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大學剛開學,到處可見大一新生在校園流動,有的拖著行李,有的拿著地圖找路,陪同的家長也不少,三五成群,熙熙攘攘的笑語到了集合時間才沉澱下來。上午十點鐘,大部份大一新生都在禮堂聽學校師長致詞,雖是乏味冗長的場合,畢竟剛踏進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涯,悸動的心裡還是有藏不住的期待在雀躍著。

  他們真的告別高中那個年代了呢!原本應該是空蕩蕩的禮堂換成了可以舉辦各種表演會的音樂廳;清涼的冷氣取代了在天花板轉個不停的風扇;坐著的是足以讓人昏昏欲睡的柔軟椅子。

  明明是新生活的開始,卻有一絲人事已非的感慨。為此,他暫時自台上抽離,看看四周學生,不意,程硯發現右手邊隔了好幾排的座位有張熟悉面孔,比他更不專心於上面師長說了什麼,一直探身張望。

  原來蘇明儀也有來啊!她很拼命地考上顏立堯或許會就讀的大學,跌破高中老師和同學的眼鏡,不為別的,只為了尋找一畢業就不知去向的男朋友。

  她極力想捉住什麼殷殷視線穿梭在每一張陌生的臉孔,偶爾引起附近學生的注意,也會跟她一起環顧四周,沒瞧見特別的,只當她是怪女孩,又把注意力轉回台上去了。

  「確定她不會做傻事,她有時候很固執的,沒人阻止她,她會一頭熱地衝下去……」

  當時顏立堯所說的「傻事」,大概就是指這個吧!程硯看看台上走下一個人,又換了另一個人上去,沒完沒了似,就像她不找到顏立堯不會罷休,一想到這裡,程硯困擾地吐氣。

  「蘇明儀。」

  聽見自己名字,她轉頭,大大的眼睛在新環境還保持舊有的明亮與坦誠,特別是知道來者是他的那一刻,還閃過欣喜的光采。

  通識課的日文,他們都有選修,一個禮拜會在課堂見上兩次面。班上這位聰明又寡言、還挺好看的男生主動來找明儀,圍在明儀身邊的女同學同時閉上嘴,興味打量他們接下來要談什麼事。或許是察覺到朋友過頭的默契,明儀起身,示意到教室後方說話。

  「這個給妳。」

  程硯遞出一疊用訂書針訂好的資料,密密麻麻的國字和表格,明儀納悶地收下。

  「這是大一新生的名單,我從學校官網列印下來的。」

  觸見她迅速抬起的雙眼,他接著直接道明:

  「沒有顏立堯的名字。」

  過了兩秒鐘,明儀才從錯愕中勉強發出一點聲音:「這樣啊……」

  「雖然我已經對過了,不過,也許妳會想再確認一遍。」

  她抓皺那份資料,由於被看出的心情而微微臉紅,又因為希望毫無預警落空,不知如何是好地牽動嘴角,又緊緊抿住。

  把她弄得這麼尷尬,他是不是做了多餘的事呢?程硯開始後悔給她那份資料,只是,見到她像隻無頭蒼蠅一樣在學校每個班級亂飛亂撞,總想做點什麼來阻止她。

  「謝謝你啊!」

  明儀最後還是對他笑一笑,笑得跟從前一樣傻氣:

  「幫我……幫我找資料,省下不少時間。」

  和高中時期比起來,她有哪裡不太一樣了,真奇怪,明明才是相隔一兩個月的事而已。高三下學期後明儀就不再剪頭髮,原本的短髮愈留愈長,她用一個小小的、別緻的蝴蝶髮夾梳起公主頭,又因為不習慣夾髮夾的緣故,右手總是有意無意觸摸那隻蝴蝶,確定它還在。到現在,女人味已經一點一點壓過青澀氣息,她穿著從前不常見到的便服,以後大概也不會再有穿上學生制服的機會,蛻變,正在不容易察覺的瑣事中悄悄進行著。

  「對了,等我一下。」

  明儀回到座位,拿了一本小冊子過來:

  「湘榆做了通訊錄給大家,這是你的。」

  湘榆是明儀高中時代的死黨,明儀和顏立堯交往以後,他們四個人經常聚在一起念書、喝茶。程硯打開通訊錄,裡面全是高中同學們的資料,念哪間大學、在大學的聯絡地址、電話、e-mail,不意,某一頁的資料讓他稍稍停下翻閱動作。

  顏立堯那一欄是空白的,如同他的人就此蒸發了一樣。

  「怎麼了嗎?」他在那一頁逗留得特別久,明儀奇怪探問。

  「沒有,秦湘榆對這種事總是很有幹勁。」

  「對呀!我收到她寄來的通訊錄時也嚇一跳,明明不久前還在作調查的,結果馬上就做好了。」

  一提起熟稔的好朋友,她一下子變得開朗,滔滔說起湘榆的行動力。

  她看起來很好。一個禮拜兩次在日文課的見面,她總是笑著的。

  他忽然想知道,當她也翻到空白的那一頁,又會是怎樣的表情?

  日文課一下課,學生們帶著屬於自己的東西離開方才還聚在一起的教室,各自前往各自的科系班級,散了去。

  明儀夾在人群中,朝反方向回頭望望,遇上程硯尚未離開的目光,露出遺憾微笑,這個小動作被身旁的同伴發現,立刻受到朋友曖昧的關注。

  下堂課的學生漸漸混入散去的人潮,他隔著愈拉愈遠的距離望著她們推鬧,用大學生的方式笑著,最後消失在格外寬大的方柱那一頭。新的朋友、新的髮型,十九歲的蘇明儀,顏立堯,你真的不想看一看嗎?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藍藍的
  • 晴菜姊真的好厲害~
    這篇好有程硯的感覺呢
  • 愷愷
  • 顏立堯一定很想看!!!!!!!!!
    忍不住又感傷起來了:(
  • a102322
  • 我比較好奇晴菜姐姐之後還會讓程硯和明儀的大學生活帶來些什麼樣的色彩~很好奇六年的時間要怎麼在文裡行間中適當的安插:D

    程硯啊~~~~~~我好好奇他的家庭背景喔~~~~~~個性這麼沉穩又能忍耐XDD
  • 訪客
  • 我剛升大一時還是十八歲呢! (因為我是五月出生的,大一接近尾聲時才滿十九) 好懷念啊!(遠目)
    不知道明儀是幾月出生,這麼快就十九了@@?
  • 我的設定是,顏立堯離開前,是有見過十八歲的明儀,因此總不能在大學篇還問說他想不想看一看十八歲的明儀吧!直接跳去說十九歲,他肯定沒見過!
    另外,十九比十八好聽嘛~^^"

    helenaw 於 2011/06/20 10:51 回覆

  • 平常心
  • 有時候,真的會無法理解
    就這樣默默分離

    究竟是自私? 還是出於關心?

    而且,顏立堯只留下名字告訴大家他活躍過...
  • 企鵝
  • 看到最後那一句,心揪了一下><

    很喜歡程硯的故事,晴菜姐姐要加油喔!
  • 悄悄話
  • 米藍
  • 最後一句,害我毛又豎起來了=口=

    晴菜謝謝你,我看到有一天(2)
    每天每天我是如此期待著^^
    莫名喜歡著顏立堯的空白,好有味道
    好愛明儀,立堯,程硯
    最愛晴菜!!
  • 看吧看吧?有沒有?我就說這裡的讀者都超級善良好心!XD

    helenaw 於 2011/06/20 10:54 回覆

  • Beverly
  • 一定..是想看的
    程硯也很辛苦呢
  • 小天
  • 好好看 >__<
    這篇看下來,感覺程硯是個體貼又不忍心的人耶!
  • a person
  • 我覺得用「有一天」比「Someday」更令我有感觸呢......
    好期待後續啊!
  • 灩璃
  • 傻氣的,不只是明儀,程硯也是啊.......

    因為不忍心看明儀無頭蒼蠅般的尋找,就替他把新生名單給印出來,裝訂好,再交給她,要說這時候的程硯,其實更給人一種想疼惜的感覺。

    「新的朋友、新的髮型,十九歲的蘇明儀,顏立堯,你真的不想看一看嗎?」
    覺得這句話很酸又很澀......
    顏立堯想牽著明儀的手上大學,可是他有他的顧忌;
    程硯知道顏立堯的顧忌,也知道無法改變他的心意,卻又還是忍不住想再問一次,「你,真的不想看嗎?」
    兩種不同卻相同的無奈.......
  • 分析得真好!有時讀者真的會看出內容中嶄新的觀點呢!

    helenaw 於 2011/06/20 10:57 回覆

  • 米藍
  • 讚同11樓的說法
    有一天畢竟還是說中文才有當初那個意義的fu
  • yu
  • 好好看哦 沒有想到晴菜姐會用程硯的的立場寫故事呢~
    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
    請加油喔^_______^
  • 翼*
  • 搭配著背景音樂
    感覺很感傷,又想起之前故事裡所有人事物
  • 訪客
  • 光是只看著晴菜的文字,不論是什麼...像是那句"顏立堯,你真的不想看看嗎?"
    就讓心裡翻湧著好大好大的波濤.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