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阿海先提到關子民的身世,關子民的父母有前科,後來死於車禍,因此他從小便註定離不開被左鄰右舍指點和排擠的命運。而許靜,是少數會對他一視同仁的好人之一,她對他溫柔,也對他嚴厲,即便有過無數次的吵架和冷戰,關子民很喜歡她,喜歡很久了。

  「我約她下個禮拜五考完以後到海邊見面,我要告訴她。」

  關子民從水面浮出臉來的時候,阿海見到他的哥兒們在海水的沐浴下好耀眼!

  充滿自信,快樂洋溢,好像他已經擁有了許靜這個真命天女。

  那次在海中游泳,他沒有跟阿海說到底要告訴她什麼,阿海什麼都明白。

  他擠出笑,祝關子民順利,然後潛進海平面底下藏起悲傷。

  如果沒有意外,關子民和許靜應該早就在交往了。

  「所以,後來出了什麼意外?」聽到一半,聰明的施佳懿便問起重點。

  那是一個跟往常沒兩樣的日子,阿海、關子民和許靜在放學後如果沒有特別的事,通常都會一起回家,三個人一起路經海邊。其實走馬路更方便,只是也說不出理由,特地拐到海邊那裡走上一段路似乎是他們不言而喻的默契,綿延的沙灘,交織的六個腳印。

  許靜家先到,她爸爸剛好在外頭曬釣魚用具,發現與她同行的人,露出明顯的不悅之色。他一向不喜歡關子民,認為他那叛逆的劣根性遺傳自他有前科的父母,時常要許靜離他遠一點。關子民對於他三不五時的冷嘲熱諷往往不甘示弱,兩人的口角是常有的事。

  那天,他們吵得愈來愈激烈,焦急的阿海和許靜怎麼勸也勸不動,許靜的爸爸在盛怒下說他沒出息,一輩子註定要跟他阿嬤一樣守著那棟破房子。

  關子民緊咬住唇,氣得漲紅臉卻不吭一句,就連許靜過來向他道歉,他頭也不回地拔足狂奔,跑得飛快,一口氣躍入海中,將自己沉在海水中好久,久到險些沒了氣。

  夜裡,阿海就快入睡時,忽然聽到另一邊單人床傳來關子民毅然決然的聲音:

  「我一定要讓他好看,非要讓他好看不可。」

  阿海以為他在說學校哪個惹到他的同學,睡眼惺忪問道:「誰啊?」

  「還有誰?許靜的爸。」

  阿海頓時睡意全消,霍的起身,坐在床上的關子民正沉穩望著他。

  這並不是關子民第一次說氣話,可是要不了多久,阿海便了解他這次是認真的,而且心意堅決。

  關子民要給許靜的爸一個教訓,十幾歲的毛頭小子想出一個幼稚的點子,他要放火燒那間寶貝倉庫,嚇嚇他。

  「放火?你瘋啦?那不是鬧著好玩的耶!」

  阿海被他嚇得魂不附體,關子民見狀,反而笑嘻嘻:

  「就說是要嚇嚇他而已,哪可能會放什麼大火?不過最好能燒掉他一兩根寶貝釣竿,還有那些醜得要命的標本。」

  接著他問阿海,願不願意助他一臂之力。

  「你幫了吧?」

  沒等他說下去,施佳懿搶先接話,見到阿海一臉被逮個正著,她既輕蔑又驕傲:

  「你們男人不是最講義氣的?如果當時關子民又說個幾句『不幫也沒關係,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要去做』那一類激將法的話,你能不幫嗎?」

  故事的發展幾乎都被她猜到,阿海不得不對她的聰慧佩服得五體投地。

  當時縱然再怎麼不認同關子民的做法,最後阿海還是選擇幫他這個忙。

  之前聽許靜提過,星期天他們會去外婆家,到傍晚才會回來。關子民和阿海當天到附近埋伏,親眼看著他們家的車子駛離視野以後,才開始行動。

  阿海負責在許家大門外把風,生平第一次做壞事的他,緊張到心跳都快停止了。關子民則翻牆進去,潛到倉庫外頭,用報紙點燃了火,扔向倉庫門口!

  整間倉庫都是木造房子,風向又順風,小小的火苗轉眼間便一發不可收拾地蔓延開來!失控的火勢,是關子民始料未及,他呆了兩秒,第一時間試著用附近水龍頭接著水管滅火,可是徒勞無功。

  「阿海!阿海!」

  聽到關子民氣急敗壞叫喚自己,阿海趕緊翻牆過去,這一看,被燒得劈哩啪啦響的火勢嚇到了!

  兩個六神無主的孩子根本沒辦法對付這火勢,關子民索性丟下水管說:

  「算了!走吧!這間破倉庫燒掉又不會怎麼樣。再不走,別人就要發現了!」

  被自來水和汗水弄得渾身狼狽的阿海喘著氣,不能反應。他打心底認為應該徹底滅掉這場火才行,可是也很清楚如果他們被抓到,那一切都完了。

  就在他們相偕要逃走之際,聽到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邊的聲音。

  倉庫裡有人在呼救。

  故事說到這兒,本來還漫不經心的施佳懿不由得寒毛直豎,連她也料不到這樣的急轉直下。阿海見她臉色發白,哀傷笑笑:

  「是許靜。那天她有點感冒,留下來看家,想去倉庫找東西。」

  「那,她的腳……」

  「她從倉庫閣樓要逃下來的時候摔成骨折,後來醫生又沒處理好,就變成妳現在看到的後遺症。」

  衝進燃燒的火場,冒著隨時可能被濃煙嗆傷或是被倒塌的房頂壓上的危險,阿海和關子民總算找到跌在地上的許靜,她害怕得發抖,卻一滴眼淚也沒掉下。

  一想到若是他們早走一步,聽不到許靜呼救,許靜或許就會葬身火窟。阿海在事隔多年以後仍舊為了這一分可能性,自責萬分。

  雖然兄弟倆合力將許靜救出來,許靜的家人還是氣炸了,村子的人當然也一起同仇敵愾,兩個男孩在那一陣子天天都承受所有最不堪的辱罵。阿嬤賣掉她作為嫁妝的金飾,再加上她不是很多的存款,還掉給許家的賠償金,原本還過得去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

  火不是阿海放的,他的處境不多久便漸漸好轉;關子民就不同,他成了全村的大罪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事發當天阿海先跳出來頂罪,說火是他放的,才說完,立刻狠狠挨了關子民一拳!

  「不要連你都可憐我!」

  關子民那雙羞憤的眼神,至今阿海還歷歷在目。

  「我不是想當什麼大聖人,我只是想……阿民平常已經讓大家看不起,如果又再多了這一項罪名……我好笨,好像傷害到他了。」

  真的很笨,認罪是關子民當時唯一能保住一絲尊嚴的路,如果再被阿海奪去,他不就什麼都沒有了?施佳懿本來想這麼罵回去,不過一觸及到他懊悔不已的表情,話又嚥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ing Tesn Cho
  • 這段看的連呼吸都覺得好沉重 ...
    年少輕狂的不懂事 造成現在一輩子的遺憾
    大概就是在說關子民的狀況吧 ?
  • 嗯!關子民一輩子的痛,也是阿海的,阿海之前用來教訓施佳懿的話差不多都是從這個故事而來。

    helenaw 於 2012/12/09 11:51 回覆

  • 冰兒
  • 在考試的壓力下,想說來晴菜的網誌放鬆一下
    結果看到了頗沈重的一篇文
    讓我回想起曾經的不懂事。
    好有感觸
    腦中一直不斷盤旋那些回憶
    心情越來越沈重了。
  • 哈哈!那真不好意思耶!
    不過接下來的篇章你們就會比較喜歡啦!^^

    helenaw 於 2012/12/09 11:52 回覆

  • 伊来恩
  • 故事是不是要进入高潮了啊?真的好想快点知道故事会怎么发展下去。。
  • 嗯....也不算進入高潮,這只是回憶片段呀!這故事在我的構思中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呢!

    helenaw 於 2012/12/09 11:53 回覆

  • 元(YUAN)
  • 這篇好有感觸...
    年少輕狂的我們常常會做出不理智的行為,
    當時事後的懊悔不已,當時急於忘記的我們....
    那都是回憶中重要的曾經呀!!
  • 年少輕狂的年紀總是會做出幾件傻事。

    helenaw 於 2012/12/09 11: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