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下個禮拜天到了,明儀還另外拖了Sandy出來,他們和許明杰在附近公園碰面。

  許明杰一見到程硯和明儀,立刻以九十度鞠躬賠罪:

  「非常、非常對不起!難得聚在一起,我還喝到爛醉,給你們添麻煩……」

  他頓一頓,偷瞄程硯,以為他會用「別介意」這種客套話阻止他自責,誰知程硯面無表情地回話:

  「是真的很添麻煩。」

  明儀趕緊出面緩頰:「他的意思是,下次別再這樣了,喝得那麼醉,對身體實在不好。」

  程硯不以為然地瞟向她,擺明在說她亂翻譯,明儀佯裝沒看見,繼續向許明杰勸說喝過頭的壞處。

  春天的氣候十分怡人,太陽被薄薄的雲層一遮住,就變得涼爽舒適。Sandy不虧宅女成性,她把筆電帶出來野餐,左手拿著壽司,右手依舊飛快在鍵盤上打字。雜著草香的薰風拂過臉龐時,她會暫停手邊動作,瞇起眼,望望前方綠地,就那樣什麼也不做地靜止片刻。顯得輕鬆愉快的Sandy連同住一起的明儀也沒見過,她暗暗慶幸這次有拉Sandy出來真是太好了!

  話又說回來,程硯到底是怎麼搞的?打從上次在涼亭莫名其妙轉為低氣壓,就一直持續到現在,又不明講哪裡不對,一副把別人都當笨蛋的氣人態度!

  「蘇明儀。」

  「啊!」

  許明杰冷不妨用冰透的汽水罐往她臉上貼,明儀抽身後退,逆著光,愣愣地看他一屁股在身邊坐下。等他注意到她回不了神,不明究理:

  「有必要嚇得這麼厲害嗎?」

  「不是……」

  她試圖鎮靜下來,將髮絲順到耳後,才自我解嘲:

  「不是的,一時之間,我還以為自己回到高中,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哪一年、哪個地方,暈暈的。」

  「想起誰啦?」他明知故問,「啪」地一聲拔開拉環。

  「他也曾經把可樂冰到我臉上,當時只是暗戀他……那個可樂罐我還留著喔!我很念舊吧!」

  她的開朗總叫人心疼,許明杰勉強彎一彎嘴角作為回應,然後低頭拔起地上青草,一根,兩根,隱忍許久的感傷終於撬開防線,竄流出來:

  「本來想問妳,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度過一場情傷。不過一見到妳,這個問題好像就變成無解。」

  「我很好喔!剛分手的時候,雖然難過得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下去,也不斷反覆問自己,是不是有哪裡做錯了,好像困在一個想走出來卻找不到出口的迴圈裡。不過,『時間』還是會填補某些傷口,這是真的喔!現在的我,心臟不會那麼痛,不那麼愛哭,想起過去的時候盡是些快樂的事。」

  她面向天空呼出一口氣,然後舉手握拳,為他打氣:

  「所以,你一定沒問題的!不能告訴你會是在哪一天的哪個時候,但是,傷痛就是在不知不覺的時間裡被治癒的呀!你一定沒問題。」

  她良善的話語,像這裡的風,溫暖,又帶著寬廣香氣。許明杰凝神好一會兒,學她偏起頭,似笑非笑:

  「不如我們兩個交往吧!」

  明儀再次愣住,不是因為那個問題,而是他和顏立堯的神似程度。顏立堯也常出現這種戲謔中含混些許柔意的表情,往往叫人分不清他是認真、或是開玩笑。

  「開玩笑的。」許明杰笑開了。

  正在討論電腦程式的程硯和Sandy不約而同中斷交談。Sandy不動聲色地瞥向不遠處的兩人,很快又回到自己的筆電;程硯也是,只是他不再繼續剛才的話題。

  該準備收拾回家,明儀一面折野餐墊,一面從後方觀察程硯,心想要把握機會早點和他破冰,結束這怪里怪氣的氣氛。

  「程硯。」

  她走到他身邊,跟往常一樣話家常:

  「幸虧那天有你提議要野餐,許明杰的心情好像好多了,Sandy也是,她平常不會像今天這麼放鬆呢!謝謝你囉!」
  
  他等她講完以後,繼續將垃圾裝袋:

  「沒有必要道謝,我不是為了要讓許明杰心情轉好,或是讓Sandy放鬆才說要野餐。」

  又、又不把話講滿!老是留著最重要的原因放在自己心底,讓周遭的人摸不著頭緒。

  明儀蹙起眉心,不高興地反擊:「不管你有沒有那個意思,既然結果是好的,向你道謝也不奇怪吧!」

  「妳啊,把周遭事物解讀得太美好的個性,不覺得太過自我嗎?也許對別人來說,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什、什麼?講這麼深奧的話,聽不懂啦!」

  由於她很明顯的生氣了,程硯放下垃圾袋,轉身面對她,破例打開天窗說亮話:

  「舉例來說,如果妳沒打算跟許明杰交往,大可不必太過善意,那只會造成誤會。」

  「啊?」

  她不敢置信地火大:

  「你……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嘴上說助教不是你女朋友,結果一副很在乎她的樣子,這才會造成大誤會呢!」

  他不明白:「王雁?妳為什麼扯到她那裡?還有,妳無緣無故發什麼脾氣?」

  「是你先扯到許明杰的,我才沒有發脾氣!」

  「這不是正在發脾氣嗎?」

  「才不是發脾氣,是不高興!把那天的雞湯還我啦!」

  「現在扯到雞湯來又是為什麼?」

  他們愈講愈大聲,許明杰聽見自己名字,慌張地想上前鎮壓:

  「喂!我剛真的是開玩笑的啦……」

  「別去管閒事。」他的衣領被Sandy出手揪住:「再愚蠢的吵架也是溝通的一種。」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102322
  • 兩個人的鬥嘴模樣~再再證明了他們很在乎對方:)
    又是頭香了(YA)
  • 小卓
  • 他們不吵架的話也不會知道對方在意的是什麼吧...
    這段揣摩的真的好棒!
    喜歡在暖暖的夏日午後來這邊看個一小回
    雖然已經買了實體書,還是習慣會來回一小篇文章 :)
  • 宛魚Fifi
  • 忍不住又背叛了月考溜過來了:P
    明儀真的很遲鈍欸
    害我心裡癢癢的
    把話吵開了是好事
    好像心理的壓力和衝動突然跑光了 好放鬆~
    :)
  • 最近有月考喔?欸~要對月考好一點啦!不要隨便背叛它喔!^^

    helenaw 於 2011/11/23 11:33 回覆

  • yurin60
  • 果然,有些话还是要吵一吵才知道彼此的心。。。哈哈哈~
  • 希兒
  • 哈哈哈 好可愛的兩個人... XD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