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過去,天氣逐漸回暖,高一下學期又遇到了運動會。

  就在顏立堯剛好請假的這天,體育股長要我們選出各項競賽的選手。

  黑板寫的那項「兩千公尺接力賽」我無聊地看著看著,忽然靈光一閃!

  「我要提名。」我用力舉手:「顏立堯。」

  我強調顏立堯在賽跑上很厲害,班上有些在國中就認識他的人也紛紛附和,於是體育股長拿起粉筆就要寫上他的名字,誰知坐在最後一排的程硯也舉起手,冷冷地反對:

  「起碼要問過本人同不同意吧!」

  我跟程硯不熟,對於他難得表示意見感到非常意外,而且他那句聽起來像是在捍衛朋友權益的發言,叫我汗顏。

  我不是故意趁顏立堯不在場才把他拱出去,而是想到國三那年他和冠軍失之交臂,所以想讓他有機會彌補遺憾,他應該會躍躍欲試才對。

  然而,無意間觸及到程硯他那雙彷彿在責備我的淡漠眼神,不禁迷惘了。

  直到下課,我還邊收拾書包,邊反問自己到底做得對不對,沒注意到湘榆滑著輕快的舞步轉到我身邊,冷不妨彎腰在我耳畔低語:

  「小姐,妳有喜歡的人喔?」

  我嚇得後退,書包整個掉在地上,只能呆呆地和賊兮兮的湘榆面對面。

  「什、什麼啦!」

  我笑一下,撿起書包便迅速往教室外頭走,湘榆快步跟上,我們兩個一前一後在放學的人潮中穿梭著。

  「還不承認?提到他的名字的時候,臉都紅了。」

  「誰的名字?」

  「顏、立、堯啊!」湘榆故意把音調拖得長長的,然後戳戳我臉頰:「妳看妳看,又紅了啦!」

  「沒有。」

  「有!」

  「才沒有!」

  「唉唷!妳自己看!」

  她使勁把我拖到廁所外的鏡子前,不是太乾淨的鏡面誠實映照出我那慌張失措的表情,還有怎麼也弄不掉的緋紅。

  該不會……我在顏立堯面前也是這一副沒出息的模樣吧?

  「嘿嘿!不只這樣喔!每次一提到他,妳都好像特別開心,我沒說錯吧?」

  當湘榆開始戲謔地嘲笑我,我已經窘迫得無地自容,一把摀住她使壞的嘴。

  「拜託妳不要再說了!」

  湘榆惡作劇般的笑聲還是從我的掌心下傳出來。之後,我只好一五一十地招供,包括國三運動會的那場際遇。

  湘榆才驚覺到原來我的暗戀打從那麼早就開始:「妳也真沉得住氣耶!這一年多來都沒有行動,妳是打算等到他將來結婚生子再告白嗎?」

  「告白?」

  我脫口而出,又連忙按住嘴巴,跟上湘榆走出校門口的腳步:

  「我才不要告白,絕對不要。」

  「妳不告白,那妳喜歡他幹嘛?」

  我蹙起眉頭瞧瞧強勢的好友,她這問題真怪,好像我是為了告白才喜歡上他的。湘榆也很厲害,她看出我的困惑,主動附加說明:

  「我是說,難道妳要一直暗戀下去嗎?都不想讓他知道妳喜歡他?這種『喜歡』到底有什麼意義?」

  她愈說愈激動,倒像在生氣,只是我不懂她是在氣誰。不過,湘榆的意思我明白,我也很想放棄這份心情,幾乎每天都這麼想。暗戀是一種慢性自殘,多半是對心臟的折磨,而對方依舊不痛不癢。

  望著前方結伴成群的學生,納悶這些人當中有幾個也有相同的煩惱。一定不少吧!只是大家都放在心底,然後裝作安好無恙。

  不能前進、也無法後退的狀態徘徊在愛與不愛之間,每天都不會是新的一天,因為一直被困在不停猜測而又無能為力的迴圈裡。

  「我想,或許等他交了下一個女朋友,我就……好痛!」

  我的後腦勺毫無預警地被敲一記,有陣風從身旁掠過,我的手正忙著撥開亂掉的髮絲,而原本今天應該見不到的顏立堯莽撞地闖進我的視線!

  「嗨!放學啦?」

  身穿便服的他騎著腳踏車飛快經過,只回頭留下不到一秒鐘的燦爛笑靨和那句廢話。

  穿著連帽T恤和鬆垮五分褲的他,十足的鄰家男孩味道,男生一卸下制服居然有這麼大的差異!總覺得……

  「搞什麼啊?那麼粗魯。他今天八成是翹課吧!」

  湘榆罵到一半,發現旁邊的我還木訥地站在原地,就用手肘推推我:

  「欸!回神囉!」

  「湘榆!」我抓住她雙手,叫著,跳著,笑著:「碰到了,碰到了啦!」

  是不是錯覺呢?被他碰到的後腦勺微微發燙,燙著我的臉、我那受盡折磨的心臟。

  「好啦好啦!快飛上天了對吧?」湘榆跟著我傻笑起來。

  總覺得……這輩子是不可能放棄這份「喜歡」的心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