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然而,有一天,我決定遠遠、遠遠逃離這蔓延的思念,它原來是荊棘嗎?那麼帶刺。

  星期五,黑色星期五,我從補習班走出來,身邊照例圍繞許多班上男生,我喜歡和他們笑鬧,從他們癡迷的眼中能補捉到我魅力的證明,我想那是身為女性內心深處的小小惡作劇。

  楊柏聖來接我下課,他見到我們有說有笑地走在一塊兒,我跑向他,他並沒有給予任何善意的回應,只是嚴肅地、不語地盯著我半天,我傻傻問他怎麼回事。

  「誰都看得出妳在勾引他們,那一套妳從大學時代就在玩了,真沒想到現在一點都沒進步。」

  「你在生什麼氣啊?」我覺得他的話很沒禮貌,而且和平時的嘲弄不同。

  「我才沒生氣,我只是…」

  楊柏聖猶豫地舔舔唇,尋找適當解釋:

  「我只是不高興,不高興妳和他們……打情罵俏。」

  有那麼幾秒鐘我沒吭聲,因為我想大聲尖叫,撒花轉圈圈,順便放個煙火慶祝也行!我的直覺不會有錯,身經百戰了,再怎麼拙也知道那傢伙在吃醋,他吃醋了!

  也許是我的竊喜太過明顯,叫你發覺,你的態度立刻轉為尖銳刻薄,極欲和我劃清界線,因此你痛心疾首地說:

  「妳已經不小了,到底想交幾個男朋友?認真找一個,固定下來吧!」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和嬸嬸說出一樣的話,你怎麼可以!誰都可以那麼唸我,就是你不行!你那麼對我說,豈不代表你根本沒有一丁點的喜歡我?

  我真討厭你!討厭得想當場甩你一巴掌。不過我沒那麼做,理由是補習班外面有一對小情侶,那女孩在大吵後用力摑了男友一記,鋒頭全讓他們給搶了,我沒必要再畫蛇添足。

  「我討厭你。」

  死寂中,我只是低聲說了這一句便掉頭跑走,你一定還錯愕地目送我的背影吧!當然了,說討厭你的我……原本應該狠狠開罵,我卻沒有,我望著你,掉下了眼淚。

  我以為……不管我們吵得天翻地覆、形同水火,我也都不會哭,因為我一定比你更兇。

  過幾天,在沒有和楊柏聖見面的僵局下,我去了日本。雨喬上個月就邀我同行,我沒告訴他,便和雨喬一起到東京自助旅行。

  為了氣你,也氣我自己,我選擇離你遠遠的方式,東京其實不挺遠,但也不是說來就能來的地方,於是就在你快要回加拿大的兩個禮拜當中,我卻飛去別的國家,我大概是天底下最不懂得把握機會的人,也是最笨的,是我的心允許你讓它難過。

  那趟旅行,我和雨喬大玩特玩,不過,我們兩人都沒那麼盡興。雨喬在睡前惺惺忪忪地說,看到那麼多新奇的科技和美麗的風景,她就希望學長也能一起到這裡。我則滿腦子楊柏聖那混蛋,恨死他害我到現在還這麼傷心,卻又悄悄期待他會尋找在台灣失蹤的我。

  原本想要利用分隔兩地讓他思念我,這其實並非明智之舉,因為受害最深的通常是出餿主意的自己,想起他的時刻我最感到寂寞了。

  一個禮拜過去,和雨喬回到台灣,她北上,我南下,後來我一個人拖著行李穿越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經過一片此起彼落的歡呼聲,有人接到了他們重要的人,也有人還心急如焚地等待,我曾一度佇足,搜尋起廣場上零零落落的座位,果然沒找到你。

  當然了,就像這次你從加拿大回來,我也沒讓自己去機場接你,會很怪,我們不是什麼特別關係,你並沒有義務和其他人一樣,著急地在機場等我回來。

  雖然如此,我還是抱著一絲絲的希望,直到回到家,打開窗,這一回你的方向沒有亮光,凌晨一點了,我的情感也不再有照明的燈塔。





  隔天下午,我到「諾貝爾」去,先遇著嬸嬸,從我進門到倉庫她都不停抱怨店裡忙不過來,全都因為我跑去東京貪玩,然後,我看見楊柏聖在倉庫做分類,裡面空調吹送出書籍特有的植物味道。

  他原本蹲在地上忙,發現門口有人,回過頭,怔怔,露出一抹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微笑,我見了就一肚子火。

  「嗨!回來啦!聽說妳去了日本。」

  「嗯!」我試著重新對你冷淡。

  「就妳一個人去嗎?」

  「當然不是,跟雨喬一起。」我也試著不那麼在乎你了。

  「那,一定很好玩囉?有沒有買土產、禮物之類的?」

  他理直氣壯地朝我伸出手,我瞧了一眼,重重打下去:「沒你的份!」

  我轉向凌亂的書櫥,爬上小鐵梯,開始粗魯地抽出第一本書、第二本書……而楊柏聖還站在原地不動。

  「小芹。」

  「我說過,沒有就是沒有!」

  「那天,我不是故意要說得那麼難聽的。」

  我頓了頓,一隻手還停在書櫥之間,忽然不想回頭。

  「妳有交朋友的權力和方式,而且那也沒什麼不對,我知道妳的人緣向來都很好。」

  他到底要幹嘛?他到底要說什麼?這樣的楊柏聖快叫我雞皮疙瘩掉一地了。

  「妳嬸嬸說妳剛和男朋友分手,一定不好受吧!我不該講得那麼過份,總之,那天說的都不算數,妳就當作沒聽見吧!」

  「不算數?」我的音調莫名上揚了,情緒也是:「包括你說不高興我和那些人打情罵俏嗎?」

  「這個……反正是不中聽的話,妳就大人有大量,忘了吧!」

  「忘了?」

  我轉身,迅速舉起手中的書朝他扔去:

  「我告訴你!從頭到尾你最中聽的就是那句話了!忘了?」

  楊柏聖嚇得往旁邊跳:「喂!妳幹嘛?我想跟妳道歉耶!」

  「不用!你只會害我更生氣!早點滾回加拿大啦!」奇怪,為什麼就是砸不中他?

  我一直拿書、一直丟他,他也一直閃,最好現在嬸嬸不要進來,不然她一定會尖叫。

  「小芹,妳沒事發什麼飆啊?我又沒故意惹妳。」

  「我就是討厭你啦!怎麼樣?怎麼樣?你不要躲!」

  一本「易經」從我手中飛出,錯過楊柏聖耳畔,打中牆角的空紙箱,紙箱子倒了,散出許多紙飛機來,少說也有二十架。

  我喘喘氣,瞧了瞧一地的飛機,再狐疑地瞟向他:「哪來這麼多飛機?」

  楊柏聖見我停下來了,一方面鬆口氣,一方面變得尷尬,蹲下身將飛機一一撿回箱子裡。

  「找不到妳,聽說妳去日本了,我又不可能真的買機票過去,或者妳中斷行程回來,怎麼想都沒輒,所以……我摺飛機。」

  我愣著看他,他的話彷彿說到一半就中止,彷彿還不完整,但我聽得出比摺飛機更多的意思。

  我站在小鐵梯上,注視下方牆角的楊柏聖,他微微抬起頭,無奈地笑笑:

  「妳會不會覺得…我一點都沒長進?」

  原來……如同我察覺到你多情的心緒,你也曉得我是想念你的嗎?

  我懂得你那尚未出口的言語,也懂得你那抹馴良笑容裡的意義,明明我們什麼也沒說,明明前一分鐘還在吵架,我卻懂的,原來思念的形狀像飛機,劃過天空的時候總會在後面留下一道好長好長的飛機雲絮,久久不散。

  「你,真的蠢斃了。」

  這一回,我依然沒對你留情,為什麼要?這是我們兩人的相處模式,我和你之間大概永遠不會有什麼小鳥依人、肉麻浪漫的畫面出現,反正,那並不適合我小芹和你楊柏聖嘛!

  「快下來收拾啦!書都被妳丟了一地。」

  「好啦!好啦!」

  我準備爬下小鐵梯,腳下踩空的那一刻,心裡真是怨嘆,如果我們真的注定和羅曼蒂克無緣,起碼……起碼也別太過難堪嘛!

  我從梯子上跌落,屁股硬生生滑下兩三層階梯,驚叫聲中,楊柏聖一個箭步想救我,卻來遲一步,不僅被我撞倒,還被我重重壓在地上。

  「好痛喔……」雖然有他當肉墊,我還是疼得不得了。

  而他應該會比我更慘,所以他的手朝地面猛拍,一副摔角投降的狼狽模樣:

  「求求妳……起來啦!妳到底去日本吃了幾斤的生魚片回來呀?」

  「是……是不少,可也沒這麼誇張吧!」

  我挪開身體,楊柏聖掙扎著坐起來,和我一起搓揉碰傷的地方,我隨手拿起一架紙飛機,定睛端詳半晌,將它扭曲的機翼扳好。

  「喂!這些飛機給我好不好?你應該不會帶它們去加拿大吧?」

  「妳要這些東西做什麼?」

  「嗯……等你去加拿大之後,就換我摺紙飛機呀!不知道會累積到多少架喔?」

  他淺淺側頭,看向背後的我,問:「妳要摺到什麼時候?」

  「就摺到你回台灣囉!到時候你回來,一定就是這些紙飛機的魔法。」

  「妳希望我早點回來啊?」

  他賊兮兮衝著我笑,我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這次一定要將他一軍。

  「哼!難道你不想早點看到我?」

  嘿嘿!果然,楊柏聖呆住了,我感到他輕輕和我碰觸的身體恁地僵硬,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臉紅,我看不見,因為正忙著忍住這股勝利的笑意。

  「妳……發什麼神經哪?」

  「咦?你敢否認嗎?」我也回頭,神氣凜然問他,那時候我們靠得非常近。

  下一秒,楊柏聖的反應很奇特,他先是想要反駁什麼地瞪住我,後來幾經掙扎,沒來由垂下眼,些許窘迫地搔搔頭,然後再抬起那雙明亮的黑眸,似乎已是一個世紀般地凝視我。

  現在,臉變得紅通通的人,好像是我耶………

  「老實告訴妳,我老早就不想回加拿大了。妳知道嗎?這一切……」

  他又接近一些,靠向我,他的額頭抵住我的,比想像中要燙熱,瀏海扎得我的鼻尖好癢,楊柏聖他……他怨怪地笑了:

  「都是妳害的。」

  儘管如此,儘管他說不想離開,一個禮拜後楊柏聖還是搭機飛去加拿大,但是,那一天、那間充滿書本氣味的倉庫和那二十多架的紙飛機,恍若昨日,每當我回想起他責怪一切的不捨都是我害的,便會不自禁伸手摸摸額頭,兀自輕輕笑了起來,那餘溫好像還在。

  這一年夏天,我考上研究所,而楊柏聖又將回來了,於是,夏天其實也沒那麼討厭。

  我那去年因為你而剪掉的頭髮又變長了,先前染成的紫紅色褪到髮尾,遠看幾乎是一頭黑亮亮的光澤,它長的速度彷彿特別快,會和想念你的與日俱增有關係嗎?

  今年的暑假時間特別多,昨天先上桃園,到「台茂」血拼五件衣服、兩對耳環、一只手錶,我打扮得美麗動人、傾國傾城,乖乖坐在機場大廳等待,你的班機再過五分鐘就會抵達,我在耐不住的等候中稍稍闔上眼,你的距離和我愈近,我的心跳也跟著蠢動,被我鎮壓一年的思念,隨著我們見面的倒數,膨脹發燙。

  想你,不是因為離你遙遠,而是我太想和你在一起,在一起,深深靠近。

  見到你的時候我該說什麼呢?先緊緊、緊緊地抱住你好嗎(像感人肺腑的連戲劇那樣)?還是先吐槽你的黑眼圈(聽說你興奮得睡不著覺)?

  不過,我看還是先秀出我的絕頂手藝好了,有一塊不像海綿的蛋糕和365架的紙飛機!我知道你會很感動。



**************************************************************************************

                   ~ The End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包仔
  • 好棒 有感動歐!!!!
  • 悄悄話
  • 呱呱
  • 歐頁

    愛到不行呢
    看千遍都不會膩


    哈哈
    晴蔡萬歲

    繼你的遺忘之森

    希望可以快快出新作品

    加油芭
  • 咦?遺忘之森之後,已經出新作品啦!是「是幸福,是寂寞」,看過了嗎?^^

    helenaw 於 2008/09/30 14:01 回覆

  • 娟妹
  • 我是真的感動了
    真厲害
    加油喔
  • 小白
  • 好棒!!
    超愛你的作品
  • ko134679258
  • 真的很感動
    沒想到短短四篇也有讓人流淚的狠勁啊
    對面的學長也好好看
    沒想到還有小芹跟楊的結局
    真的好棒!!!
    遺忘之森跟是幸福是寂寞都很好看
    晴菜加油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