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程硯母親所帶來的小插曲,就這麼短暫。她帶著明儀所給的救命錢,退出他們的生活。

  然而對明儀而言,伯母所掀起的波瀾還在心中回蕩不止。那之後,她和程硯又是好幾天沒聯絡,這樣也好,明儀心底清楚,那天程硯意外的冷漠給她的衝擊太大,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消化平撫,在這之前,她實在想不到應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面對他。

  只是,在她有下一步動作前,程硯主動打電話找她了。

  他們相約在明儀跑步時習慣去的堤岸,傍晚時分,氣溫開始下降,明儀戴著圍巾出門,在岸邊石樁找到他。落日餘暉將程硯的影子拉得細長,她的帆布鞋才剛踩上那抹倒影,程硯便望見她。

  剛見面,兩人誰也不當第一個開口的人,尷尬不語。

  程硯手上提著一個小小的牛皮紙袋,隨著走動,紙袋就會有一句沒一句地沙沙獨唱。

  明儀暗自煩惱,如果程硯問起他母親後來的事,她該怎麼回答?真要說是為了錢而來,就太傷人了啊……

  「唔?」

  她回頭,自己的手已經被程硯握住,而他站在原地不走了。

  「對不起,那天對妳那麼兇,我不是針對妳。」

  正前方的夕陽為那自責的神情添上煦暖光彩,烙印在她眼底,登時心酸。明儀一點都不覺得委曲,反倒為他感到不捨,只是這份不捨目前只能成為秘密。

  「我知道你不是針對我,可是也沒想到你會那麼兇。」她故意埋怨一下。

  程硯悶悶苦笑:

  「當年她要離開的時候,我可沒機會沒兇她。相反的,那個國小三年級的我,是一面哭,一面追在她後面跑……不知道喊了多少遍的『不要走』,她還是走了。」

  她心疼得將他的手握得更牢:「你從沒跟我說過這些。」

  「這並不是愉快的事,沒有必要拿它來害妳心情不好。」

  「我如果會難過,那也一定是因為你什麼都不跟我說。很在乎你,卻什麼都不知道,感覺好像笨蛋一樣。」

  他沒想過自己的顧忌會讓她有失望的感受,於是認真應允:「妳願意聽的話,以後我都會告訴妳。」

  聽見他的承諾,明儀固然高興,同時也開始自我反省,是不是不應該對他藏著秘密?

  程硯晃晃前方,這段路上的行人變少了,幾乎剩下他們兩個,其他人則在遠處形成小小的黑色剪影。他看看手中紙袋,再度開口:

  「明儀,這個……」

  明儀先打斷他:「呃……你先聽我說,我決定老實告訴你!」

  「什麼事?」

  她從包包找出一張紙條交給他:「這是你媽媽現在的地址和電話。」

  「妳……」

  「你一定想說我多管閒事,不過,好不容易跟親生母親見面,怎麼可以就這麼不了了之?也許你將來會想找她……總之,先把這個收起來吧!」

  程硯沒有動手,他以一種「她怎麼就是無法了解」的眼神注視她許久,許久,試著冷靜地表明立場:

  「我這輩子絕對不會想再看到她的臉,我為什麼會想要去找一個早在好幾年前就決定遺棄我的人?」

  「也許她後悔了,也許後來她不到一天就後悔了,可是那個家怎麼也回不去……」

  「妳為什麼非要一直幫她說話不可?」

  兩人的爭論激昂了起來。明儀歇一歇,難過回答:

  「我不是為了她,是為了你。」

  「……」

  「要是……有一天你後悔了,說什麼也要再見她一面,到那個時候,你怎麼辦?程硯,你看看我,就算我願意用全世界、甚至我的生命來交換,也不可能再見到我媽媽了。母親還健在的你,不知道讓我有多羨慕。」

  「不是每個母親都一樣,生我的那個人,是自私的人,我不相信她這趟來,是為了我而來。」

  睿智如他,老早就猜測到母親的來意並不單純:

  「如果她真的對我和盈盈還有那麼一點捨不得,為什麼那天見面後她馬上就回去了?然後又消失得好像世界上沒有她這個人一樣。明儀,她到底是為什麼來?」

  他精準的分析令明儀怯步,程硯察覺到她的遲疑,再次要求:

  「說呀!明儀。」

  「……她來借錢,被倒會的樣子,欠了人家一大筆債。」

  一說完她立刻就後悔了,一道受傷的神情掠過程硯怔住的臉,她怎麼會這麼殘忍?

  「借錢……」

  他想笑,卻失敗了,將視線移向遠方小路那三三兩兩的剪影,其中一對是母子,小男孩把球踢遠,跑到前方撿回來,又拉住母親的手。再平凡不過的畫面,在他守望的視野,轉瞬變得朦朧。

  「好像很緊急,一定得籌到那筆錢不可,所以……」明儀著急地想要幫忙解釋。

  他深吸一口氣,轉向她:「妳借她了嗎?」

  「咦?」

  「妳拿錢給她了嗎?」

  「……給了。」

  程硯憤怒地與她僵峙,之後用力拉住她的手往前走:「我去提錢還妳。」

  「程硯!等一下!就算是這樣,也不代表她不在乎你!她不是做了你愛吃的梅子嗎?」

  「為了借錢,她只是想討好而已。」

  他放開她,正色聲明:

  「別再提什麼母子之情,我根本不認為她懂得什麼叫做『真心真意』!」

  他無情的話語叫明儀安靜下來,莫名地渴望重新認識眼前這個人。被絕望逼得走投無路、什麼都不相信的程硯,是她從未見過的,奇妙的是,雖然震驚害怕,內心深處卻想要激動他顯露更多不為人知的一面,她想要知道得更多,想要親手將他的保護膜一層一層剝下,想要看見那個不再冷靜從容的程硯。

  「那我呢?」

  出於一份停不下來的欲望,她豁出去般地問下去:

  「對美好情感這麼失望的你,也認為我無法真心真意嗎?」

  「……妳是一個非常懂得真心真意的好女孩,卻不是一心一意。」

  明儀睜大眼,他的一字一句化作利刃,穿透那層終於脫落的防備,深深刺入她心窩。

  在程硯的真心話之前,她是如此狼狽不堪。

  觸見她傷心的面容,程硯伸出手,懊悔地輕撫她臉龐:

  「我不想傷害妳,這個世界上,會讓我無條件想要保護的人,就是妳,不過……」

  明儀輕輕抓住貼在臉頰上的手指,牽扯嘴角:「不要緊,是我硬要逼你講出來的。」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4:55pm
  • 人心總是有幾扇門不該強迫打開的
    現在怎麼想 跟事過境遷再怎麼想 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樣了
    吵架真的是門沒有參考書的學問
  • 不過有時候,吵架總比冷戰好~^__^

    helenaw 於 2012/02/24 09:24 回覆

  • 崔小魚 ♥
  • 親情如果受到創傷
    就很難癒合了:(
  • 是呀!尤其是小時候受的傷更會印象深刻呢!

    helenaw 於 2012/02/24 09: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