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拜訪過黃姓地主後,我依約前往看媽媽。我可以不用那麼聽話,不過約定的對方是龍伯伯,他是我很喜歡的一位老先生,不能欺騙他。

  媽媽住的地方不是家裡,我的老家早已荒廢多年。

  她在我出社會之後,便住進一幢白得十分怪異的房子,除了庭院久久才修飾的花草之外,感受不到什麼生氣,只是一間在歲月中慢慢老去的療養院,裡面住的人也是如此。

  我帶著路上買來的花和水果,推開房門,西曬的緣故,裡面早已金光四溢。我用了一分多鐘的時間默默注視那個坐在窗邊的身影,白色上衣,深色系的裙子,她看起來像位乖巧的中學生,面對窗口很認真地縫紉。她老是在縫製斜背包,一個接一個,花色都過份年輕可愛,猶如在紀念那段她所留戀的青春般,不懂適可而止地已經完成五六件作品。

  桌上擺著多年前我帶來的CD音響正在運轉,播放五六○年代的老歌,全是當年她常掛在嘴上的歌曲。我常常在晚餐時間看著她的背影一面煮飯一面有一句沒一句哼著,「何日君再來」、「夜來香」、「恰似你的溫柔」……久了,連我都會唱了。

  「媽。」

  我有三年沒喊過她,才這麼一聲就十足彆扭,聲音剛從喉嚨飄出,立刻化作一股強烈的酸意,喉嚨和鼻腔,都酸酸的。

  我屏著息,看她遲了一會兒才轉過來的面容,是我再熟悉不過的面容,只是比我上次見到她的時候又蒼老幾分,卻不減素顏的一絲純真,後面短髮讓夕陽照得格外透亮,是我從沒見過的美麗銀白色。

  我一直害怕回來見她,害怕她就算不說一句話,也會令我難過萬分。她的眼睛流露孩子般的困惑,時空在迷離的眼神中飄忽,良久,她放下手上未成形的包包,些許靦腆。

  「妳是誰啊?」

  「我是小晴,我來看妳了。哪!妳最喜歡的梨子。」

  她似懂非懂地「喔」一聲,點點頭,靜靜觀看我將帶來的梨子放在桌上,掏出最熟的一顆,洗過之後開始用刨刀削皮。

  就在我快要削好整顆梨子,媽媽忽然納悶開口:「妳說妳是小晴,是我家的小晴嗎?」

  我抬頭瞧了她一眼,繼續手上的工作:「是啊!就是那個小晴。」

  她又點點頭,沉默片刻後再次發問:「那妳怎麼沒去上課?」

  「我早就畢業,現在在工作了。」

  「真的啊!我怎麼都不知道……那、那妳要記得對人有禮貌喔!這樣才不會被刁難,沒有人欺負妳吧?」

  梨汁的細末從刀片噴濺到光束中,一清二楚,比較大顆的停留在我手背上,晶瑩剔透,看上去像眼淚。

  「我現在是企劃經理,誰會欺負我?」

  「那就好,有空就邀妳朋友到我們家坐坐,啊!我都還沒整理耶!得找個時間回去把地掃一掃……」

  她的絮叼伴隨著「情人的眼淚」那首老歌,時而親切,時而遙遠,姚蘇蓉懷念而緩慢的唱腔多情地一再反問「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你難道不明白……」,竟也意外對味。

  媽媽停頓一下,低頭打量努力將梨子切片的我,顯得幾分慌張:「妳的眼睛紅紅的,在哭啊?」

  我別開頭,吸吸鼻子,硬是壓下濕潤的鼻音:「沒有,我沒有哭。」

  很愚蠢的回答,但是媽媽耐心等著我將切好的梨片一一擺在盤子上,才溫柔地對我說:

  「昨天有個長得很像妳的女孩來看我,她也跟妳一樣,好像每次來看我總是眼睛濕濕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知道她的時間又錯亂了,不是昨天,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在媽媽的世界裡,「時間」永遠是混淆的。

  她看不見我,她就是看不見我!反覆告訴媽媽我是誰,也僅僅是目送著她離我愈走愈遠,而我無能為力。媽媽的記憶在各種不同階段的時空徘徊,有時是我唸國中,有時是她剛結婚不久,有時甚至是她小時候,不過她不曾看見「現在」的我,我存在她記憶中的時間趕不上她遺忘的速度,常常,我覺得是被媽媽遺棄了。

  「那個人就是我。」我淡淡告訴她。

  她聽了,又驚又奇:「是妳啊!難怪我覺得妳們這麼相像。」

  「是啊!」

  「那,妳又是哪一位?」

  我無力地回看她,想要給她回答,可是剛進門時的那陣酸再度狠狠侵蝕我的咽喉,很痛。我有沒有出現在她眼前,對她而言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就算想要不厭其煩地告訴媽媽「我是小晴啊」,終究聽見自己顫抖的聲音忍不住那麼說:

  「那個女孩哭,是因為每次來看妳,總是覺得特別寂寞……特別的寂寞……」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筱穎
  • 好難過喔:((
    每個人都有不想回想起過去耶
  • 銀月
  • 我也算是住鄉下吧(壯圍)
    只不過這裡應該算還好
    雖然說這地方應該要有
    很好聞的新鮮空氣

    只可惜
    全部都是魚塭的味道
    害我騎車想呼吸個空氣
    哦 昏倒
  • LENE
  • 看起來好難過哦,
    萬一有一天我媽媽認不出我來我應該會哭死吧,
    PS請問情大有啥推薦的漫畫嗎??我也超愛難漫畫的.
  • 基本上只要是高橋留美子的作品我都喜歡,她的短篇更是比長篇來得有味道呢!

    helenaw 於 2009/06/16 10:31 回覆

  • 虛幻
  • 晴菜姐姐加油!
  • 藍赦
  • 想起了先前看電影〈渺渺〉時,與女主角戴詩渺最親最親的奶奶也是這樣記憶錯亂,奶奶把渺渺當成了自己的好友,活在她十七歲時的初戀回憶中,每每打給渺渺,都在說她與她的初戀情人如何如何,完全以為自己還在那段青春裡面。

    看著看著,雖說我覺得〈渺渺〉這部片子並不好看,可是奶奶和渺渺的互動卻讓我覺得有一點點的難過,尤其奶奶用年輕女孩才會有的雀躍語調訴說著好幾十年前的事情,真以為是現在發生的,那種開心的語調卻是由滄桑而徐緩的嗓音說出,有說不出的可憐感覺啊!

    不過,另一方面,這樣的奶奶也挺可愛的!當年初戀的心情又重新拾起,每天都過得很愉快(儘管只是幻想),也算一種幸福吧……
    至少,不會皺著眉,在那邊回想著:「哎呀,當年的那個男生,叫什麼名字呀……」

    只不過,旁人的那種寂寞,真的不是一點點而已啊。
  • 大根
  • 要是..我媽不認得我了

    我大概會難過到死吧...真的好寂寞啊...
  • 阿哈
  • 我眼睛也溼溼的......
  • 晴菜
  • 我啊~

    前陣子看過一部舊電影「紐約奇蹟」,蘇珊沙蘭登飾演一位單身又照顧失憶母親十多年的中年女性,她在母親毫無反應的情況下有一次終於失控,發怒哭泣,表現出十分強烈的無力感~

    我的外公過世前幾年也是漸漸不認得家人,每次去看他,都得自我介紹一次,而且還不保證他真的就記得了,我和媽媽長得像,有時外公還會把我們兩人認錯呢!明明曾經是那麼親的親人,現在卻不認得我們,真的很難過~
  • 阿哈
  • 那部我也看過耶!

    不知不覺就看到了,而且我也哭了!
  • 悄悄話
  • 雨瞳★幽
  • 如果有一天我媽媽也不認得我 或許我真的會比現在還要來的寂寞 也更加的難過

    晴菜姐 加油喔 期待在看見你更多的新書
  • annie
  • 天啊!
    我也很喜歡高橋留美子耶!!!

    好開心能和你喜歡同一位漫畫家^^
  • 花月痕
  • 看到這,我心裡頭好酸,雖然我現在才不到二十歲...
    可是我覺得那被遺忘的感覺,真的很難過...
    時常想著疼愛我的母親,倘若我長大了,一天一天,
    是很可怕的現實呢><
  • bb
  • 樓上這位你不是說要晚安了嗎= =
    晴菜姐小說魅力無法擋是吧?XD
    蠻想知道你到底看到幾點的= =
  • 花月痕
  • 呵呵,不多,一點多而已^__^就真的去睡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