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只要再忍耐兩個月就好。郭莉莉曾經在一次下課時間雀躍地說過,等她升高中,他們家就要搬去台北,當時引起同學們羨慕的迴響。只要郭莉莉不在,她的跟班們也不會有什麼作為,就算高中又和我同校、同班,至少我的日子不會比現在更悲慘。

  我把希望都寄放在畢業的那一天。

  放學後,我到龍伯伯的柑仔店,他問起我今天的數學考。

  「今天考得不錯吧?」

  「呃……普通啦!六十八分。」

  一聽見我及格邊緣的分數,龍伯伯十分不以為然地把眉毛挑得老高,他的眉毛又粗又黑,活像兩隻毛毛蟲。

  「昨天看妳很用功啊!一直在算數學。」

  龍伯伯的柑仔店是讓他打發時間用的,他讓我在放學後到店裡幫忙幾個鐘頭,然後每個月會給我一些工資,不多,作為我的零用錢剛剛好,有時省一點還能繳清班費和午餐費。

  龍伯伯通常都在聽電台廣播或是打盹,我就利用看店的時間複習功課,回家以後還能幫媽媽作一些手工去交貨。

  因此,我並不是沒有時間顧及功課,龍伯伯才會納悶為什麼我的成績始終拉不上來,而且還老神在在的模樣。

  「我記得妳小學功課很好呀!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對不對?」

  我跟著傻笑敷衍過去:「國中的功課比較難啦!」

  記得很久以前不小心考到班上第三名,結果公佈成績的隔天椅子就被拖到教室外面去,上頭還灑滿又黑又臭的墨水。從此以後,我就盡量不讓成績太過招搖,反正可以順利畢業就行了。

  「妳這孩子也真古怪,不和朋友玩,倒和我這老頭子一起看店。」

  「可以順便聽你講戰爭的故事啊!」

  龍伯伯是真的喜歡提起當年退守台灣的往事,除了他會講故事之外,柑仔店可以遇見形形色色的人,觀察他們是永遠也不嫌膩的,那也是我選擇待在這間小店的原因。

  有些人一看就知道他們屬於哪一類的,做錯事的時候是會誠心道歉,或是惱羞成怒等等。看多了,自然而然就懂得應對。

  龍伯伯穿著他的藍白拖走出櫃台,我就知道他要去散步了,他出門前還語重心長地囑咐:

  「小晴,妳要好好唸書,將來找個好工作,早點讓妳媽享清福。」

  我走進窄小的櫃台,拿出今天作業,對他不置可否地微笑。

  只要擺脫郭莉莉,我什麼都可以做得很好,我會考上最受歡迎的大學,進入不錯的公司,然後賺很多錢,先幫家裡買一輛機車,媽媽就不用每天騎半小時的腳踏車去工作了……不對,媽媽連工作都可以不用去,錢的事我來負責就行,輪到我來照顧媽媽了。

  好希望那一天趕快來到呀……

  我一面幻想著未來美好的光景,一面唸書,大約晚上六點,龍伯伯回來了。我幫他做過一本簡單的收支簿,今天賣出哪些東西都登記在上頭,儘管他推說不用,我還是堅持這麼做。

  龍伯伯作生意很隨性,常常搞不清楚哪些貨叫太多、哪些東西已經賣光了,我每個禮拜幫忙清點一次,再提醒他。龍伯伯嘴上老是嫌麻煩,不過他還是會很高興地稱讚我:

  「妳的腦筋很精明嘛!將來說不定會是成功的生意人喔!」

  快走到家門口,經過那片林地,發現有個人影蹲在樹下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的身形在嫣紅的暮色下映成一紙黑色剪影,曾幾何時已經成為深植在記憶裡的記號,一眼就能認出來的記號。

  「你在幹嘛?」

  他迅速抬頭,似乎有點被我嚇到,但還是裝作鎮定地拉扯那個鞦韆的繩子:

  「陳家的小孩剛剛一直站在上面跳來跳去,結果板子掉一邊。」

  原來有一邊的繩子脫落了,吳拓明正試著把它綁回坐板邊的洞口。

  我跟著蹲下,看他使勁地想把尼龍繩的結綁緊,可是繩子太粗,那個結總是會輕輕鬆開來。

  「換我。」

  我把他的手擠到一旁,用我的方法重新打結,試了幾次,最後終究力氣用盡,跌坐在地上。

  「不行了,手好痛。」

  「我看看。」

  他把我撐在地上的手抓去,和他的手並排在一起,比較上頭的紅腫程度,然後略帶輕蔑地:「男生都綁不動了,妳力氣這麼小,不要來礙手礙腳。」

  我倒吸一口氣,瞪著眼前那兩隻並排的手,登時覺得怎麼看就是不對勁。

  放、放開……放開啦!

  他雖然排斥男生和女生的接觸,有時又似乎會忘了這一點,不知不覺把我當成哥兒們。我也是可以把他當作哥兒們,可是女生畢竟比較早熟,該注意的很難不去注意。

  「沒成功的人憑什麼說別人礙手礙腳?」我佯裝不服氣地起身,趁機把手抽回來:「那,現在怎麼辦?」

  「我叫我爸來修理好了。」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睡飽的人
  • 這樣的霸凌還滿常見的,就連現在的生活周遭也會出現類似的狀況...
    我很納悶的是,像吳拓明這樣的人,應該是能看清郭莉莉本質的,結果竟然還喜歡上她!?我真是快昏倒了...@@
  • 哎呀!這不得不幫吳拓明說句話啦!他和郭莉莉不同班,一天照不到幾次面,或許連話都沒講過呢!當郭莉莉出現的時候,他看的是一位外表不錯、功課和品行都很好的女生喔!

    helenaw 於 2009/07/16 10:44 回覆

  • 藍赦
  • 怎麼覺得吳拓明似乎是個木訥的人?雖然態度有些冷淡,可是是個好人呢。
  • 水餃
  • 這種感覺有一點點類似。曾經因為功課比某一群女生好而被酸,不過也只是言語上而已啦^^
  • 晚照
  • 我的猜測

    郭莉莉 不會就是在沈晴二十九歲時,想討好身為企劃經理的那個"郭什麼的"吧!?

    (沈晴同事間的耳語)

    不知兩者有無關聯?
    = ='''
  • 空
  • 那個郭莉莉真的好過份><
    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人
    自以為是又有公主病的人啊(爆)




    晴菜姐,之前那首背景樂比較好聽呢!!
    可以寄給我嗎?
    我想當手機鈴聲:)


    上一首聽起來很有感受未來的感覺
    那種穿透力很棒呢!!!!



    希望晴菜姐能了結我這個小心願:)
  • 抱歉,我只有語法呢!你在痞客邦有開站的話,我可以把語法給你,這樣你的網站就可以播放囉!^__^

    helenaw 於 2009/07/17 14:50 回覆

  • 謝謝
  • 沒想到我在《卡農,桂花香》的留言,晴菜有回應!好感動!謝謝!

    基本上我覺得沈晴在國小時的情況跟我很像,成績太過招搖真的會招人討厭。真是段黑暗的日子。

    不過上了國中後,可以恣意發揮,哈哈~~夢想在向我招手呢。

    今天,很用功的看書了,好充實。

    午安~晴菜
    ﹝其實很想叫妳晴菜姊>//<〕
  • 想叫什麼就叫吧!^^

    helenaw 於 2009/07/17 14:51 回覆

  • 晨晨
  • 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在刻板印象中的有錢人總是會隨便糟蹋別人。
    直到真正的去了解之後才發現其實某部分的有錢人心裡也會有一些害怕的陰影呢。

    郭莉莉是不是也因為這樣才會這麼惡霸呢?

    Ps.晴菜姐姐,網誌的背景音樂好好聽,感覺很「紅豆」> <
  • 我只覺得很「宮崎駿」~ :P

    helenaw 於 2009/07/17 14:52 回覆

  • 翼TSUBASA
  • 嗯?怎麼好像是在回顧過去,不像二十九歲的未來裝在過去的身體裡
  • 我沒說沈晴的狀況是二十九歲裝在十五的身體喔!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麼樣,我都沒說喔!沒有沒有~(灑花)

    helenaw 於 2009/07/17 14: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