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吳拓明學我在籃球場中央坐下,一會兒,他伸伸腿,自言自語:

  「這樣滿酷的,從這裡看他們乖乖在升旗。」

  「你不用過去乖乖地升旗嗎?」

  「休息。」

  他從容大方地回答,好像剛剛的倒垃圾是什麼了不得的工作一樣。

  我們從小到大都很要好,一升上國中,便不同班了,他沒來由變得對什麼事都彆扭,刻意不和女生為伍,好像那是一件很沒志氣的事。儘管如此,他始終都知道我被人欺負這件事,偶爾會關心我的近況。

  「我去幫妳找個吹風機吹乾?」他的視線又回到狼狽的我身上。

  「曬曬太陽很快就乾了。」

  「知道是誰做的嗎?」

  「……」
  
  「妳就是一直這樣姑息養奸,人家才會踩在妳頭上。」

  他竟然會用「姑息養奸」這種成語!

  我面對有點不高興的吳拓明,自己也動氣起來:「只要可以省麻煩,姑息養奸我也願意,你這個好學生不會懂啦!」

  他八成以為只要懷抱著革命情操去對抗惡勢力,一切就會否極泰來,錯了!那只會害我惹上的麻煩變本加厲而已。

  以前講過好幾次都沒用,吳拓明懶得再跟我吵,他繼續面向操場。這時我們班的班長郭莉莉正好拿著點名簿要點名,她走到隊伍後方,熟練地點完名後又回到最前頭的位置。

  我知道她剛剛有看見我們,只是裝作沒看見。

  身旁的吳拓明望著她練過芭蕾舞的優雅背影,久久都不再出聲。她的頭髮長度挑戰著校規尺度,紮成馬尾後就不超過肩膀了,還可以繫起鑲有天藍色水鑽的髮夾,活脫是圖畫書中走出來的小公主。她和吳拓明同樣是校內品學兼優的名人,不同的是,郭莉莉的父親是有權有勢的縣議員。

  連身為女生的我也喜歡觀看郭莉莉,她本身就是一個賞心悅目的女孩子。不像我,我沒有錢買漂亮的髮飾,也沒有心思裝扮自己,只要能保持整潔就夠了。

  稍晚,吳拓明維持原來的姿勢,不很認真地建議:

  「如果把有人欺負妳的事告訴妳們班長,會有用嗎?」

  我瞥向他,他眼底端立著公主的倩影。

  「我不知道。」

  對於我模稜兩可的回答,吳拓明站起身,莫可奈何地撇撇嘴:「反正,有事找我也可以。」

  他也說得語焉不詳,就走開了。

  男孩子,年紀愈大,話就愈少,愈難懂,連聲音也漸漸變成怪里怪氣的腔調,不過有些事就算他不說,寧死都不說,我沒瞎眼,看得出來,他喜歡郭莉莉。

  那很正常,郭莉莉天生麗質,家世不錯,琴棋書畫都難不倒她,又討老師和同學的歡心,我想我們學校應該沒有男生會討厭她吧!

  等到衣服和頭髮都乾得差不多了,我回到教室,唯一的好朋友悅悅見到我終於出現,對我露出放心的笑容,可是馬上又轉為擔憂。悅悅為什麼一副大事不妙的樣子?

  我滿腹懷疑地走回自己位子,這才恍然大悟!我那張原本就刻滿許多辱罵字眼的桌面,今天新增了兩個用立可白寫出來的詞彙,非常醒目地浮在眾多刻痕上,「三八」、「花痴」。

  雖然那不是我遇過最難聽的字眼,但我搞不懂為什麼會沒來由加諸在我身上?

  不懷好意的竊笑聲又來了,我朝著前方尋去,早上潑我水的那三個女生見到我一臉無措的表情後更開心,那個頭髮最短的女生叫翁佳儀,她最敢動手,也最不怕別人知道,一和我四目交接,便翹高鼻子哼道:

  「有人今天不升旗,跑去找別班男生約會。」

  當他們發出曖昧的笑聲,我氣得想把桌子推倒,害我不能去升旗的是誰呀!

  「起立!」

  後方一聲令下,我才發現原來這節課的老師已經進來了,全班訓練有素地安靜下來,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但是我很清楚,包含翁佳儀在內的那三個女生只是聽命行事、樂於整人罷了,她們從頭到尾都沒注意籃球場上有人。

  「敬禮!」

  當全班不約而同朝講台鞠躬彎腰,只有我直挺挺地轉過頭,後兩排的郭莉莉正好抬起身,她圓亮的明眸對上我,看出我的憤怒和心知肚明,薄薄的嘴唇於是揚起心滿意足的弧度。

  『是我,那又怎麼樣呢?』她恬靜的神情彷彿那麼說。

  吳拓明再聰明,也有他不知道的事,郭莉莉不是公主,她是女王。

  「坐下!」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雨天
  • 好快就有新章節了=]
  • 翼TSUBASA
  • 我期待二十九歲的堅強在此刻發揮作用,成功為自己扳回!是我的話,就會看著郭莉莉對我笑,然後回予一劑更燦爛卻又陰險的笑容:)
  •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二十九歲的堅強也是一樣~

    helenaw 於 2009/07/10 17:20 回覆

  • 虛幻
  • 令人厭惡的女孩子
  • 娟娟
  • 那個郭莉莉還真討厭!
    真希望她受到教訓,不要一直欺負沈晴!
  • 楓葉
  • 我還以為國中時拓明已經喜歡沈晴很久了...
    真是讓人不喜歡...那個很女王的傢伙...
  • 小鯊魚
  • 沈晴真該去練練柔道或是空手道之類的,這樣就可以把郭莉莉那女的過肩摔啦!哈哈!郭莉莉,連名字都做作的可以耶!希望晴菜姐可以讓她多少受到一點教訓。最好是由吳拓明出面教訓她最好!哇哈哈!(我突然覺得我好邪惡!) q(0ˇ0)p
  • 藍赦
  • 晴菜姐的文章內出現了熟悉的設定了~
    很奇怪,通常欺負人的女生,都很好看、又很優秀、課業好,尤其那份優越感一模一樣:P
  • 咦?我之前有寫過欺負人的角色嗎?
    之前看過一個短篇漫畫,那個受家暴的女生說:「要任性,也是要有錢才辦得到」(因為她想離家出走或自食其力),我想除非本身有某些優越,才有本錢在某方面凌駕他人,是吧?

    helenaw 於 2009/07/10 17:25 回覆

  • 藍赦
  • 不是啦,是大部分的人在寫這種女角色時,使用的設定都差不多是這樣,才會說是熟悉的設定。

    說的沒錯,所以欺負別人的人看來家世背景等等都差不多,不過也有些就是聲音特別大而已啦!(像欺負海棠的那些混混~)
  • dreamfairy
  • 晴菜姊姊 7月17日晚上十點 華視 會播麥克傑克森的演唱會喔...((XDDD
  • 喔喔!謝謝你!我一定要錄下來!^o^

    helenaw 於 2009/07/13 10:35 回覆

  • shine
  • 如果想要寫信給晴菜
    可以寄到商周出版嗎?
    或...我該寄到哪呢?
  • 可以寄到商周喔!他們會轉交給我!好期待喔!^__^

    helenaw 於 2009/07/13 10:36 回覆

  • 望空˙ˇ˙
  • 這是我第一次流言> m < "紅豆"從第十篇以後變成很有趣的情形,我自己是個很愛天馬行空的小孩,常常也會想有很多故事情節,但也止於在腦中進行而已,很少動手寫下來,其實以前也曾經想過類似的劇情,但後來就不了了之了,所以很期待"紅豆"接下來的劇情,加油!晴菜姐~超想看後面的故事˙ˇ˙
  • 蔚翎
  • 晴菜姊不好意思~~
    我沒有惡意,單純只是想提出我的疑問:

    班長都已經喊「敬禮」了,
    為什麼下一句是:當全班"不約而同"朝講台鞠躬彎腰......
    不曉得晴菜姊明白我的問題嗎?

    還是說這樣的用法沒錯,是我的邏輯出了問題?


    by_很崇拜晴菜姊的蔚翎
  • 糟糕!我還真的不太懂你的問題呢!
    你的意思是,如果改成全班”一起”或”整齊”地朝講台鞠躬...
    這樣會比較順嗎?^^

    helenaw 於 2009/08/05 09:54 回覆

  • 少楓
  • 請容插嘴囉~

    第一次留言
    還得謝謝住12樓的蔚翎囉^^
    晴菜姊,蔚翎的意思是指既然班長已經下令「敬禮」了,那麼大家就並非"不約而同"的做了敬禮這動作,我想意思是這樣吧。

    對囉,我覺得晴菜姊寫的故事「每次」都很好看!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捧著書翻翻看看的感覺:)
  • 啊啊~大概了解了.
    我不想表達出大家真的很一致地做出敬禮的動作,至少別像軍人那麼整齊,或許是三三兩兩地一起敬禮...這樣,感覺比較像學生.
    我再想想看應該找什麼詞會比較適當一點~^__^

    helenaw 於 2009/08/06 10:07 回覆

  • 阿潘
  • 其實本來也不常看小說的我
    因為姊姊有天拿本晴菜的'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給我看
    而也因為這一看,就被吸引了!呵呵~~
    接著又看了許多晴蔡姊姊的作品
    每一本看完一次就會看第二次.第三次
    越看越好看
    所以晴菜的書像是掛了"超好看"的保證一樣
    期待新作品噢:))
  • 哈哈!誇得我好開心呀~(搔頭)
    我一定會加油的!^^

    helenaw 於 2011/05/25 10: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