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腳骨裂開?這跟骨折哪裡不一樣?我看我下禮拜去找妳吧!反正剛考完期中考。」

  湘榆從電話中得知明儀腳傷的消息,十分有義氣說要翹課來找她。

  那時,明儀已經擺脫石膏的束縛,試著用雙腳走路,復原情況比預料中好。

  湘榆在日文課上課前半小時像隻花蝴蝶翩然來到,她站在宿舍門口,丟下手上行李,一身亮眼的入時打扮,臉上掛著的卻是與記憶中同樣親切率性的笑容。

  「哈囉!風紀,好久不見!」

  她用明儀高中時代的職稱叫喚,明儀從錯愕中驚醒,顧不得腳傷,往前奔去,緊緊抱住湘榆脖子。

  「哇塞!需要搞得像失散多年的姐妹嗎?」

  湘榆咯咯笑起來,明儀將她摟得更緊,百感交集中,輕輕在手臂上印掉才剛奪眶的眼淚。

  明儀的一位室友住進來不到一個月馬上就搬出去外宿了,所以現在空出一個床位,這三天湘榆可以睡在那裡。

  湘榆和小茹都是公認的美女,也有勻稱的身材穿起美麗的衣裳,不同的是,一個是女王型,另一個是嬌滴滴型的。兩人初次見面就很合得來,聊衣服、聊彩妝、也聊男生。

  「妳勸勸她,腳都沒完全好,還想去賽跑!」

  小茹指著明儀,想要聯合湘榆一起來對付她:

  「老師都出面勸她放棄囉!她還不要,不知道在死腦筋什麼。」

  湘榆果然也很配合,端起不敢置信的高姿態上下打量她:

  「賽跑?妳有沒有毛病呀?真的跑下去妳的腳就廢了啦!」

  她不喜歡那些勸說,打從心底不喜歡。

  「也許腳會好得比想像中還要快也說不定哪!現在已經不痛了,再過幾天就會完全好的。」

  明儀不願繼續這個話題,拿起背包:

  「走吧!日文課快遲到了。」

  湘榆興致勃勃跟著去旁聽,她的出現不僅吸引其他同學的目光,也讓程硯露出難得的驚訝神色。

  「哈囉!你還是老樣子嘛!又聰明又欠揍。」

  湘榆不管這座位已經擺了書本,擅自坐下去跟程硯聊起來。程硯嘴上沒說,但見到老同學,神情挺愉快的。

  「妳還是一樣,講話牛頭不對馬嘴。」

  「才沒有呢!你不知道班上聰明的學生就特別欠揍嗎?」

  她歇一歇,回頭看看明儀並沒有過來一起聊天的意思,轉而質問起程硯:

  「有沒有好好照顧我們明儀呀?腳受傷了,很不方便耶!」

  他停頓一下,單手翻動課本:「要照顧也輪不到我吧!不是有同班同學和室友嗎?」

  程硯的語氣沒由來冷了下來,湘榆瞧瞧擺出「與我無關」態度的程硯,再瞧瞧始終留在自己座位上的明儀,心裡有數地頷頷首:

  「說的也是,你又不是住海邊的,沒必要管得這麼廣。不知不覺就會把她當作是你的責任,真不好意思呀!」

  他再度擱下課本,看嬌媚的湘榆托起下巴微笑,無動於衷地將視線轉回去:

  「搞不懂妳用激將法是什麼意思。」

  湘榆立刻變臉,皺皺鼻,以一種「憤而離去」的氣勢起身走開。

  下課後,湘榆挨過去和明儀擠一張椅子,故意放低聲音問:

  「跟程硯吵架囉?」

  明儀困擾地抿起唇,猶豫很久,反問回去:「……你覺得我們像是吵架了嗎?」

  「這個嘛……跟程硯那種人不太可能吵得起來,所以是在冷戰?」

  「湘榆,他好像在生我的氣,可是我不知道他是為了哪一件事生氣。」

  說到這裡,兩個女生又去看看斜對面的程硯,他正在和同系的同學說話,就跟往常一樣。

  湘榆見明儀十分苦惱,拍拍她的肩:「安啦!妳學伴不就是他室友嗎?找機會向學伴打聽看看不就知道了?」

  話雖如此,等到當晚見到許明杰之後,對於湘榆自信樂觀的說法,明儀就不是那麼確定了。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haha
  • 程硯應該是生自己的氣吧@@
  • 悄悄話
  • BB

  • 是幸福,是寂寞也看完了!
    長篇小說終於都看完了!
    說不出好聽的話還是只能簡短的說:好好看喔!
    進度快不起來?
    那我就只能說加油啦!

    話說因為看小說忘記讀書
    這幾天閉一下關認真一點
    希望再來可以看到好多新的:P
  • 不管怎麼樣,還是讀書重要喔!
    小說不會跑掉的,有空再看就行了!你也加油!^^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0 回覆

  • veganbakeray
  • 有一種比較透徹的朋友,在不知你的過去時,
    她/他會用其它方式就了解你,從眼神、從說話的起伏的情緒、對事情的執著度

    有一種放棄不只是單純的某件事,而是連心頭上的肉也一起割捨了,或更重要的意義,所以變得放棄不再是簡單的說不做就不要了

    跑步是對明儀對愛情終點的渴望,不管結局如何,至少她懂得,要先努力過,即使輸了,也輸得讓人服了、讓感動擴散、

    只是明儀在最須要友情的支持時,她的朋友卻看不透她的堅持還透露著另一股動力
    朋友是不是不管你做了什麼決定都支持你,然後在結局後分享快樂繼續奮鬥
    或分擔悲傷下次再來呢

    還是明知有危險就在一開始百般阻撓你去做,反而讓對方未努力先放棄而傷心呢

    也許她們都該學學程硯在車禍後不怪不念不罵、只有關心、只有守護、只有默默支持…還有 獨自難過

    看來愛情的呵護和友情的支持都是屬於程硯的吧

  • 說得真好!(拍手)
    不過,其實那也是滿兩難的抉擇吧!是要支持朋友的夢想,還是要顧全他的健康呢?^^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1 回覆

  • 米藍
  • 好喜歡這段裡的湘榆和程硯喔
    不過......
    唉,程硯又這樣!!!!!
  •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程硯就是這樣~ XD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1 回覆

  • 張娟娟
  • 氣自己又氣明儀吧!
    這種矛盾的心態讓他悶悶不樂也不一定啊.....
    誰叫他就是這麼有責任感的男孩子!=)
    感覺的出來程硯有心事呢。

    P.S:晴菜姐,我覺得上一次的音樂比較適合程硯啦!=)
    只要一聽到就會想到程硯!XDDD
  • 噗!我已經忘記上次的音樂是什麼旋律了,你們倒是比我還認真哪!^^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2 回覆

  • 月夜星夢
  • 嗯......之前就想問了,"學伴"是什麼呀?
  • 大學生活裡一種不成文的制度~
    每個班級可以請求另一個班級合作學伴制,看是用分配的還是用抽籤的方式來決定學伴,學伴的責任就是負責關心他學伴的生活,最常見的就是大考前送all pass糖,更進一步還可以相約出去玩囉!^^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5 回覆

  • 茕茕白兔
  • 对对对,她出现了,愉快多了。
  • 令人懷念的角色!^__^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5 回覆

  • Cindy
  • 呵呵,晴菜姊要好好趕進度哪xDDD
  • 小欣
  • 程硯大概是在吃醋之類的..........
  • 楓兒
  • 哇好久沒來了 一口氣追完好看好看好看>/////<
    其實沒有想猜劇情的意思,只是覺得該跟晴菜姐報到一下,說我還是有繼續來看~哈哈
  • 你乖~

    helenaw 於 2011/07/13 11:25 回覆

  • Ying Tesn Cho
  • 聽到湘瑜的那聲
    「風紀」
    讓我又想到顏立堯...那個夏天 暖暖的味道

    還有
    程硯應該也有自責的成份吧...
    那種語氣 酷酷的阿!(打滾
  • 悄悄話
  • 小天
  • 感覺程硯在為了明儀受傷的這件事情生氣 >__<
    這次很確切的感覺到他的脾氣了呢 = )
  • blackdream
  • 今天把之前的補上了
    看的時候有那麼些感觸呢
    我想那份不確定感 就在每個人的心中


    不知道新書的消息如何了~^^
  • 新書的消息,就是要等我把書寫完再說~^^"

    helenaw 於 2011/07/15 09:42 回覆

  • 悄悄話
  • ~~~~
  • 老實說 我還比較好奇湘瑜最後到底嫁給誰 是那個很耐看的學長??
  • 應該是他吧!我還沒想那麼多呢! :p

    helenaw 於 2011/07/15 09:43 回覆

  • 阿晴
  • 好期待喔
    很喜歡程硯這個角色
    能快點出書就好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