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吳拓明離開吧台,啟步走到後門,那裡的窗看得見屋外那片林地,樹上綠葉猶在,而地上的泥土早已在時序的更迭中不知不覺鋪上了一層枯黃。

  他對著秋天的窗外,良久,忽然這麼說:「我想蓋一間幼稚園。」

  「咦?」

  「妳想買下的那塊土地,我想拿來蓋一間幼稚園,也許不大,不過,那會是我們這附近第一間幼稚園。」

  我聽著他說出活脫是一位熱心老師會說出的話,竟也不感到訝異,似乎這才是我所認識的吳拓明,既正義又光明。

  「現在的小學幾乎都不從最基本的東西教起了,因為幼稚園會教。但是我們這裡沒有,所以孩子一上小學總是會比其他地方的孩子來得吃力,和業主談過,他們也願意。」

  他回頭深切地看了我一眼:

  「抱歉,沈晴,地我不能賣妳。」

  「……是嗎?」我微微抿起嘴角,這四天來所等待的就是這個回答,我早就明白。大概是因為這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拒絕,所以沒什麼受傷的挫折感。

  「我一直對妳有份虧欠,如果妳想要那塊地,原本應該賣給妳。」他繼續語帶歉意地說。

  不要提什麼虧欠,我曾經用盡全身力氣才遺忘的事,別再讓我想起來。

  「你沒有欠我什麼,我在跟你談公事,那塊地,我不會放棄的。」

  我離開椅子,拿起皮包,可是原本望著窗外的吳拓明卻動手打開後門,溫熱的風一下子流進冷氣房,我聞到乾躁的枯葉氣味。

  他再次回頭,意味深長地:「我們小時候也沒唸幼稚園,不過,好像不全是壞事。」

  「……?」

  「我們在那裡也度過不少童年時光啊!」

  我狐疑走上前去,和他一起站在門口,不遠處的林地樹上結滿豆莢,豆莢裡露出一排排紅色的種子,那些紅色種子也掉了滿地。其中一棵樹幹懸掛著班駁老舊的鞦韆,鞦韆繩子是看起來隨時都會斷裂的尼龍繩,坐板是經過風雨無數次沖刷的木頭,歪歪斜斜地騰在林地中央,弄得那麼破爛,現在沒有小孩想去那裡玩了吧!

  「鞦韆還在……」

  我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單單是因為看見那只鞦韆的緣故。它陪我走過很長很長的歲月,坐在上面,只要有什麼傷心的事,雙手緊握兩端繩索,狠狠哭泣一陣子,一切就會過去了。

  「去年我爸嫌它難看,本來想拆掉。我說只要修一修還是可以用的,有些東西即使一點用途都沒有,至少回憶還在,收在自己看得見的地方就會覺得安慰了,是不是?」

  「我不知道……我沒有值得留戀的回憶。」

  吳拓明側頭打量我臉上漠然的線條,沒頭沒腦地提起別的事:

  「對了,妳還記得紅豆許願嗎?」

  我納悶抬起頭,這個角度和他的臉太過接近,他眼底眉間的年少輕狂被成熟世故所取代,青澀的氣息也不知在何時蛻變為一道禮貌的距離,這時才真真切切體會到,在見到二十九歲的吳拓明之前,仍然有我所未曾參與到的七年時光橫跨在我們之中,他是我一直都認識的吳拓明,他同時也有我所不知道的部份。他注視我的眼神裡潛藏著什麼樣的想法,他猶如微風帶起的笑意是不是什麼意思都沒有,這些我都不能解讀,只能看著他善良如昔的面容,細細感受他的陌生、他的變化。

  「記得。」我匆促回答他,把臉低下。

  「紅豆許願」是他送我三顆紅豆時自己發明的,說什麼那些心形的相思豆難得一見,所以每一顆可以許一個願望。

  後來不知道怎麼,紅豆不見了一顆。剩下的兩顆裝在景泰藍的盒子,讓我帶著。

  吳拓明原本就十分聰明的眼睛此刻熠熠發亮:「難道妳不想再找顆紅豆來許願嗎?」

  「許什麼願?」

  許願是騙人的,到頭來只是一場空,我才不相信什麼許願。

  他的語氣轉為溫柔,好像我是一個傻孩子:「讓妳擁有值得留戀的回憶啊!」

  我頓時變得茫然了,為什麼從他口中說出來,再困難的事情真的會實現一樣,就這麼簡單而已。為什麼他做得到?為什麼我卻裹足不前呢?

  我想問他,心慌得想知道答案,然而牆上的陶鐘一分一秒地走過,很久,我們都沒有再開口,除了他在寂靜中輕然的一聲嘆息。

  「紅豆的季節又到了啊……」

  盛夏過去,屋外已是濃濃秋意,偶爾風一吹,葉子便爭先恐後地飄落,無聲無息地覆蓋地上紅豆,孤單的鞦韆繼續在孔雀樹的包圍中蒼老,不管身旁滿地的相思。

  有時候,我們緬懷的不是那些靜止不動的陳年過往,而是此時此刻的瞬息一去不回。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Coffee˙
  • 晴菜
    妳寫的小說真的好好看歐!!
    >//<
    忍不住就會往下一篇點!!
  • colxxcol
  • 哈~~我對MJ其實一點也不熟耶....只是想到她正在跟死神搏鬥時我在幹麻..
    哈~~我在睡午覺....
    下午三點多時,我媽突然叫醒我說CNN報導MJ死了.....不過他看起來就超級很虛弱了....
    最近在書局和服飾店都在賣MJ的CD耶>""<
  • jo
  • 好好看喔..T_T 早知道就忍住等到很多篇更新完後再一次看到爽,現在好期待下一篇...
  • 藍赦
  • 好喜歡那鞦韆,那種懷念的畫面、懷念的心情、駐留的回憶,我總對這種景象沒輒,看著想著,移不開思緒和視線。

    故事到這邊,對於吳拓明和沈晴的故事,我已起了濃濃好奇心呢!
  • 阿潔
  • 啊~好喜歡最後面的那一句話!

    看到這不自覺的會對他們的故事產生好奇呢~

    我可以猜猜看嗎?
    那顆不見的紅豆是不是吳拓明拿走的呢?

    很期待接下來劇情的發展!
  • 小夜娟
  • 我今天才考剛剛考完期中考,
    就馬上來這看晴菜姐的新連載!
    每次看都覺得晴菜姐的小說很令人感動,
    而且也不會有太多冗字!
    可我每次寫作文都會被老師說
    雖然我能抓到別人的想法,
    但太多廢話...
    呵呵
  • 我也會寫出冗字呀!不過事後要記得回去修文,把不必要的刪去,即使那是你很喜歡的一句話,也必須為了整體而犧牲掉喔!^^

    helenaw 於 2009/06/30 10:55 回覆

  • 泽希
  • 这么看来,要修文修得好就和美发师要将头发修得好一样有技巧咯=)
  • 棻雪

  • 晴菜繼續加油XDD!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有點雞毛蒜皮--

    紅豆的四、五章是未分類的文章呢……

    哈、至於為什麼會發現是因為我在看紅豆的時候是直接點個人分類、紅豆。

    話說啊,
    我已經升上國中三年級了呢,

    看著晴菜寫的《心跳》、《是幸福,是寂寞》、《遺忘之森》
    (遺忘之森剛看完,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小說可以看一下、哭一下,看一下、哭一下……這樣一直反覆耶XD)
    就好嚮往高中的生活,
    多采多姿的令我嚮往著,
    (啊哈、總覺得高中好像會比較自由)
    也對寫小說這個一直以來的興趣蠢蠢欲動。

    希望考完基測的那段空閒或者以後能再試著繼續圓我的小說夢^_^~。

    我有打算把一些事情紀錄在《心跳》的筆記本上呢,
    嘿嘿!好當作我以後寫小說的題材嘛!
    不管是同學的還是親身經歷的都好,
    友情的愛情的也OK,
    往後都會變成難得的回憶吧。

    對了,我從明天就開始放大約一個禮拜的暑假啦!

    下星期一就要開始上輔導課,畢竟三年級了嘛。

    老師還難得的要我們趁這幾天好好的休息,但是下星期一就要收心了,
    說到這個我就想到九月的模擬考,
    同學說模擬考這三個字就是抱著哭(台語)的意思。

    啊啦……
    有點不知道能否適應以後的生活?
    大概每天都要循環著上課、考試、檢討考卷,上課、考試、檢討考卷……像這樣……吧。
    哈、是句點結尾呢。(有點悲哀)

    不知不覺說了這麼多,
    嘿嘿!請晴菜見諒XD。
  • 哈!馬上去把第四和第五篇更正過來了,我貼文老是忘記去選擇分類~ :p
    現在一直考試的生活雖然辛苦,但換個角度想,這就是你這短暫學生生涯的重點不是嗎?過了這幾年,就算你想沒事去考試,恐怕也辦不到囉!因為有其他事情取代為你的生活重心了!加油!^__^

    helenaw 於 2009/07/01 08: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