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程硯的衣服烘乾以後,他向蘇家道別,明儀跟著他到樓下:

  「你是我們請來的客人,沒理由讓你自己走回去。」

  她堅持送他回家,程硯一反往常地由著她,兩人走在接近十二點鐘的街道,明儀掙扎半天,認為自己非說點什麼不可。

  「顏立堯的東西,如果你希望我丟掉……」

  沒等她講完,他先打消她念頭:「那些東西不是紀念品嗎?既然是紀念,就該好好收著。」

  真的無所謂嗎?就算有難言之癮,摯友的東西也不好說丟就丟吧!也可能明知丟掉那些東西會讓她難過,所以他才這麼體貼大方。

  程硯見她心事重重,於是問起稍早前她在廚房的反應。

  「妳不是很高興的樣子,是因為我下廚的關係嗎?」

  明儀心中一驚,想不透他這麼神機妙算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我先說好,不是因為你或是你的炒麵的關係喔!我認為……廚藝是我少數優點中的一個,但是在你面前,那好像就不算是優點了……」

  她覺得自己說得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只好困擾地停歇下來。程硯若有所思地打量她一眼,又轉向空中那輪明月:

  「如果我什麼都不會,妳會比較高興?」

  「不是,也不能那麼說……」

  「那麼,妳喜歡下廚嗎?」

  「唔?這個……很喜歡哪!」

  「我並不喜歡。會做,是因為不得不做。」

  她懵懂望著他,不了解他到底想說什麼。程硯在月色下的神情出奇柔和,接著告訴她一個定理:

  「我的勉強和妳的喜歡比較起來,再怎麼樣一定都是妳略勝一籌。」

  明儀不自覺地臉紅了:「謝、謝謝……」

  怎麼搞的?他的話明明聽起來在認輸,卻又為什麼會讓她覺得是他壓倒性地勝利呢?一定是因為他那副從容自若的關係,再不然肯定是因為他說話的藝術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不是什麼甜言蜜語,卻能讓她像傻瓜一樣地開心著。

  「喂,你喜歡我哪一點啊?」她突兀地問了一個女孩子都會問的笨問題。

  身邊程硯打住腳步,瞧瞧她。她見他也不回答,也不吐槽,眉頭還輕輕擰皺,接著面向前方夜空,似乎認真思索了起來。

  「等一下!你可以不用回答!」

  深怕會聽見一串精闢又中肯的分析、理論,明儀趕忙出手阻止!最可怕的是,萬一他想半天還想不出一個理由,那她不是自尋死路嗎?

  不過,程硯還是把剛才想到的一個答案告訴她:「『可愛』吧!」

  「長得可愛?」

  「不是。」

  嗚喔!回答得也太快了吧!

  程硯沒管她陷入沮喪,自顧自地回想起什麼:「嗯……最開始好像是肉包……」

  肉、肉包?她暗暗掐掐臉頰,是在說她嗎?

  他發現她因為自己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而苦惱,也很壞心,並不馬上說明,況且,他家到了。

  明儀繞到他跟前,雖然不是中秋節的明月,不過今晚的月亮還是又圓又大,它暈開的光正好跟明儀臉上那抹心滿意足的笑容相輝映。

  「明知道難得放假,你應該多休息,卻還故意把你拉到我家,結果耗到這麼晚。」

  「故意?」

  「嘿嘿!只是想和你見面,多相處一會兒,這樣而已,對不起啊!」

  面對笑嘻嘻的明儀,他愣一下,隨後,月光流轉到他上揚的嘴角:

  「我說的『可愛』,就像這樣。」

  「咦?」

  程硯抬頭眺望遠方,那裡響起腳踏車清脆的鈴聲,卻是覷黑得見不到車子蹤影:

  「雖然這模式很蠢,不過我還是送妳回去吧!」

  「……如果沒打算讓我一個人回去,為什麼一開始說要送你的時候,不直接拒絕我?」

  「不就是跟妳一樣嗎?走吧!」

  他不將話點明的神秘,明儀好像不明白,又好像懂了,等她感覺到暖流在清寒的夜裡滲入體內,這才發現程硯已經牽著她的手。

  於是她笑了,快步跟上與他並肩的路程。程硯不說甜言蜜語,也不做誇張的討好行動,他很忙,經常加班到七晚八晚才能回去。不過,如果時間還早,他會打通電話問問她最近煩惱的事解決了沒有;如果時間晚了,為了不吵到或許已經睡著的她,他只寫封簡訊過去,「晚安」兩個字,就像為他道足一天下來的疲累終於告一段落,以及不能和她說上一句話的淡淡遺憾。

  剛開始,明儀不太能適應這樣冷調的互動,後來習慣了,反而覺得心臟不夠龐大,不能大到裝進滿滿的情感;覺得時間不夠用,無法紓解掉她堆疊的思念;還覺得腳下這條路不夠長,怎麼才一會兒工夫便要和他說再見?

  「早點睡。」程硯放開她的手,退後一步。

  明儀嘴巴應好,卻還杵在大門口,興味瞅著他不語。

  「怎麼了?」而他也沒有離去的打算。

  她微微偏著頭,宛若小女孩瀾漫發問:「我們……為什麼沒有早一點交往哪?」

  他覺得她有趣,反問:「這是要我認真回答,還是只是隨口問問?」

  明儀輕輕微笑:「那不是問題,是一種感嘆。」

  他不再接話了,款款凝視她片刻,走上前,步上與她同高的台階。他親吻她的時候,明儀聞到少許的炭火味道,為他添上幾分陽剛氣息,在靜得彷彿能夠聽見房子內均勻鼻息的夜晚,她卻聽見他一聲聲清晰的心跳。不同於十七歲的青澀,程硯的吻是大人的吻,深入專注。他單手捧著她的臉,第二次吻她的時候,明儀體會到曾經揮霍的青春已悄然遠去,莫名的感傷為它留下最後的餘韻。隨著每一次更加沉穩的心跳、每一道更加成熟的眼神,每一分更加珍惜的情懷,他們都長大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j
  • 好閃 >/////<
  • bobo♥
  • 超爱这篇~好有FU ~~
  • 林玗臻
  • 恩 果然喜歡阿硯的成熟穩重唷
    雖然說他話不多
    可是讓人覺得舉手頭足都散發出體貼細心那樣

    哈 好的故事都不想讓他結束><
  • 阿軒
  • wow~好有畫面喔
  • 路人甲
  • 明儀好"可愛"
  • Euphy
  • 天啊, 超閃啦啦啦啦啦(噴血
  • 呵呵!這一段應該是他們交往後唯一比較甜蜜的一段吧(終章不算的話)~^^

    helenaw 於 2012/02/07 10:47 回覆

  • 悄悄話
  • jylne
  • I fall in love with the last sentence of the last paragraph, it shot right through my heart.

    Happy chap goh meh to you, helenaw :)
  • You meant the last paragraph of the whole book? I arranged thet from Chapter 4.
    Happy to you, too!^^

    helenaw 於 2012/02/07 10:46 回覆

  • Euphy
  • 好想繼續看啊www

    在國外找不到, 不能先知道阿硯跟明儀的結局嗚嗚嗚(地上打滾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