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她好像贏了呢!在讓程硯坦白的這件事上。無論是那些負面的情緒,或是,真心話。

  坐在程硯開的車,他們都不再講話。程硯心事重重握著方向盤,直視前方路況;明儀木然的目光始終落在自己交握的手上,偶然間程硯那句「一心一意」閃現腦海,眼眶隨即發熱,她趕緊抬頭轉向窗外,才一眨眼,玻璃窗便照見淚珠掉在臉上。

  是她不顧一切地想要探索程硯整個人,就像不聽勸的潘朵拉,硬是撬開別人藏起來的東西,迎面而來的,是收也收不回的傷害。

  車子來到明儀的公寓外頭,已是夜幕低垂。下了車,程硯想起明儀的圍巾還在車上,他轉身拿了來,和她對視一眼,才一圈一圈圍在她脖子上。

  「妳真的很喜歡戴圍巾。」他低語。

  「我怕冷嘛!」

  程硯低下頭,輕輕含握住她雙手,彷彿要用自己的體溫暖和她開始發涼的手指,這個小動作讓明儀幸福地彎起嘴角。

  「明儀。」

  「嗯?」

  「從以前到現在,我想要的並不多。像現在這樣,可以名正言順、理直氣壯握著妳的手,是我一直苦苦追求的願望。後來它跟奇蹟一樣地實現,我本來以為這樣就夠了,已經很足夠了。可是,人為什麼這麼不知足呢?」

  他望著她的懵懂,悽悽一笑:

  「明明已經握著妳的手,卻連妳的心裡的位置,都想要一起抓握。」

  她愣愣,曉得他說起了誰。

  「可是那些像流沙,握得愈牢,就愈抓不住,我抓不住……」

  她聽著,眼睛濡濕起來:「你想放手嗎?」

  「妳說我什麼事都可以迎刃而解,事實上並非如此,關於妳,有許多事我都無能為力。」

  「但是對我來說,程硯很努力了喔……真的很努力了…… 」

  縱然再怎麼努力,卻還是不能繼續下去;明明是深愛許久的女孩,卻非得狠下心傷害她……這份無奈太過刻骨銘心,痛得他欲淚:

  「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

  「明儀,對不起。」

  「請你不要說對不起。我一點都不認為這樣的分開有什麼好對不起。你為了我著想,所以要分手;我不要你繼續難過,所以我會點頭,這樣為什麼要對不起?所以請你……請你不要覺得對不起我……」

  這個只懂得真心真意的女孩子,眼淚掉得紛紛落落,還試著要將那份歉疚從他身上拿走。程硯擁住她,緊緊擁住,臉頰貼著她纖細的肩頸以及淡香的髮,這大概是他這輩子碰觸明儀的最後記憶。

  「阿堯的一切,妳可以牢牢記住,記住他曾帶給妳的幸福;至於我,請妳忘了,就當我是妳多年的朋友,有一天必須分道揚鑣。」

  他的體貼叫她難過得不能自己:

  「有什麼朋友會像你一樣,總是無微不至地陪在身邊?有什麼朋友會像你這樣,在分開的時候還讓我傷心得要命?」

  他離開她,溫柔預言:

  「總有一天,妳一定會再遇到一個無微不至陪在妳身邊的人,遇到了,就別再分開了。」

  然而,沒有程硯的未來,只讓她覺得世界分崩離析,她的心、她碎在唇角的淚滴也是那樣。

  「那個時候我就忘記你嗎?」

  「會的。」

  「那樣的話,好悲傷呢……」

  「不會,妳會很幸福,一定很幸福。」

  「程硯。」

  「嗯?」

  「世界上的女孩這麼多,我是唯一無法讓你幸福的那一個嗎?」

  她仰著頭,虔誠詢問。他沒有回答,只是無聲嘆息,催促:

  「冷了,進去吧!我看著妳進去。」

  明儀抿抿唇,頭也不回地跑上階梯,半途,她站住,回身:

  「那個時候,你為什麼用假設句呢?」

  「……哪個時候?」

  「我們在吃飯,當我要你說,妳哪裡都不准去,就一直待在我身邊……那個時候,為什麼用假設句反問我做不做得到?」

  「……」

  「如果,你直接開口要求我那麼做,我會說好……一定會說好。」

  她停一停,遺憾地笑:

  「都來不及了,對不對?」

  明儀在他心痛的守候下,快步跑進大門,不給留戀的心情一點餘地,直接搭上電梯。在下沉的重力中,她闔了雙眼又張開,匆匆抹去眼角痛徹心扉的痕跡。

  回到住所,不同以往,Sandy並沒有黏著心愛筆電,她端了兩盤炒飯從廚房出來,見到明儀,酷酷招呼:

  「我突然想吃炒飯,就去做了,這輩子大概也只會做這麼一次,吃吧!」

  「好香喔!」

  明儀強打起精神,稱讚她廚藝,還拿來兩副湯匙和筷子,和Sandy面對面席地而坐。吃到一半,Sandy放下雙手,根本不買明儀吃得津津有味的帳:

  「妳不對勁。」

  「啊?」

  「吃下去的東西完全沒味道吧?妳現在的表情就是這樣。」

  「我……不是Sandy的關係……」

  「那是什麼關係?」

  「我和……」她換了一下氣,才接著說:「我和程硯分手了,反正妳遲早會知道的。」

  「啥?什麼時候的事?」Sandy果然不痛不癢,問得很無關緊要。

  「剛剛。」

  「喔……速戰速決?看不出妳是這麼乾脆的女孩子。」

  明儀想再吃一口炒飯,好塞住喉頭湧上的酸意,才舉起手,又放棄:

  「是我不好,做不到一心一意,很自私……再這樣下去,只會害程硯很難過,很為難,不知道該拿我怎麼辦……」

  Sandy看她講著講著,淚光開始在眼裡打轉,不予置評地「哼」一聲。明儀低頭面向盤子,說句「妳還加了鳳梨啊」,又繼續挖起一匙炒飯。Sandy瞥她一眼,也開始動手,一面應和她的話:

  「可惜現在的鳳梨很酸。」

  她含進一口飯,發酵的酸意不知是嘴巴裡或是心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地落下。

  「嗯……」

  「別讓妳的炒飯太鹹了。」

  「嗯……」

  Sandy錯了,她不是食之無味,邊掉眼淚邊吞下的炒飯,其實五味雜陳呢!酸酸的、苦苦的……很痛很痛的。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心瑀
  • 啊...分手了...
    明儀這樣子以後要怎麼辦
  • 墨染
  • 怎一個愁字了得?
    讀完這篇我只能有這樣的想法.
    每每讀完總是想哭 反覆看了幾遍
    那些話對我是過往雲煙 只記得那含著眼淚的炒飯 苦澀的不可言喻
  • 我真的很希望能看到炒飯那一幕能被演出來呢!好想看好想看~^^

    helenaw 於 2012/02/29 11:07 回覆

  • 露西
  • 就算已看過實體書
    到了這部分
    還是會覺得很不捨呢...
    尤其參雜著配樂
    心情
    也更加沉重了:-*

    不過這樣的感覺我滿喜歡的^^
    升學的壓力 有時會使得我想逃避
    而沉進在小說的世界裡

    晴菜文字的魔力.音樂的魔力
    果真不容小覷啊!




  • 只能對你說課業加油喔!歡迎有空來這裡避難~^__^

    helenaw 於 2012/02/29 11:08 回覆

  • 娟娟
  • 這音樂和這故事真合呢~
    好好聽喔!!!
    不過....哀~看到他們分開了還是很難過....
    音樂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議,看故事又有一種不同的心境去體會了呢!
  • 對吧對吧?這音樂超對我的味的~^o^

    helenaw 於 2012/02/29 11:08 回覆

  • 佳佳
  • 好感傷壓
    加上配樂害我都想哭了呢:P
    好喜歡你的文字你的故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