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稍晚,關了電視,阿嬤叫阿海幫忙把施佳懿的行李拿到她的房間放,施佳懿扔下洗到一半的碗跟上去,劈頭就問:

  「你的房間在哪裡?」

  他立刻警戒起來:「妳問這個做什麼?我、我晚上會鎖門啦!」

  「我只是想參觀你的房間,幹嘛那麼疑神疑鬼?」

  遭她抱怨,阿海感到慚愧,哪知施佳懿趁機溜進他房間,快速環顧一遭,注意力停棲在兩張單人床上。

  「我可以睡另一張床啊!」

  「不行。」

  後面傳來阿嬤聲音,她還忙著收拾餐桌,嘴巴卻堅定地告知規矩:

  「那是阿民的位置,誰都不能動。」

  前一分鐘還是位慈眉善目的阿嬤,現在沒來由嚴厲起來,令施佳懿有些無所適從。她瞧瞧阿海,阿海用眼神示意她別多嘴,然後帶她到阿嬤的房間去。

  阿嬤睡的是雙人床,擠一下應該無所謂。阿海把行李放好,點燃蚊香,施佳懿早已料到他有話想說而坐在床沿,仰頭等候。

  「那個……我阿嬤剛剛不是針對妳,她從很久以前就堅持要把阿民的東西維持原狀,連我也不能隨便亂動。」

  她掛著笑,一點兒也不介意:「阿嬤好像很疼那個阿民喔?」

  「阿民是她從小帶大的耶!而且……我伯父、伯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車禍過世了,我阿嬤當然更疼他。」

  「有件事我想不通,你們是堂兄弟,為什麼姓卻不一樣呢?」

  「阿民跟著我阿嬤的姓啦!她捨不得他被有前科的父母拖累,在伯父、伯母過世以後就改了他的姓。剛不是說過嗎?阿嬤很疼他。」

  「你在吃醋?」

  她話鋒轉得快,阿海因為反應不及而愣住。

  「現在待在阿嬤身邊的人明明是你,可是她卻一直惦記那個遠在台北的孫子;不管你為阿嬤做再多事,也比不上存摺上的數字。是不是這樣啊?」

  起初,他開口想反駁什麼,幾經猶豫,還是放棄了。他跟著坐在她旁邊,望望牆角的小鐵盤升起裊裊驅蚊白煙,懷舊的香味悠悠圍繞在這個好幾年都不曾改變的房間。

  遠處的海浪聲,潮濕的晚風,蚊香,陪伴這幢逐漸老去的屋子度過好幾個夏天。

  只是這些年是空寂了點。

  「我對阿民並沒有任何怨恨的意思喔!也很清楚阿嬤為什麼會那麼護著阿民。阿民因為從小沒有父母,經常被同齡孩子嘲笑,有時大人也會拿這一點數落他。阿嬤覺得阿民後來變得叛逆不能全怪在他身上,她常常要我多幫他一些,只是後來……我幫過頭了。」

  說到這裡,他大概想起一件煎敖的往事,沉默得特別久:

  「阿民一向比我聰明,我算是……『資質駑鈍』吧!做什麼都不得要領,所以,阿民比較討人喜歡是正常的。」

  他對她扯出一道自我解嘲的苦笑,施佳懿竟嗤之以鼻。

  「吃醋就吃醋,你為什麼要講那麼多理由來掩飾這種心情呢?吃醋不就代表喜歡那個人嗎?你喜歡你阿嬤,這樣不是很好?甚至,你大可以跟阿嬤抱怨,為什麼妳都只疼阿民?」

  他一方面覺得不可思議,一方面又笑著說:「那樣太沒志氣了啦!」

  施佳懿並沒有馬上回話,她抬頭看自家所沒有的蚊帳,興味地伸手拉了拉:

  「你是因為那種無聊的志氣才不敢跟許靜告白的?還是因為資質駑鈍啊?」

  她的切入點總是那麼突如其來,尤其還扯到許靜。

  「反正,妳又想說什麼膽小鬼之類的話吧?」

  他有點賭氣:

  「不是每個人都能跟妳一樣,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嘿!當我說我喜歡你,那個時候你覺得討厭嗎?會寧願從來不認識我嗎?」

  「咦?這、這個……怎麼說呢?」

  他招架不住:

  「是……不至於到討厭的地步……不過,有時候會有點困擾……」

  「所以囉,」她微偏著頭,認真又有誠意:「如果你真的跟許靜告白,她一定也不會討厭的。」

  「……」

  他也認真打量她半晌,問:

  「妳這是在鼓勵我去告白嗎?」

  她看出他的疑惑,於是恢復淘氣,晃起雙腳,說:

  「對呀!等你告白被拒絕以後,或許就可以對許靜徹底死心了吧!」

  「那萬一她答應了呢?」

  他難得故意逗她,看她嘟起嘴的氣怨模樣有說不出的可愛。不過,施佳懿瞪他一會兒,還是給了一本正經的回答:

  「如果她答應,那我就不要了。」

  「啊?」

  「正因為失去了,所以更要有志氣。」

  那是阿海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施佳懿也是會放棄的,並不是像忠狗那樣會一直原地守候。

  他想說些玩笑話虛應過去,卻被五味雜陳的情緒弄得笑也笑不出來,直到施佳懿眨著雪亮的眼眸困惑回望,阿海才回神,起身。

  「妳休息吧!晚了。」

  「嗯,晚安。」

  他回頭,再次看向坐在床沿的她,嘴角淺淺懸著恬淡微笑,還有幾許漫長車程所造成的疲倦。

  他忽然無法想像會有那麼一天當他回頭,而她不在那裡。

  「晚安。」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helenaw
  • 這一篇有個小重點:阿海的志氣,施佳懿的志氣。
    知道我在說什麼嗎?^__^
  • 阿語流昕語
  • 晴菜想說的是這兩者對於“志氣”的差別看法吧!

    阿海的志氣,是屬於悶騷式的堅持。會像是只忠犬般原地守候,直到對方發現為止,並且從不吭聲一句怨言。這全因在他的認知里,這些都是他自願、該做的。若抱怨了,反倒顯得沒尊嚴、沒志氣;

    而施佳懿的志氣,則是外放式的放棄。在該說出口、該抱怨的時候,絕不虧待自己地有話直說,并會在對方給予明確拒絕後,漂漂亮亮、大大方方地轉身離開,不給予對方或自己一絲曖昧空間。保全不了完整情感,但至少保全了自身的尊嚴。

    是這樣的解讀,沒錯吧?=)
  • 說得真好!(拍拍手)
    所以阿海不管是對阿嬤或是許靜,都是以這種方式在守候在堅持。這一點對施佳懿來說很不利啊~(搖頭)

    helenaw 於 2012/11/06 16:37 回覆

  • 訪客
  • 我很喜歡這篇呢很有意思
  • 我是在貼文時才想到志氣這回事,這靈感來得真是時候。^^

    helenaw 於 2012/11/06 16:38 回覆

  • 墨染
  • 這一篇給我很大的感觸
    而卻是在後面那一句 他忽然無法想像會有那麼一天他回頭 而她不在那裏
    我想我是屬於施佳懿的志氣 然而 我經常覺得這樣的志氣
    其實 是有那麼一點絕情的 但卻 打從心底的只能 只願意這樣做
  • 一直以來施佳懿對於阿海都是採取死纏爛打的攻勢,所以阿海自然而然就習慣有她在身邊繞來繞去的吧!^^

    helenaw 於 2012/11/06 16:39 回覆

  • 歐陽
  • 施佳懿的是勇氣,該放棄的時候還是會放棄,何苦為難自己,而阿海的則屬於默默守候,就像為家人留一盞燈,苦的是自己
  • 嗯嗯!分析得真好,愛的方式也有很多種呢!

    helenaw 於 2012/11/12 16: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