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隔天,明儀再次來到程硯的研究室,想辦法問到王雁的手機號碼。王雁還留在第一現場,她決定要等到程硯和許明杰都被找出來為止。

  王雁一聽見手機裡的聲音便認出明儀。

  「妳是程硯的高中同學吧!一定很擔心吧?這麼快就找到我的電話。」

  「請問,搜救進度有最新的消息嗎?」她連客套話都省略了。

  王雁探探窗外,說:

  「今天天氣不錯,霧散了,等一下直升機就會下去,我想,不久就會有他們的消息。」

  「是嗎?」

  她聽出明儀鬆了口氣,不禁出言提醒:「就算有消息,也不一定是好消息喔!」

  明儀緊閉住嘴,沒有搭腔。

  見到對方並沒有預期的激動,王雁管控不住這份萌生的惡意,繼續往下說:

  「就算他們命大沒摔死,因為山難而餓死或凍死也佔了大多數。已經過這麼久,他們應該很難撐得下去。」

  明儀還是沒有立即回應,就在王雁以為自己把她弄哭了,手機那一頭又傳來明儀的聲音:

  「妳也是認為他們還活著,才一直在那邊等下去的吧?沒有人是為了絕望而努力,人們一定是為了心裡抱持的某種希望才拼命地堅持下去。所以,妳跟我,在沒有確認結果之前,都相信他們還等著大家去救他們上來,是吧?」

  「……」

  「拜託妳,有任何一點消息,請讓我知道,電話也好,簡訊也好,現在的我什麼也幫不上忙,只能麻煩妳了。」

  這個女孩子不僅堅定守護了自己的信仰,還要王雁也跟著一起相信;並且,她的低姿態已經漂亮贏得王雁的承諾。

  真妙!之前見到本人,還不覺得她有這麼聰明伶俐的呀!

  「好,一有消息就會跟妳聯絡,手機隨時開著吧!」

  然而直到傍晚,始終沒有來自王雁的隻字片語。

  「嗚喔!嚇我一跳。」

  Sandy一進門,馬上受驚後退!仔細看清楚坐在和式桌前的明儀,她正抱膝,注視那支擺在桌上的手機。

  Sandy打開電燈,乍現的日光燈驅走外頭透進的昏暗暮色。

  「有消息嗎?」Sandy知道她在等電話。

  「沒有。」

  明儀的目光沒有移動分毫,後來想到什麼,將頭稍微歪了一下:

  「好奇怪,今天一直想起一個人。」

  「誰?」Sandy也沒閒著,先把她的筆電拿出來開機。

  「高中時的男朋友。」

  「喔!想他幹嘛?」

  「不知道,不是刻意去想的。不過,出現在腦子裡的,都是我在月台送他搭火車離開的畫面,那些畫面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唔……妳覺得程硯也會跟他一樣嗎?」

  「不是。可是,和顏立堯分開以後,我總覺得害怕,害怕日子一旦過得太幸福快樂,好像又會被奪走一樣。」

  「喔?之前即使和程硯吵架,妳也覺得那日子幸福快樂?」

  Sandy的問題讓明儀抿緊唇角,那些有程硯在身邊的日子……讓她在下一秒熱淚盈眶。明儀轉開臉,不讓她看見自己此刻脆弱的表情:

  「早知道,就不跟他吵架了……」

  Sandy在明儀身旁坐下,開始連線上網:

  「人真的很奇怪,傷心的時候,會特地找理由讓自己更加傷心,好像那麼一來內心某些罪惡感就會得到救贖一樣。」

  明儀愣愣望著她,有一道被責備的刺痛。

  「但是,那沒有用。傷心過後,妳會發現一切都沒有改變,好的或不好的事還好好地在那裡維持現狀。唯一能夠改變的,是妳以後要怎麼去面對它的態度。現在,最起碼妳可以先作好心理建設,至於『後悔』那檔事,就別浪費力氣在它上面了。」

  「……謝謝。」

  Sandy停下手,看著她一笑:

  「妳這女生真好玩,我跟我前男友說這些沒血沒淚的話的時候,他只想跟我分手。」

  「哈!是他聽不出來那些事其實是最有血有淚的話呀!」

  正聊著,明儀的手機響起來了!

  「喂!」她幾乎是用「搶」的將手機抓來。

  果然是王雁,她那一頭吵吵鬧鬧,很混亂,以致於講話必須提高音量:

  「喂,我是王雁,我跟妳說,已經找到程硯和許明杰了,他們沒事。」

  一聽到最後那一句,明儀緊抓住手機,動也不動,連呼吸都忘了。

  「喂?妳有聽到嗎?現在他們正要去醫院!」

  「啊……聽到了,聽到了。他們確定都沒事嗎?」

  「很虛弱,程硯的手和許明杰的腳都有骨折,不過,沒有生命危險。」

  「那,我馬上過去。」

  「妳不用來,在這邊簡單處理好傷勢,他們的家人就會幫他們轉院,等確定是哪一間醫院再告訴妳。」

  「好,謝謝妳,王雁,謝謝。」

  講完電話,她如夢初醒地面向Sandy,Sandy僅以一句「恭喜啊」帶過。

  明儀顫顫地摀住嘴:「我的手在發抖,Sandy,現在高興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笨,妳可以先通知其他的親朋好友。」

  「對!」

  明儀興高采烈地向朋友報喜,同時計劃找機會到醫院去探視。翌日,程硯和許明杰從南投轉院,各自住進老家附近的醫院。

  在山上失蹤多日的程硯回來了,只是沒有人想到,他的心,還留在那裡。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小嵐
  • 該不會失憶了吧!?
  • 法國人
  • 「人真的很奇怪,傷心的時候,會特地找理由讓自己更加傷心,好像那麼一來內心某些罪惡感就會得到救贖一樣。」 很貼切的文字來形容那種失落感呢!
  • 所以我很喜歡寫到Sandy的對白,可以很中肯~^__^

    helenaw 於 2011/12/07 10:49 回覆

  • laybear
  • 沒有便當吃.....殘念ˊˋ
  • 希兒
  • 我不要程硯失憶... NOOO~~~
  • 遇詩
  • ~抱著一絲希望來到網頁,
    真開心有新的文章~

    (書到手了!但還是希望把網路看完!!上回就是這樣)

    他的低姿態贏得王雁的承諾
    這句轉的好美~這就是明儀讓人喜愛的地方!!
  • 哈哈!似乎有不少朋友都這麼做呢!即使買了書,卻還是在連載上堅持下去~^^

    helenaw 於 2011/12/07 10:36 回覆

  • 萱
  • 我也是,即使已經 有書,也看完了,仍然會繼續追!
  • 小小薰衣草
  • 糟糕!! 他不會失蹤那幾天決定只跟明儀做朋友了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