兒就好了。』

  愣一下,誰的輕柔語調從天上落下,拂過臉龐。

  子言緩緩觸碰失溫的臉頰,一盞燈火恍然在這片雪地浮現。她記得那是很溫暖的亮光,在離家出走的時刻深深吸引了她許久。爸爸在盛怒下所打落的那一巴掌,被冰塊舒舒服服鎮熄了灼痛感,他告訴她,一會兒就好了。

  抬起頭,紛飛的雪花從天空灑落,一片一片,她怔怔看著它們飄然降下,那只是雪。

  悲傷,如雷地打在她身上。子言環抱住忍受什麼劇痛的身體,在一個雪天無聲啜泣。

  什麼都沒有。海棠大哥,你留給我的只有無盡的思念。你早就不在我的生命裡,我卻不知道這思念還要多久才會消失。它好像會跟著我一輩子,我害怕這個效期,因為沒有一個承諾是永遠的。

  你明明答應過的,海棠大哥,你答應過的。

  你在哪裡?最後一次想起我是在什麼時候?現在你心裡愛著誰?今天的你,幸福嗎?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1504212003
  • 看到子言平靜的情緒剛開始有讓我擔心起來呢!
  • star83056
  • 感覺又好像陷入之前的三角習題了....

    柳旭凱,子言,海棠,……

    突然好難想像下去喔!

    之前的明朗化又變得模糊…

    身旁的是一個癡心的柳旭凱…

    而子言心裡在意的卻是遠方的海棠…

    總覺得柳旭凱會成為一個受到傷害的人……
  • 佐伊
  • 有些難過,但是又覺得有些幸福。喜歡一個人總是一件愉快的事。柳旭凱好痴心噢!
  • Joanne
  • 太好看了

    昨天發現這裡後
    今天上班一整天都掛在這裡
    一口氣把67集看完,真是痛快
    但是現在整個人沉浸在這故事裡
    好想趕快知道子言、海棠及柳旭凱三人後續的發展
    嗯~~真是好看呀!!!
  • 小魚~~~=ˇ=
  • ???

    還有嗎?
    我號想再看
  • 筱雪
  • 原来海棠从来没有放弃过子言,
    原来海棠是那么痴情的哦...

    那接下来海棠会怎样啊?
    他会真的放弃子言吗?

    又更紧张了哦...
    +_+
  • sc50203
  • 又是另一波嗎?吱吱..
    距離ending還有一段距離是嗎?
    否則怎麼每篇都像在心底投下炸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