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檢查的結果,許明杰的是外傷,只要傷口癒合就好。明儀的情況就比較麻煩,她的腳踝骨裂開了零點二公分,前兩個禮拜必須上石膏固定,復原至少要一個月。

  「一個月?可是我三個禮拜後就要比賽了,怎麼辦?」

  這惡耗讓明儀立刻向醫生發難,醫生卻無關痛癢地露出職業笑容:「那就沒辦法了,放棄吧!」

  「放棄」那兩個字一滑入聽覺,猶如巨大落石撞了進來,激蕩出的反感出乎意料的大。她覺得憤怒和無力,卻一句話也無法反駁。

  「臨時有事,就不回去了,嗯!下禮拜……可能也沒辦法回去,總之,我這邊忙完就會打電話回家跟你說,好。」

  和老家的哥哥通完電話,她心虛對著從許明杰那裡借來的手機失神。許明杰的傷口包紮完畢了,一跛一跛近前來說:

  「我們回去吧!先送妳回女宿。」

  「你還能騎車嗎?要不要叫計程車……」

  「我請室友來載我們了。」

  他莫可奈何地苦笑:

  「本來想自己載妳回去,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放鬆下來,才覺得傷口真的好痛,他媽的痛!」

  明儀為他貼切的形容噗嗤一笑,稍後又察覺不對!許明杰剛剛說叫室友來了,他的室友不就是……

  這個念頭剛閃過腦海,急診室的自動門打開了,程硯和阿宅一前一後地進來。

  阿宅看起來像是不習慣外出,惶惶恐恐,不停環顧四周,一有人走近他就閃到旁邊去,他其實不矮,只是老駝著背,和程硯走在一起便差了一截。程硯則是那個始終如一的程硯,冷靜從容,明儀看著程硯,他卻沒看她,只是簡單向許明杰詢問現在的情況。

  說完以後,許明杰走過來說:

  「蘇明儀,程硯會載妳回宿舍,阿宅就載我回去。明天我再打電話給妳。」

  可不可以讓那個宅什麼的載我呀?明儀在心裡哀求。雖然和那個閉澀男生不相識,他也一副神經兮兮的模樣,但不管怎麼說,肯定都比和現在的程硯獨處要來得輕鬆。

  有一道直覺,她說不上來。關於這次意外,程硯會生氣,她會挨罵……這是什麼爛直覺?

  「我背妳。」

  程硯走到床前,背向明儀,明儀伸出手勾住他肩膀,因為陌生的溫度又失手放開。

  他回頭看她坐回床舖,一板一眼交代:「手要抓好,再摔下去就不是骨頭裂開這種小傷了。」

  「是。」

  不知不覺,她對他的態度嚴謹了起來。

  從急診室到停車場不過一百多公尺的距離,程硯卻走了好久。他慢慢走,儘量不去晃動到背上的明儀。他什麼話也不說,她卻懂的。

  程硯的肩膀和背部有硬梆梆的觸感,雙手扶在上面的時候還能感覺到男性肌肉的活動,明儀凝視自己的手安放在他肩膀的模樣,不曉得為什麼,他的沉默竟讓她莫名心安,比起稍早在急診室一連串的急躁,他一出現,似乎那些紛紛擾擾都自然平靜了。

  「腳,很痛嗎?」

  他驀然出聲,既低沉又厚實的聲音,卻出奇溫柔。她一聽,稍早前在許明杰面前努力築起的堅強一下子都潰了堤。

  「……嗯。」

  她低下頭,藏起眼角不爭氣所湧現的熱意。

  兩個人一路沒交談,回到女生宿舍。明儀留在機車後座,看程硯打電話給小茹,不多久就見到小茹拿著向宿舍借來的柺杖跑出來。

  「天哪!明儀!妳裹石膏耶!這麼嚴重呀?」

  小茹嬌聲的驚叫有些做作,引來一旁同樣流連在女宿外的男女注意,不過她才不管,繼續誇張地向明儀問東問西。程硯將明儀扶下車,交給她,仔細交代醫生囑咐的注意事項,哪些食物不能碰、最好別做什麼活動、藥包怎麼吃等等,最後才說:

  「不好意思,接下來就麻煩妳了。」

  小茹怔一怔,瞥瞥程硯,才堆起甜甜笑臉:「放心吧!」

  一直到明儀回到房間,她和程硯還是沒能說上多少話,頂多在分別時向他道謝,他制式地回句「不客氣」,如此而已。

  好不容易得以離開急診室,她以為今天的車禍風波也告一段落,然而,從程硯難以理解的態度看來,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來,妳的晚餐。」

  出門的時候是下午,回到宿舍都已經接近八點,明儀餓壞了,呼嚕呼噜吞著小茹買回來的麵。吃到一半,發現小茹反向坐在椅子上,雙手靠在椅背,歪著臉直挺挺盯著她。

  「幹嘛?」

  「平常沒什麼機會聽到,不過剛剛仔細一聽,才發現程硯的聲音很有磁性耶!」

  「啊?」

  「跟同年紀的男生比較起來,他的說話方式真的成熟很多,真的!整個人又很有教養,他爸媽一定把他教得很好。」

  看著小茹望塵莫及的表情,明儀低聲說:「程硯只跟爸爸住。」

  「咦?媽媽死了?」

  「離婚了,在他國小的時候。」

  「是喔!單親家庭的小孩還能長得這麼好,不簡單哪!」

  小茹把人說得好像植物一樣,明儀倒也認同她的說法,點點頭。

  多年以後,明儀曾經好奇地問過程硯,他和顏立堯到底為什麼會這麼要好?程硯說,單親家庭的小孩容易受到排擠,顏立堯卻主動和他熱絡相處。

  明儀半信半疑地發問:「就因為這樣?」

  「像阿堯那麼有正義感的孩子大有人在,不過他是唯一一個……不會讓我覺得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朋友。」程硯當時的語氣透著含蓄的歡愉,和寂寞。

  小茹接著喃喃分析起程硯:「他剛剛臨走前要我照顧妳,那種說法……好像妳是他自家人一樣。」

  明儀停止筷子動作,小茹神秘兮兮衝著她拉長音調侃:「還說你們沒什麼……」

  「大概是因為我們是同鄉吧!」

  也或許是顏立堯的關係。她這麼想的時候,心,悄悄酸了起來。

  「同鄉」的字眼,莫名勾起她想家的念頭。若是沒發生車禍,此時此刻她本來應該在家裡陪哥哥看球賽、或是和湘榆約在某家咖啡廳天南地北地敘舊。

  那一夜,明儀徹夜難眠,一方面是腳傷痛得受不了,另一方面,她反覆回想今天程硯的冷漠。她並不想要撒嬌,那會讓一個人變得軟弱。然而這個晚上,她把自己裹在棉被裡,久久不想出來,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問起一個迴避已久的問題。

  顏立堯,你為什麼不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染塵Satan
  • 顏立堯,想到他就傷感。
  • 饅頭
  • 程硯真的好壓抑哦。。雖然一路沉默著卻還是能感覺到那種內心的澎湃,而且總是一樣能讓人覺得安心呢!^^
  • 你們真是太強了,我寫得這麼悶,你們還可以感受到澎湃呀......(遠目)

    helenaw 於 2011/07/11 10:33 回覆

  • 夏天小姐
  • 噢噢~~~
    我想看程硯內心戲~~~~~XD
    又氣又心疼......肯定會的!!!
  • 小天
  • 程硯的冷漠會不會是因為他怕自己不小心洩漏了太多情緒呢?
    這樣反而會讓明儀不知所措...
    如果我是程硯,我也會對明儀冷漠吧!

    真的好喜歡程硯喔 >///<
  • Annie
  • 完全想像不到的發展....雖然知道明儀的想法....
    但是從程硯的角度看....卻是不一樣的感受!!!!!!!!
    好想不間斷的看完呀!!!!!
    好期待這本書的出版唷!!!!!!!!!!
  • 這個故事的確很希望能讓你們看見在《夏日最後的秘密》所沒見到的東西~^^

    helenaw 於 2011/07/11 10:34 回覆

  • a102322
  • 喔~~~~我好心疼想念顏立堯的明儀喔>__<
    程硯原來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喔~~~~
    這可能是因此讓他比同年紀的人都還要沉穩成熟的緣故吧:)
  • 悄悄話
  • 萱&gt;&lt;
  • 怎麼會這樣,明儀他準備了很久吧,好可惜喔!但又看了程硯溫柔的一面,好讓人心動喔!感覺明儀和程硯間好像開始有了小小的情愫呢!(>u<)開心
  • 森
  • 看到程硯問:「腳,很痛嗎?」
    莫名想起了《是幸福,是寂寞》裡的海棠,雖然明明知道是不同人
    不過兩人沉穩的程度大概差不多吧?
    兩個都是我喜歡的角色XD

    我是第一次在這裡留言,之前一直淺水真不好意思~
    不過看到程硯問明儀腳還痛不痛當下真的很激動啊,
    想起了單字式說法的海棠,
    就很想留言表達我的心情^^
  • 老實說,寫到那句話時我也想到海棠呢!不過那種單字式的說法,對程硯而言只是巧合啦!不是他的講話習慣喔!^^

    helenaw 於 2011/07/11 10:36 回覆

  • 灩璃
  • 樓上的想法真棒欸!!
    那種單字式說法真的有像海棠!(點頭)
    海棠跟程硯真的挺像的,都不多話,只是默默的把所有事情看在眼底;
    不過海棠心裡的黑暗面比較深沉一點,這是兩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吧!

    最後明儀窩在被窩裡的那種心情,我也挺能體會的......
    除了受傷的時候會特別想哭、想撒嬌,我覺得感冒的時候也會喔!
    像我每次只要感冒就會開始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
    冒出自己很沒用之類的蠢想法,
    可是病好了之後就沒事了 XD
    不過在病中的時候真的會很想要有人來摸摸自己的頭,或是抱一抱自己

    或許小病小痛是上天特別賜給大人們,讓大人在脫下逞強的外殼後能盡情撒嬌、盡情享受溫暖的時刻吧!
    : )
  • veganbakeray
  • 最煎熬的是…,先看著她受傷,答應顏立堯要好好保護她的事沒有作到好

    愛情和友情雙面衝擊,而且程自己也清楚,她一開始要找的人是他,所以有多了一分後悔,後悔當時留在宿舍就好了

    這是心痛、背信之痛、悔痛、卻還發現她的心裡仍是另一個人時

    只能選擇再痛也要守護下去,這就是程硯
  • 解析得好透徹呀!所以我喜歡看你們的留言,真是鞭辟入裡呀!

    helenaw 於 2011/07/11 10:40 回覆

  • 茕茕白兔
  • 好像有点慢慢要走出失去颜立尧的伤痛。
  • 張娟娟
  • 很讚同九樓和十一樓的說法!
    的確很像程硯的做法呢!
    其實程硯應該有很多話想要跟明儀說吧,但因為太激動了,而且他又是那麼的壓抑自己,他只說這些應該都算很正常吧....

    實在是很難想像他的心裡是如何的擔心、自責呢...
    但他就是這麼成熟啊~


    P.S:音樂我很喜歡唷!!好有意境喔~以後聽到的話就會一直想到程硯呢...=)
  • 你幫他找到主題曲了嗎?^^

    helenaw 於 2011/07/11 10:40 回覆

  • 小碩
  • 程硯臭悶騷!
  • 別這樣嘛!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顏立堯那樣直接爽快的!^^

    helenaw 於 2011/07/11 10:41 回覆

  • 米藍
  • 唉~程硯啊~(突然感嘆起來)
    14樓也太好笑了吧,不過程硯不這樣就不是程硯了...

    最後顏立堯那句我整個人都毛了
  • 我曾經相信一見鍾情
  • 好喜歡程硯,也好喜歡晴菜姐的小說:)
  • 小欣
  • 可是我覺得程硯的沉默是溫柔的感覺

    海棠的沉默有寂寞的感覺

    不過明儀很幸福


    也許她沒發現而已
  • 悄悄話
  • helenaw
  • 給綸:

    你大概以為寫作是我的正職吧!不是喔!那是我的興趣,想寫就寫,不想寫就停擺,是很隨性的業餘活動,所以我沒有在出版社上班啦!
    關於你的問題,我認為直接去詢問出版社會比較實際,書的後面都有出版社電話,問問看就知道了!
    抱歉幫不上忙,祝你有個充實的暑假!^^
  • 綸
  • 謝謝晴菜姊喔!真是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期待這個出成書!
  • 錒琪
  • 感覺明儀身邊的女性朋友都好開朗啊
  • 明儀也算開朗啦!只要不談到顏立堯的話。

    helenaw 於 2014/02/14 14: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