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那天傍晚,我們慢半拍才發現雨早就停了,不只停了,還聽見陣陣蟬鳴,那聲響是小小的驚喜,我和吳拓明不約而同聆聽許久,原本的尷尬在接近的夏天腳步中不知不覺地消失無蹤。

  回到家,我將破爛的紀念冊和吳拓明的鈕釦並排擺在書桌上,這一失一得的際遇叫我五味雜陳,不過,受到安慰的部份比較多,是比較多的。

  我向媽媽要了一條她已經好久沒戴的仿銀鍊子,把吳拓明的鈕釦串上去。那條銀鍊長,戴上後能藏在衣服裡,看不見它的墜飾。我照著鏡子,將領口拉開一些,那枚鈕釦剛好就在一個奇特的位置,是心臟呢!

  過幾天我和吳拓明在學校相遇,無巧不巧撞見對方那天穿的制服正是被扯掉鈕釦的那一件,吳拓明的縫上黑釦子代替,我的則是褐色釦子。

  起先我們都怔了一下,交換鈕釦的情景浮上腦海,原本淡忘掉的尷尬又死灰復燃了。我們視線不知該往哪放地僵持半晌,吳拓明先啟步和他的朋友走開。他離開我的視野之後,我才會心地嘴角輕揚,身旁的悅悅問起原因,我想我一時半刻是解釋不清楚,乾脆不講了。

  悅悅說我們有祕密,我有點困惑,那天的事也不是不能告訴別人,卻不想讓別人擁有。

  畢業典禮當天,校門口出現幾個花攤,喜氣洋洋,路過的時候我忍不住多看一眼。我希望有人送我花,又不希望有任何熟識的人來參加畢業典禮,我在學業上沒什麼優異表現,隨時還有可能被冷嘲熱諷,能夠順利領到畢業證書就是萬幸了。

  那天是個離別的日子,看著周圍感傷的同學們,我未能察覺到我所別離的,並不是這些人。

  典禮很順利,結束以後便是學生和家長的時間,校園到處可以見到學生們拉著親朋好友合照,這時候我變得有些孤單,因為悅悅也忙著帶她的爸媽去參觀教室,雖然她好心邀請我一起來,還是被我婉拒。我不喜歡她媽媽問起「妳爸媽沒來啊」的神情,好像在防範什麼,同時又有幾分看熱鬧的意味。

  「小晴,等一下我們一起回家,去吃冰慶祝!要等我喔!」

  我朝快樂的悅悅揮揮手,目送他們一家離開以後,打算去圖書館看書,才轉身,便撞見一個藏在校門口外的身影,他有一半的身體都藏在圍牆外,不仔細看是不會發現他的。

  爸爸怎麼來了?

  我非常意外!他似乎為了到畢業典禮的會場而特別穿上比較正式的襯衫,臉和手並沒有髒兮兮的油污。見到我,他露出慣有的歉然神情:

  「我來晚了,本來想看看妳的畢業典禮,可是工作走不開,小晴,恭喜妳畢業啊!」

  我不曉得該回應什麼,不是早就要他不用來了嗎?又不是什麼值得趕來參加的大事。

  爸爸還想開口,我倒眼尖地瞄到郭莉莉和她的跟班正朝這邊走來,她們忙著拍照,一時還沒注意到我們父女。不妙!要是被她們知道我爸也在,以她們尖酸的嘴,不知道會說出什麼刻薄的話呢!

  我不希望當她奚落我們一家的時候,爸爸在場,那不僅會令他難堪,也會讓我覺得很丟臉。

  我開始情急推著他:「典禮已經結束了,沒有什麼好看的,你先回家啦!」

  「小晴……」

  爸爸還不想就這麼離開,眼看郭莉莉她們步步逼近,我於是更使勁地推他:

  「我不是跟你說不用來嗎?你快回去,快回去啦!」

  突然,我有奇妙的感覺!某種聲音或是意識,分不清是從我的心底或是從遙遠的時空傳過來,在阻止我。似乎我再這麼下去,將來一定會發生令自己後悔的事。

  這預知感強烈得宛如我曾經歷過,在某段似曾相識的時間。

  但,我沒聽從那莫名奇妙的直覺。在我的努力之下,爸爸終於放棄抵抗,被我推出校門。我那微慍的表情座落在他失望的眼底,他今天的體面打扮彷彿一下子就蒙上一層灰,失去光亮。

  而我只是為難地沉默著。我的反應笨拙,這我也清楚,不懂得溫柔和體恤,不會面對一個才出現幾個月的爸爸。

  爸爸他,抬頭環顧熱鬧的校園好一陣子,用一種我沒見過的平和眼神凝視我的學校,他說:

  「我以前也唸過這裡,只是沒有畢業,因為貪玩,中途就退學了。現在妳可以從這裡畢業,我很高興,好像當年的遺憾有妳來完成一樣。」

  於是我明瞭了,那原來是欣慰的眼神。爸爸轉而看我,和藹微笑:

  「聽龍伯伯說妳很聰明,搞不好將來還能唸大學呢!這樣一來我們家也會有大學生了!」

  我不習慣被他誇獎,想要心虛地別開眼,卻怎麼也移不開,爸爸雖是笑著,卻牽動一股深沉的悲哀。

  「千萬別跟我一樣,走錯一步,想要重新再來……就很難,真的很難了。」

  他的話叫我難過,也管不著郭莉莉她們是不是會發現我們了,心裡正想問他要不要進來參觀一下,爸爸先一步轉身退開,他半舉起手,向我道別:

  「爸爸先走了,妳忙吧!」

  「……爸……」

  我的聲音哽塞在咽喉,不曉得他有沒有聽見,他頷頷首,以卑微的姿態急著離開。

  我站在原地,爸爸的背影很快就會沒入下一個街角,而我還捨不得放開那道身影。我已經不在意爸爸到底是不是小偷了,就算村子的人再怎麼竊竊私語,今天的我已經不在乎了。因為我是很高興的,今天有人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對我說恭喜,面對悅悅一家人的孤清,消散許多。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在記憶中流轉的楓葉
  • 我是第一名

    我是第一個留言的吧:)
    這一篇前面讓人覺得很可愛,後面卻讓人有些感傷
    可愛是在小晴和吳拓明的互動,我覺得我可以想像那樣的畫面
    感傷則是,之後沈晴的爸爸就會離開了她的世界了吧!感受得到文章尾端的寂寞...
    還蠻希望紅豆的故事是個圓滿結局...
    不曉得晴菜姊姊心裡的想法會不會與我的期待相符呢︿ ︿

    加油喔!這篇依然很棒,我很喜歡,也讓我更加期待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了
  • 涵
  • 開心阿

    好開心喔!終於等到了
    可是覺得這一篇好短喔
    一下子就結束了
    期待下一篇ㄚ
  • 愷愷
  • 好開心好開心終於看到下一篇了!!!
    每次看到晴菜的文章都會有種興奮期待的心情
  • hsiehpeiling
  • 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有點想哭的感覺……
  • 藍赦
  • 沈晴她……時常在不知不覺中,傷害自己的爸爸呢。
  • 橘子
  • 都鼻酸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