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這是程硯和明儀相識八年來頭一次正式吵嘴,最後不歡而散收場。

  明儀回到家還氣忿難平,忍不住打電話要向湘榆告狀。

  「所以?」湘榆的聲音聽起來既死板又輕蔑:「吵架的原因是什麼?」

  「是……」明儀停頓好久,才很是困擾:「是、是什麼來著?」

  湘榆打一個大呵欠:

  「看吧?吵完架以後,通常都不會記得當初導火線的原因,所以,再氣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有機會還是跟他和好吧!」

  「湘榆……妳怎麼會這麼有見地?」

  「嘿嘿!上次跟學長吵架的時候,他告訴我的。」

  話筒那端心花怒放,花瓣都飄到她這裡了。明儀撫撫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很快結束通話。

  關在房裡沉澱的十幾分鐘,仔細想想,她都快二十四歲的人了,還像個小女孩亂發脾氣。其實程硯也沒說錯,對於許明杰,她的確在一些地方留下不必要的餘地,忘記他曾經喜歡過她的心情。

  最丟臉的是,還把助教和雞湯拖下水,真是無理取鬧。

  本來想打電話講和,一想到自己在王雁身上不小心洩露出來的情緒,明儀又難為情地按掉通話鍵,把半張臉埋入抱枕。她不願意承認,不過……

  她在吃醋,很明顯地在吃醋。

  至於程硯,野餐後隔天,便照著兩個月前的計劃,和許明杰以及王雁去登奇萊山。

  奇萊山並不好爬,有幾段山路驚險萬分,那是台灣史上因為山難而產生最多故事的一座山。明明應該要更加專心,程硯卻一路心事重重。一行人席地而坐的休息空檔,許明杰靠到他身邊,二話不說把手機遞出去。程硯不解:

  「幹嘛?」

  「很想打電話說點什麼吧?那就做啊!」

  他曉得許明杰說的是明儀,躊躇一會兒,懊惱地垂下頭:

  「我那天怎麼會講話不經大腦……」

  「哈哈!我們這些旁人倒是大開眼界啦!哪!手機。」

  「下山之後再打。」

  「這種事有什麼好等的?拿去啦!」

  程硯拗不過,將手機接來,試著撥打明儀的號碼,卻發現山上沒有訊號。

  「想打給誰呀?」

  王雁拿著水瓶走來,朝雪衣外套摸一摸,摸出手機:

  「我的還有點訊號,試試看吧!」

  「謝謝。」

  弄得一堆人都來借他手機,程硯有點不好意思,起身走到比較偏僻的地方按了明儀的號碼,響沒幾聲便接通了。

  「喂?」

  她的聲音一傳入耳畔,擰痛了心,也擰出止不住的情感,一點一滴地淌溢出來。

  「喂,我是程硯。」

  在寂靜了一兩秒之後,聽見明儀狐疑的音調這麼說:

  「喂?喂?我這邊沒有辦法聽到,你是哪位?」

  再不久,訊號也完全中斷了,剩下「嘟─嘟─」長音。

  他掩藏不及失望,獨處片刻,才將手機還給王雁,她靈敏猜臆:

  「打給上次來研究室的學妹?」

  「她不是學妹,是我高中同學。」

  「……好吧!不管你這次有沒有打通,手機,我都不會再借你了。」

  程硯以為哪裡惹她不高興:「為什麼?」

  「我不想要你用我的手機跟她講話,我並不是那麼好心的人。坦白說,那麼無憂無慮的女孩子,跟你不是同一國的。」

  她絲毫不收斂自己的任性想法,隨即還俏皮反問:

  「你的秘密,不能跟她說,對吧?如果不能說,那麼天真的女孩子是沒有辦法理解你的痛苦。」

  在一旁的許明杰雖然不能了解他們的弦外之音,又見到程硯並沒有反駁的意思,便很有義氣地擋在他面前,向王雁嗆聲:

  「我是不知道你們兩個有多熟,不過,這傢伙和蘇明儀之間的……的羈絆,可是比什麼都還要深!」

  他的理直氣壯,看在王雁眼底顯得可愛,她對他親切微笑,用她慣有的慵懶腔調所吐出的字句淨都是世故與淡漠:

  「羈絆哪……結璃二十年的夫妻關係都可以因為第三者的介入而變質,我才不相信『羈絆』這種東西。」

  他們的休息時間並沒有太長,為了在下午起霧前到達下一個營地,一行人又起身趕路。

  原本還堆聚在遠處的渺渺雲霧,隨著時間流逝,無聲無息飄進四周空氣,溫度不知不覺又下降一些,多隔幾步路的山友背影變得若隱若現,窸窣腳步聲取代彼此的交談。程硯一步步踩上眼前陡坡,這裡的空氣稀薄,思緒竟意外飽滿,他在三千公尺的高山想念一位在平地的女孩。

  如果當初別吵架就好了;如果能早點打電話給她就好了;如果,那些「如果」都付諸行動,就好了。

  「想做什麼就去做,人類的身上跟機器不一樣,可是沒有重新啟動的按鈕喔!」

  明儀想起Sandy對她的訓話,決定拿起手機,在通訊錄找到程硯的名字,打了過去。

  然而另一端卻直接進入語音信箱,沒能連繫上。聽了幾次無法接通的回應,她只能默默注視螢幕上他的名字,發著光,過一會兒便要黯淡下來。

  晚一點再試試看吧!她想。

  但,兩人之間的訊號就像斷掉的線,再也沒有接通過。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urin60
  • 头香~哈哈终于给我拿到了~
  • yurin60
  • 两个人吵架往往不懂导火线是什么。。。因为吵架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拿进来吵,就像明仪的鸡汤~哈哈
  • 狐貍
  • 再也沒接通過???這....
    希望不是暗示兩人之間的情感
    不然也太悲慘了吧>0<
  • Betty
  • 因為考試的關係
    已經很久沒有來看晴菜的小說
    從夏日最後的秘密就一直很喜歡程硯
    或許是跟他有些許相似之處吧
    現在看如果有一天,覺得...有些共鳴
    晴菜的筆觸讓我很能沉醉其中

    無論結局是什麼樣子
    我都會喜歡這部小說
  • 會喜歡就太好啦!^__^

    helenaw 於 2011/11/28 15:49 回覆

  • 瞳影
  • 再也沒接通過的感覺,就好像程硯會發生什麼事的感覺誒!Σ( ° △ °|||)︴
    晴菜姐你好,初次見面,我是瞳影,第一次來留言,雖然我留得言不一定都有意義,可是,我也喜歡寫小說喔,雖然我寫的沒那麼好,不過我會努力的!(^_^)☆
  • 不管是什麼留言我都喜歡看哪!感覺好像是在跟你們聊天一樣。
    寫小說如果是你的興趣,就不用先在意寫得好不好,更重要的是,你寫得愉不愉快。^__^

    helenaw 於 2014/11/04 10:43 回覆

  • 瞳影
  • 呵呵,我也喜歡看別人給自己的留言,因為就好像會有股力量在支持自己似的.
    寫小說是興趣喔,其實我有滿多的興趣,不過最大的興趣還是小說和畫畫.
    謝謝晴菜姐的鼓勵,我寫得非常愉快喔ˊˇˋ
  • 這樣是最好的,人都需要有能夠樂在其中的興趣,這樣生命才會豐富。^^

    helenaw 於 2014/11/25 11: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