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隔天,我在玄關穿鞋子準備出門,莎莎蹦蹦跳跳地從我房間闖出來,她頭髮亂翹的模樣出奇可愛。

  「你要去上課?」莎莎很驚訝。

  「今天是打工,感冒好了,沒藉口再請假。」

  「為什麼不把我叫醒?」

  「讓妳補眠,而且,看得出來你睡得很好。」

  我笑笑,她下意識地伸手抹嘴,消滅口水的證據。

  莎莎不自在地摸摸頭髮,雙頰微醺,她難得在我面前也會不好意思。

  「我看看。」

  她走上來,用力摸住我額頭,片刻,才彎起亮麗的微笑。

  莎莎擅作主張地說:「那好,等你回來我們來慶祝。」

  「慶祝什麼?」

  她鬼靈精地瞟了窗外一圈才回話:「慶祝你大病初癒!」

  於是,一下班不敢多停留,莎莎發起脾氣可不是好擺平的,她連摘下天上的星星給她這種話都說得出來。我連電梯也沒等,直接快跑到公寓五樓。

  客廳桌上擺了一桶全家餐炸雞,兩個透明酒杯,莎莎手拿倒到一半的香檳,神情古怪地盯住我,坐在她對面的依婷立刻頷首致意。

  老實說,我有些無措,依婷怎麼會在這裡?

  「依婷來找你,我邀她一起吃晚餐。」

  莎莎搖晃手中的香檳瓶子,漂亮的粉紅液體激盪出晶亮碎浪,她輕快地轉身走進廚房,留下一道殘餘的光暈弧線。莎莎的脾氣有時就跟光線一樣難以捉摸。

  「你嚇一跳吧?」依婷淘氣地近前探問。

  「有點。」我原已有所覺悟妳不會再踏進這間屋子:「出了什麼事嗎?」

  「嗯……」

  她垂著梳理彎翹的長睫毛,玩起懷中的抱枕,停頓好一段時間才開口:

  「趙主任說,想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依婷從以前就少了一根筋,傻大姐型的,很叫人疼,只是……她沒考慮到我聽了那番話的感受,儘管我們已經分手,她來找我商量這種事,心裡還是不好受。

  我不說話,她焦慮地告訴我她所有的想法,等到依婷問到「你覺得我應該答應嗎」,莎莎端著一盤水果過來了,面無表情。

  「妳別忙,一起吃啊!」

  我斗膽地跟她講話,依婷跟著幫腔:

  「對啊!對啊!炸雞要涼了呢!」

  莎莎把水果盤放下,力道有點重,當她抬起身,高姿態注視我們的時候,那道眼神異常炯利而鄙睨。

  「不用了,我減肥。」

  我心知她瞧不起依婷,而且還在生我的氣,氣我這麼窩囊。

  莎莎又回到廚房,我聽見水槽嘩啦啦的水聲,依婷喝了一口香檳,說句「好香喔」,然後小心翼翼詢問我:

  「你要老實說,莎莎……是你的女朋友嗎?」

  我常被人這麼問,不會大驚小怪了,我在意的是,廚房原本喧囂的清理聲響忽地放小,莎莎正擱下手邊工作,側耳聆聽,想聽我會怎麼說,怪了,哪來……哪來這麼大的壓力?

  「不是,我們只是朋友。」

  說完,廚房的方向安靜下來,靜得彷彿連呼吸都停止,我甚至聽得見自己大鼓般的心跳,好像是快被皇上下令拖出去斬首的罪臣。

  「喔……」

  依婷若有所思地端詳我,帶些感傷,淡淡一笑:

  「我一直以為……你已經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了,你們很相配。」

  我啞口無言,看見莎莎將濕透的雙手朝身上擦抹,出了廚房,繞進自己房間,直到依婷離開,莎莎都不曾再出來過。




  半夜,我想去冰箱找礦泉水,不料莎莎也正巧從房間出來,我們撞個正著。她噘著嘴瞧我一眼,先啟步走進廚房,拿出未開封的礦泉水,咕嚕咕嚕喝掉大半,喝得意氣用事,我則拿著水瓶沒動口,凝望黑暗中的莎莎。

  「妳在氣依婷誤會我們是男女朋友嗎?」

  瞬間,莎莎屏住呼吸,「噗」地把剛含進的一口水噴出來。

  我看著那口水不偏不倚落在桌上的小盆栽,便知道我猜錯了。

  莎莎抹去嘴角的水滴,不敢置信地瞟來,那個眼神好像在罵「豬頭」。

  「為什麼依婷會到我們家來?明明說好今天是我們兩個要慶祝的。」

  「多她一個也不會怎樣啊!」而且開門讓她進來的是妳耶!

  「當然會怎樣!看得我一肚子火,她幹嘛要找你商量那種事?你又不是什麼諮詢師。」

  「我們還是朋友,依婷只是希望有人聽她說說話。」

  「哈!」

  莎莎抱起雙臂,作出極度不屑的態度,我認為她有點反應過度:

  「你這個人從小就是這樣,優柔寡斷,心軟也要有個節制。」

  「別這麼說,妳明知道我沒辦法放著依婷不管。」

  莎莎用力蹙起眉心,倒抽冷氣,接著,任性地激怒我:

  「依婷一定也知道,所以她才敢這樣纏著你,完全不管別人的想法。」

  我很少會對莎莎大吼,甚至對她提高一點音量都是鮮少的事,她今天竟讓我破例了。

  「妳別把她說得跟妳爸一樣!」

  儘管莎莎恨她父親,但我在氣話中扯上他就太過份,話一出口我立刻就後悔了。莎莎沒再搭腔,她依舊憤怒瞪視地板,一會兒,轉身回房間,再一會兒,就見到她罩了件外套直接走出公寓大門。

  我並沒有在很短的時間內找到莎莎,我很著急,如果她跑到我不認識的新戀人那裡,那就真的沒輒了。其實依婷最後的決定到底如何我不想管,我在乎的是莎莎,比她所知道的還要在乎,只是不願在她面前表現出來,因為在乎莎莎的男生很多,不差我這一個。

  後來,我在附近的小公園發現她。

  莎莎一個人坐在停擺的鞦韆,頭鬆鬆地倚著鐵鍊,她的臉埋進樹的陰影中。我走到她身邊,雙手插在褲袋內,開始擔心她會真的要我摘星星賠罪。

  「剛剛我太衝,不是真心的,妳別介意。」

  她還是不理我,我就說吧!莎莎很難搞定。

  「我說過,我沒想要和依婷復合,到現在還是這麼想,只要依婷能找到她的另一半,我就可以放心。畢竟她上一任男朋友是我,我關心她是不是已經遇見下一個好男人,如此而已。」

  我搔搔頭,覺得要想出安撫莎莎的台詞比寫作文還難:

  「抱歉把晚上搞砸了,我們再找個時間慶祝?晚上也好,白天要我翹課也可以,妳決定吧!我保證這次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刻意停了比較長的時間等她,哪知莎莎還是甩也不甩我,我心生奇怪,彎下腰一探究竟,她竟然坐著睡著了!哇咧!那剛剛絞盡腦汁的我到底在幹嘛啊?

  「真的拿妳沒辦法耶……」

  我無可奈何把她背起來,就像是她喝醉吐了我一身的當年那樣,她在我背上幾乎沒什麼重量,因為莎莎堅持維持身材。她有擦抹保養品的習慣,所以只要靠近她就能聞到淡淡清香。莎莎睡著時的呼吸會放得很慢,一吸一吐,把她此刻的夢境都吹拂到我頸子上。

  我背著莎莎在無人的午夜街道慢慢走,不禁問著自己,還能這樣背著莎莎多久?她還會在我那裡住多久呢?有一天莎莎會找到一個很棒的人,跟他結婚。

  我的心情怪怪的,突然感到強烈的捨不得,如果這條路能一直這麼延伸下去,多好。

  「小岳。」

  走不到五分鐘,背上的莎莎驀然出聲,我嚇一跳,回頭,她還舒適地靠在我身上。

  「妳醒了?還是妳根本沒睡?」

  她輕輕笑兩聲,不回答我的問題:「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討厭?」

  「不會啊!」

  「你認為我漂亮嗎?」

  我又回頭,觸見她湛晶晶的眼眸,心臟糾了一下:「漂亮,這還用問?」

  她似乎很滿意,所以接著問下去:「你說,我和依婷誰漂亮?」

  「妳幹嘛又扯到她?」

  「我只是問問嘛!快說。」

  「妳啦!」

  「那,我和依婷,你喜歡誰?」

  我怔一怔,她又害我的心跳節奏亂掉幾拍。

  「小岳,你喜歡我嗎?」

  「妳……這怎麼能比嘛?」

  坦白說,我也很驚訝自己會說出這種話,莎莎和依婷為什麼不能比較?她們到底有哪裡不同?明明都是我的朋友,而且就算……算了,我不敢想,那是不可能的。

  「哼!不說就算了。」

  莎莎訕訕地說完,自己哼起了那首「分手快樂」,一遍又一遍,心情不錯的樣子,其中那一句「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她唱得特別大聲。

  「既然醒了,就下來自己走吧!」

  「既然你已經背我了,就背到底吧!」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莓
  • 哈哈
    今天考完複習考
    心情不錯
    雖然我作文亂寫....
    一次意外的旅程
    能寫什麼阿.....
  • 悄悄話
  • bamboolin11
  • 感覺很特別呢
    莎莎說的人就是小岳
    她終於遇見自己的幸福
    真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