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耶誕快樂,阿硯。醫院打從傍晚開始就不停傳來教會詩歌的歌聲,原本討厭那種聖歌的我,今天突然覺得也滿好聽的,大概是因為心裡很平靜的關係吧!甚至想把來探病的家人親戚通通趕回去,然後就一直站在大廳,聽那些孩子唱歌。不過,還是算了,真的那麼做以後,我一定會馬上後悔,今天晚上特別容易想起想念的人,並不適合獨處。你呢?是不是也有誰在你身邊?阿硯,耶誕夜,我到底待在醫院幹什麼?你會不會也有這種疑問,在你所在的地方,動也不能動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讀著顏立堯格外絮叨的簡訊,一遍,兩遍,被心中小小湧起的懷念之情所牽制,捨不得關掉亮閃閃的畫面,直到房門打開,他才匆匆放下手機。

  是阿宅回來了。

  現在是晚上十點過一些,以舞會來說,回來得倒是有點早。

  阿宅一進門就直接坐在電腦前,對著未開機的筆電,失魂落魄。

  程硯等了幾分鐘,認為他應該沒有下一步動作的打算,於是主動問:

  「順利嗎?」

  阿宅搖頭。

  「有見到人嗎?」

  阿宅又搖頭。

  「錯過了嗎?」

  阿宅垂下頭,盯著自己剛從屋外進來還冰涼的雙手,有氣無力:

  「不可能錯過吧!我比約好的時間早到二十分鐘,在銅像那裡等了快兩個小時耶……」

  「也許對方臨時有事不能來,你上網看看她有沒有在線上?」

  「……我被放鴿子了吧?一個禮拜前她就很少上線了,就算遇到她,也很快就下線,大概在躲我吧?」

  「有吵架嗎?」

  「沒有啊!完全搞不懂為什麼她會突然這樣……」

  他歇了好久,向來只有過溫馴表情的臉上泛起一道苦澀冷笑:

  「說來真好笑,當我一個人站在那裡,覺悟到她不可能出現的時候,心裡竟然還有一點點慶幸,慶幸自己不用當著面被甩。」

  「你想太多了。」

  「不是,就算真的見到面,我肯定會被甩的。講話結結巴巴的男生,很噁心吧!」

  「都還沒去做就一直這麼想,才噁心。」

  程硯講話一向中肯,不留情,他放任阿宅面對全黑的電腦螢幕兀自喪氣。後來不知過了多久,阿宅的心情稍微平復,看看一旁,程硯早就停下修理筆電的手,正望著牆上時鐘。

  「已經這麼晚了。」

  聽見阿宅喃喃替他說出內心話,程硯收回視線,強迫自己回到筆電上。又過些時候,阿宅拿起漫畫看到一半,發現那位室友再次浮躁地往時鐘方向瞧。

  似乎為了報復他方才的沒人性,阿宅故意自言自語:

  「奇怪,女宿門禁時間都到了,明杰怎麼還沒回來?」

  程硯瞥了他一眼,不搭腔,繼續測試電腦,試了半天卻不成功。這時,門外傳來熟悉的腳步聲,阿宅「啊」一聲,程硯霍地起身,一瞬間意識到自己過於緊張,又坐回椅子,門也在下一秒打開,果然是許明杰回來了。

  僅管他的動向備受關注,不過阿宅還是翻著漫畫,程硯的手也沒離開電腦,直到許明杰經過時帶起一陣明顯酒氣,一路走到床邊,直接撲上去,程硯這才回頭,看他動也不動地趴在床上,忍不住質問:

  「你喝了酒還騎車?」

  「廢話,不然我怎麼回來的?」他整張臉還埋在枕頭,話講得含含糊糊。

  「蘇明儀呢?你有在門禁前送她回去嗎?」

  「幹嘛問我?你不要一副她老爸的樣子。」

  他不負責任的態度,令程硯終於耐不住氣,過去拉提起他手臂:

  「你到底有沒有送她回去?」

  許明杰瞪住他,用力甩開手,一觸見程硯眼底的擔憂,心底原本摻雜一點類似妒意的情緒便消減下來了。許明杰撫著手臂,興味反問:

  「你這是幫那個高中死黨問我,還是為了你自己?」

  程硯愣愣,許明杰見他沒有立刻回答,淡淡地直接說明:

  「別問我,她今天沒有跟我在一起,我剛是從Pub回來的。」

  這下子,連阿宅都丟下掩飾用的漫畫:「你們不是要去舞會嗎?」

  「才怪!她前天約我見面,叫我找別人一起去。」

  說到這裡,他扔了五百元鈔票給阿宅:

  「喂!講這種傷心事就要買啤酒來配,不然我不講喔!」

  阿宅拿著紙鈔,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去。門一關上,房裡也陷入若有所思的寂靜,一會兒,許明杰坐回自己的床,翻玩著皮夾,當他再度打破凝結狀態開口,聽起來像是玻璃摔破了那樣唐突的聲響。

  「她問我,喜歡她哪一點。我絞盡腦汁講了很多,她最後又問,是不是也喜歡不能忘記顏立堯的她。」

  說到這裡,他停頓片刻:

  「顏立堯……是你那死黨的名字嗎?」

  「……嗯。」

  「她最後那個問題,你不覺得太奸詐了嗎?我完全答不出來……」

  許明杰往後倒在床上,單手擱在眼皮:

  「我連想要賭她有一天會忘記顏立堯的勝算都沒有……」

  蘇明儀說,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忘記顏立堯。

  蘇明儀還說,她很笨,不明白那麼幸福的回憶為什麼非要忘得一乾二淨不可。

  對於她的傻勁,程硯默默無語。許明杰撐起頭,半壞心眼地咧咧嘴:

  「不過一看到你,我就不覺得悲慘了。我不認識那個顏立堯,就算哪天真的把蘇明儀搶過來,也不痛不癢。但是你就不一樣,喜歡上死黨的女朋友,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吧?今天是耶誕夜,不想找她一起過節嗎?」

  對於他意有所指的說法,程硯冷冷回他一眼,再次低下頭處理始終修不好的筆電:

  「除了維持現狀之外,我沒有打算做任何事。」

  許明杰不以為然地挑高眉梢,又倒回床上,誇張感嘆:「看吧?你們兩個……很難哪!」

  程硯不再理會他,還是專心應付進度延誤很多的電腦;阿宅帶了十罐啤酒回來,一面慢吞吞地灌,一面用他閉澀的方式哀悼那場無疾而終的網戀;許明杰則從頭到尾拖著阿宅要醉到一蹋糊塗,賣力強顏歡笑著。

  偶然間,瞥見方才隨手放在桌上的手機,程硯遲疑半晌,伸手將螢幕按亮,畫面重新出現尚未關閉的那則簡訊,他凝著上面顏立堯無奈卻得不到答案的字句,出了神。


  「你會不會也有這種疑問,在你所在的地方,動也不能動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張娟娟
  • 天啊天啊天啊!!
    已經等不及要看下一集了!XD
    程硯的兩個室友觀察的還真敏銳啊....
    看完這集居然有點同情許明杰了.....好吧~喜歡一個人是好事,不過明儀對他沒有感覺,注定了他和她不可能。
    還有啊~奇蹟總是會發生的,許明杰怎麼可以一口咬定說他們兩個不可以啊?
    哼哼哼~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呢!
    程硯~加油啊!!!

    而且阿宅也是個不錯的男孩子呢~只是他不敢表達而已~
    相信如果他更勇敢的話,會克服這個問題的~
  • sweet
  • 哇~好期待接下去喔~我每個星期都會看,其實在看夏日最後的秘密時我就很喜歡程硯這個角色,看完時還想會不有出他的故事呢?沒想到真的有出!!好開心喔!
  • 我也覺得這角色滿特別的,能再寫到他也很開心!^^

    helenaw 於 2011/08/11 10:35 回覆

  • 悄悄話
  • 小天
  • 我在想啊,說不定許明杰在餐廳的時候就猜到程硯喜歡明儀了~?
    程硯彆扭的很可愛>///<
    有點替阿宅難過呢,希望他最後會跟很好的女生在一起=)
  • 小昭
  • 記得<心跳>裡也有說到:有些人並不適合在特定的日子裡獨處
    我想,程硯,顏立堯和蘇明儀都是那種人吧!
    其實深怕孤單,卻要裝做不在乎,
    在那些歡樂的節日裡思念的人無法陪在身邊,想必心理也是很惆悵的...
    而許明杰說的話也頗有深意,因為她不認識顏立堯,
    所以就算他把蘇明儀搶過來也不會有罪惡感,
    但程硯不同,他跟顏立堯曾是那麼要好的兄弟....
    不過,如果程硯是真心的愛蘇明儀,真正的了解她
    那麼將會是愛她的整個人,包括無法忘記顏立堯的她吧!

    P.S問一下晴菜姐,<有一天>有打算出實體書嗎??
  • 寫得完,應該就會出書吧!如果寫得完......

    helenaw 於 2011/08/11 10:42 回覆

  • 森
  • 啊啊,
    顏力堯說得真好,
    「你會不會也有這種疑問,在你所在的地方,動也不能動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這句真的是,
    太好了,
    好到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呢。

    唉唷,
    不過我還蠻期待夏日之後的劇情呢,
    會寫到嗎?
  • 會寫到喔!但不會太快就寫到~

    helenaw 於 2011/08/11 10:42 回覆

  • 零
  • "你不要一副她老爸的樣子"
    這句話真有意思,
    真誠的關心一個人!不是家人、朋友...還有誰呢?

    每星期期待 有一天!!
  • 說得好!(大姆指)

    helenaw 於 2011/08/11 10:43 回覆

  • 二
  • 我猜小茹就是晴天娃娃
    ㄚ宅要加油ㄚ
    改變一下自己就能擁有新的一片天地了

    你會不會也有這種疑問,在你所在的地方,動也不能動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句話有很深的涵義
    值得深思
  • 我都不曉得這句話會帶給你們這麼深的共鳴呢~(搔頭)

    helenaw 於 2011/08/11 10:43 回覆

  • ~~~~~~~
  • 這篇其實我有點看不懂欸?

    [ 在你所在的地方 動也不能動的 到底是為了什麼? ]

    這是什麼意思?

    顏立堯又看不到程硯在幹麻 = =?

    是暗喻為什麼他不去找明儀一起過嗎?
  • 樓下11F有說明囉!
    顏立堯當然不知道程硯的狀況,因此那簡訊說的是他自己,在這麼歡樂的耶誕節,這個適合與想念的人相聚的時刻,他卻被困在醫院,顏立堯是在哀嘆這份無奈.
    然後對應到不同時空的程硯,那句話又另有一番情境啦~^^
    這個解釋接受嗎?

    helenaw 於 2011/08/11 10:46 回覆

  • 楓葉
  • 顏立堯那句話超有味道的,好適合這篇的結尾...
    看了心裡真的很酸很酸...
  • 狗皮
  • 回九樓:
    應該是因為 顏立堯生病,所以只能待在醫院裡,哪兒也不能去,所以他才會這樣問程硯吧。

    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

    只不過,那句話剛好也中了程硯現在的立場呢!



    話說,看程硯說話,好像都是
    「…… 。」、「 。」的感覺
    想過之後才說 或是說完之後就句點,感覺很冷靜XD











  • 嗯!順便利用對白來突顯角色的特色,滿好用的!^^

    helenaw 於 2011/08/11 10:47 回覆

  • 悄悄話
  • 茕茕白兔
  • 突然想起,这好像是晴菜第一次写爱却不敢任意行动的故事。
  • 應該說,第一次寫拖這麼久還不敢任意行動的故事~ :P

    helenaw 於 2011/08/11 10:58 回覆

  • Bada
  • 只要在篇章裡再看到顏立堯的消息就會莫名地好感動、好懷念噢。像是我也真的認識這個人那樣。
    所以好期待每次每次有他給的信息。

    大家是不是也都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卻動也不能動,所以對那句話特別有深刻的感受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