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這場意外的好友重逢,原本應該值得高興,卻又因為種種顧忌使得阿海陷在沮喪的矛盾裡。他停好機車,和施佳懿一前一後朝公司步行。

  路旁有一排行道樹,枝葉的陰影在他們身上閃爍滑過,她抬起眼,看他頭頂好幾次就快要和樹枝擦撞,忽然開口:

  「喂,海邊也聽得見蟬鳴嗎?」

  「唔?」他回頭,不太確定她問了什麼:「蟬?」

  「你聽,最近漸漸聽得見蟬鳴了,夏天快到了吧!」

  她停下腳步,望向馬路中央的行道樹,在車流間飄出悠哉的吱吱響聲,聲勢還不大,但天氣的確逐漸變炎熱了。阿海跟著看了一會兒,又問:

  「然後呢?」

  「總覺得蟬鳴和海,搭不上什麼關係,海邊到底能不能聽見蟬鳴呢?」

  「嗯……」

  他努力回想,這明明是個普通的問題,她卻從未認真想過:

  「或多或少會有吧!」

  「那麼,在兩百六十萬人口的台北市遇到故鄉好友,和在海邊聽見蟬鳴,哪個機率大呢?」

  「啊?」他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妳到底想問什麼?」

  施佳懿扠起腰,緊迫盯人地逼視回去:

  「當然是想問你,難得遇見老朋友,怎麼一點也不高興的樣子?你根本不是耍酷的料。」

  他被說中心事,閉上嘴,心虛起來:「我很高興啊……」

  「那就坦率地表現出來怎麼樣?你也真奇怪,一般人如果跟大明星是好朋友,早就四處宣傳了。不像你,之前還裝得好像不認識他一樣。」

  就算對方是喜歡的人,該教訓的時候,施佳懿還是不心軟。

  「能夠見到阿民,我雖然很高興,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同樣樂意見到我。當初他一個人到台北,就是想離開老家,離得愈遠愈好,所以,和他相認也許會讓他覺得很困擾……」

  在他這麼煩惱的時刻,誰知施佳懿劈頭就罵了回去:

  「你白癡啊?你管那個什麼阿民怎麼想!真的心裡高興,就天經地義地高興!一天到晚跟著別人的想法團團轉,你是寵物嗎?」

  見識到施佳懿刀刀見血的魄力,他反而噗嗤一笑:

  「有的時候聽妳講話,就好像在上課一樣,那句成語是怎麼說的……『如雷貫耳』?」

  「我才不要配上那麼不可愛的成語呢!」她彆扭地臉紅起來。

  「不過,謝謝妳,高興的時候,是該高興才對。」

  她凝望他投射過來的溫柔笑臉,出了神,彷彿自己是受到褒獎的孩子,悄悄得意著、歡喜著。

  「那個關子民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感覺和你是南轅北轍的類型,很難把你們聯想在一起耶!」

  她的直言,反而令阿海高興,抱著懷念之情說起好友的事:

  「我們兩個真的差很多。阿民是我堂兄,他爸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他等於是讓阿嬤帶大的。阿民他啊,比我還外向,很會玩,也很愛玩,點子特別多,又會講話,超級受女生歡迎……」

  聽到這裡,施佳懿禁不住打岔:「通常這種人一定都不愛念書吧!」

  「呃……他是常翹課啦!不過我功課也不好啊!我們當中最會念書的就是許靜,她當了好幾次的班長。」

  「不用說也知道。」關於許靜的好,她故意假裝一點興趣也沒有。

  阿海沒能發現她的敵意,興致勃勃地說下去:

  「當初知道阿民上電視演戲很意外,可是其實也沒有那麼難以相信,因為他天生就很適合走這條路。妳知道嗎?他高中的時候,曾經在一天之內收到五個女生的情書耶!阿民從以前到現在就很能吸引別人的注意。」

  「哼!是喔!」

  「幹嘛一副不屑的樣子?妳不相信啊?」

  「沒有啊!我是在想,再能呼風喚雨的人,還是會有漏網之魚嘛!」

  「漏網之魚?」

  「我呀!」

  她的笑容隨著那雙閃耀的眼眸亮了起來:

  「我不就喜歡上你了?」

  「……」

  他頓時變得窘迫,不僅如此,臉頰還開始發紅,卻不是因為炎熱的緣故。在一陣無話可說的尷尬以後,阿海說句「該回去上班了」,便趕忙走在她前頭。施佳懿偷偷抿住一抹笑意,朝那個狀似落荒而逃的背影看哪看哪,冷不防喊道:

  「嘿!這個禮拜天,一起去看電影吧?」

  他納悶回頭,又被弄得一臉狀況外:「妳幹嘛突然提到電影?」

  她跑到他身邊,撒嬌賴皮:

  「剛剛花店老闆說你們一起看過電影嘛!那我也要。」

  「都是幾百年前的事了,更何況,我為什麼非要跟妳一起看電影不可?」

  「難道你只願意跟那個花店老闆看嗎?好啦!這個禮拜天一起去吧?」

  「我哪有那麼說?我禮拜天要加班啦!」

  「那下禮拜。」

  「下禮拜我會回老家。」

  「下下禮拜?」

  「下下禮拜要去廠商那裡,妳忘了嗎……啊─!妳什麼時候又抓住我的手?」

  不知何時,阿海手臂已經被施佳懿舒適地勾住,他使勁力氣要把她的手扳開。施佳懿則因為他的三推四阻而感到不耐煩,索性直接敲定時間:

  「不管!這禮拜加班總不會加到晚上吧!我跟你約晚上七點在公司大門口見。」

  「妳怎麼可以隨便……」

  「就這樣,一定要來喔!」

  她自動放開手,葉葉樹蔭溜出她的米白色裙擺,在沒來得及攔住她之前,施佳懿已經繞過他後方,跑進公司,留下錯愕的阿海。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小舞
  • 好久沒發了呢 等好久 :>

    加油><!
  • 拍謝啦!最近真的很忙,所以暫時沒有心思在小說上喔!^^"

    helenaw 於 2012/09/06 11:26 回覆

  • 冰兒
  • 好看!
  • a102322
  • 突然很強烈的希望這不會是個悲劇故事
    就算是再勇敢的人,勇敢久了,也還是會疼的
    而且疼的程度絕對不亞於常掉淚的人的:"(

    雖然故事可能才走不到幾分之幾
    卻一點一滴的從佳懿身上嘗到無能為力的滋味
    可以說是突然的想像力豐富+多愁善感,也可以說是讀者的第六感!?
    哈哈~不過也搞不好下次再看下一回這種奇怪的情緒就不見了= ˇ =
  • 妳的第六感很好呀!^___^

    helenaw 於 2012/09/06 11: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