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為了陪伴湘榆,在她家留得特別晚,確認她沒事之後,我才搭車返回學校。不料半路,火車卻在沒有任何月台的地方停下來,停了約莫五分鐘,廣播說前方有事故,所以要在這邊暫停半小時。周遭乘客紛紛猜測是不是有人跳軌之類的,我才不管呢!看看手錶,已經快十一點了耶!我會不會趕不上十二點門禁哪?

  下場果然很慘,當我努力衝回宿舍,大門卻在三分鐘前關閉了。

  我絕望地面對無情的大門,周圍還有兩三個同樣沒能趕上的女生,不過她們開始拿出手機聯絡,有的向外宿的朋友求助,有的則把男朋友叫來。只有我,孤立無援地環顧四周,既沒有男朋友,也沒有外宿朋友的電話……

  只要打電話向其他同學問也問得到,不過最後還是沒那麼做。我走到附近一間麥當勞,拿出一本在火車上打發時間的小說,打算在那裡度過一晚。

  即使到了深夜,外面還是不減耶誕節熱鬧的氣息,路上人車很多,大概是剛從哪場舞會散場出來的吧!似乎每年的耶誕節氣溫都會下降,然而即使是寒冷的低溫,這個特別的節日還是給人溫暖的感覺。我拄著下巴,出神看著作出雪花效果的落地窗,置身在這麼適合和情人相聚的美好日子,會有一絲絲疼楚。

  顏立堯也是一個人過耶誕節嗎?或是身邊已經有人了?

  我常常憶起耶誕節時我們交換禮物的情景,還有挨著頭一起觀望溫馨櫥窗的畫面,今天格外想念他……

  這份思念如此強烈,總覺得這一刻這一秒如果不能見到他,一定就會這麼死去。我想你,是這麼的想念你……你會在哪裡過節呢?

  包包中的手機鈴聲響起,我如夢初醒,觸見來電顯示是程硯,些許意外。

  「喂,我是程硯。」

  他還是一樣禮貌,儘管聲音聽上去有點不穩定:

  「妳在宿舍嗎?」

  「呃……」

  我本來想騙說「是」,但在程硯面前就是怎麼也無法說謊:

  「沒有,我在麥當勞。」

  他又問清楚是哪間麥當勞,便說:「妳等我一下,我馬上過去。」

  不多久,程硯果真很快就來了,他說是湘榆打電話給他,要他幫忙看看我有沒有準時趕回宿舍。

  這湘榆……自己明明剛失戀,居然還想到要關心我,害我感動得亂七八糟,可是,為什麼她偏偏要找程硯嘛?

  我最不想麻煩的人就是他,只是,為什麼呢?見到他出現在落地窗那一頭的身影,內心深處有某種類似火種的暖意,慢慢循環擴大。

  「妳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為什麼不找妳外宿的同學?都多大的人了還不懂得照顧自己。」

  程硯一到,劈頭對我又兇又嚴肅地訓話,除此之外,他還很生氣。老實說,我真的嚇一跳,程硯雖然並不平易近人,倒也沒見他動怒過,他沒有大聲吼我,不過單是看他眉頭緊蹙、聽他毫不留情的責備,我就明白他現在非常的氣我。

  「我想,她們也許還在約會,不想打擾她們,而且……」

  我知道他罵得很對,同時也被罵得想哭:

  「今天不想被問……有沒有跟誰一起過耶誕節……」

  程硯聽完我的話,默不作聲,我們兩個就這樣在店內僵持一會兒,他才語帶歉意:

  「我跟我們班女生不熟,沒有她們電話,可能沒辦法幫妳找到過夜的地方。」

  「不用麻煩啦!我本來就想在麥當勞過一晚的。」

  「……好吧!」

  咦?好什麼?他二話不說就去拿架上雜誌,朝我放東西的座位方向走去,然後在隔壁位置坐下。我原本想告訴他不用陪我,但直覺那鐵定又會討罵,於是乖乖到他身邊坐好。

  接下來超級不自在,他沒有跟我交談的打算,兀自看起雜誌,好像可以就這麼持續一整晚,我相信他可以,他是個相當能夠處之泰然的人;我就不行,不到五分鐘便認為自己應該說點什麼才對。

  「那個……如果你想回宿舍休息,我、我是無所謂……」

  我是想說,男宿沒有門禁,如果他想帶我到男宿去,我沒意見,聽說很多女生也這麼做過,大家早就見怪不怪了,程硯也不用陪我在外面餐風露宿。只是這種話由女生自己提,很、很不好意思呀!

  他瞟了我一眼,又繼續看雜誌上介紹的最新車款:「女生到那種地方不好。」

  嗚哇!好丟臉喔─!

  我紅著臉不敢抬頭,倒也慶幸他拒絕那個提議,說真的,要去整屋子都是男生的地方,總是怕怕的。

  大概是察覺到自己不夠體恤,程硯語氣變得柔和,向我解釋他不贊成的理由:

  「除了妳的安全考量之外,進出那種地方總是對女孩子的形象不好。有跟男生生活過就知道,他們私底下對女生的評論很難聽。」

  「嗯!」

  原來程硯考慮得這麼多啊!對他真抱歉,明明是平安夜,卻害他跟我一起淪落速食店。

  「你有沒有去參加舞會?」我聊天式地探問。

  「沒。」

  依稀,他俊逸的嘴角閃過一抹無奈的笑:

  「我不受女生歡迎。」

  這點我有耳聞,程硯確實擁有不錯的外表和優秀條件,不愛搭理人的個性卻老讓女孩子怯步。真可惜,只要好好相處過,就會曉得程硯其實相當體貼。

  「是她們不了解你,我就會喔!會跟你一起參加舞會。」

  一秒後我才想到這時間舞會都結束了啊!說起來高中時代的土風舞也沒能和他共舞一次,我們在跳舞這件事上真的那麼沒緣份嗎?

  程硯愣一愣,又不看我了,可是他也沒在看桌上雜誌。再過半晌,他才吭聲:

  「去也沒用,我不會跳舞。」

  「呵呵!並不一定要會跳舞才去跳舞呀!兩個人一起踏步、轉圈圈,就是跳舞囉!」

  「那個不叫跳舞,就只是踏步、轉圈圈。」

  「……只要覺得是跳舞,就是跳舞囉!」

  「明明就不是跳舞,要怎麼覺得是跳舞?」

  我開始無言,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原本很單純在聊跳舞的事,會演變成有點火氣的對槓呢?冷靜,要冷靜,蘇明儀,繼續跟他認真就輸了。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機會一起跳舞的話,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聽我信口下了這個結論,程硯沒來由笑一下,微小的喉音,還是被我聽見。

  「你笑什麼?」

  「『有一天』其實是不好的名詞,『有一天』通常是被寄予希望卻永遠不會來到的日子。」

  他感傷的說法使我想起顏立堯也那麼悲觀地形容過星星,他說星星代表永遠也沒辦法實現的願望。為什麼不同的兩個人會有這麼相近的想法?純粹是好朋友的緣故嗎?或是,他也想起高中時代好幾次的錯過呢?

  見我惆悵地安靜著,他淡淡反問:「沒人邀妳去舞會嗎?」

  「咦?」

  我支支吾吾。那個耳洞男生的確問過我,要不要一起去舞會,當時他問得好誠懇、好叫人動心。

  「蘇明儀,就算妳和別人在一起,也沒有人會責怪妳。」程硯看穿我拒絕耳洞男生的原因。

  我怔怔然望著他,沒來由心痛。

  「……你為什麼說這種話?是不是連你都認為我再等下去也是沒用的?」

  他一陣猶豫之後才回答:「我的意思是,妳可以做任何對妳最好的事,即使那件事非得要妳和阿堯做切割,也不要緊的。」

  我吸吸鼻子,他話裡的寬容並沒有為我帶來任何救贖,反而更加不捨。

  「當初,是我答應他不過問任何事,他為什麼要分手、要搬去哪裡……這些都不問。我最近在想,我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能耐了,明明現在想知道他的下落想瘋了,那時為什麼不乾脆抓著他問清楚呢?」

  「就算答案不是妳想聽的,妳還是想問清楚嗎?」

  我抬頭,逡尋程硯略顯煩憂的神情,這回他沒避開我的注視,反而更加投入,他不像在詢問我,而是提出一項頗為困擾他的疑惑:

  「比起不幸的真相,善意的謊言不是更好?人為什麼非要渴求真相不可?」

  「誰都不想被騙呀!不是嗎?」

  「有時,謊言像一道門,真相就在另一邊,我們卻不知道那邊有什麼等著自己,硬要把門打開的結果,如果是不幸的開始呢?」

  他真誠地問,那份真誠為什麼如此令人忐忑不安?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我再也忍不住了。程硯卻斂起他方才探究的精神,回到那本雜誌:

  「如果是阿堯的下落,我不知道,這已經告訴過妳了。」

  我繃緊的神經猶如被海水沖垮的沙堡,霍然崩塌。

  「對不起,我知道你告訴過我,只是……」

  不是不信任程硯,我只是太想抓住一線希望。我抱歉對他笑一笑:

  「你能不能說一些顏立堯的事?」

  「什麼事?」

  「嗯……比如他從小到大發生過的糗事呀,他喜歡和討厭的事物啦,我想知道你所認識的顏立堯。」

  我要他講的事需要說很多的話,照理說那根本不符合程硯的個性,不過今晚他破例講了好多。

  他不停歇地說,我專心聽著,凌晨的孤清就在對顏立堯的回憶中靜悄悄化散了。程硯說到那些誇張趣事時,我還咯咯笑了起來,眼角卻擠出一點淚水,總之,我又哭又笑地聽程硯說,覺得自己真的有毛病。不過呢,一直以來總是牢牢想抓住什麼的心情一點一點地鬆開,有關顏立堯的大量回憶不斷湧進來,原本是負荷不了的,但這個晚上,思念有了宣洩的出口。

  不再緊抓不放,就看得見坦然的出口。

  「耶誕快樂。」

  熄燈的街道某處,傳來隱約的耶誕歌曲,程硯忽然用他蕭索的嗓音那麼對我說。

  我望進他溫柔的眼眸,薄薄的嘴角淺淺揚著笑。我微微回笑:「耶誕快樂。」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一直想问晴菜姐,为什么不每天上载呢?真想一次过看完!
  • 因為那不符合我懶惰的本性......
    唉唷!我每天的正事是上班工作耶!>__<

    helenaw 於 2010/12/22 10:41 回覆

  • Sara
  • 聖誕節也快到了呢~好有氣氛 ^ ^
    25號再來說聖誕快樂 哈
    程硯真是體貼 還是來陪她了
  • 你不說我倒沒注意,這時間點真巧!^__^

    helenaw 於 2010/12/22 10:42 回覆

  • 愛看書的小孩不會變壞
  • 我也想看多一點!!
    而且...這本書一出版,我一定去買回家收藏~~
  • 這本書早在10月就出版囉!^^

    helenaw 於 2010/12/22 10:43 回覆

  • korieagnes
  • 「有時,謊言像一道門,真相就在另一邊,我們卻不知道有什麼等著自己,硬要把門打開的結果,如果是不幸的開始呢?」

    很喜歡這句
    感覺就像兩者無法取捨
    真相啊
    不幸啊

    蠻喜歡他們的互動呢:目
  • 這裡就是要問問大家關於善意的謊言的存在性了~^^

    helenaw 於 2010/12/24 11: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