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關子民護送施佳懿回到公司,阿海老早在辦公室了。見到她悠悠哉哉走進來,忍不住責怪:

  「妳跑去哪裡鬼混啦?我都回來了,還沒見到妳的人。」

  「繞了一下遠路嘛!」她嗲聲嘟噥。

  「兜風就兜風,什麼繞遠路?現在是上班時間耶!」

  他的一板一眼叫她受不了,施佳懿瞪他一眼,用力把文件往桌上放:

  「我請假嘛!你總該沒話說了吧?」

  「妳……」

  而他也總是拿她沒辦法。阿海回到座位,不由自主地望望準備製作報表的施佳懿。有一些問題,在喉頭蠢蠢欲動,他掙扎片刻,嚥下去,強迫自己面對電腦螢幕上的數據。

  應該只是單純的繞遠路吧?他又強迫自己接受這個古怪的想法。

  然而一個禮拜後,那次繞遠路的畫面被刊在週刊上。

  午休時間,施佳懿帶阿海和浩克到她常去的麵攤吃午餐,聽她將店老闆的絕佳手藝誇得跟美食節目一樣誇張,浩克說什麼也要拉著阿海一起去。用餐時,浩克有拿店內週刊來翻閱的習慣,他一面吸吮麵條,一面閱讀那些聳動又灑狗血的標題,翻到一張半版照片,瞪大眼睛!

  他匆匆把週刊內頁轉向阿海,猛指那張照片!嘴巴塞滿麵條的關係,只能使勁「嗯嗯」叫。

  阿海奇怪地瞧他一眼,再去看週刊,標題下的是「關子民公園暗擁新歡」,下方照片則是他一手攬著車內女性友人的畫面,那名女性並沒有被拍到臉,不過從外觀裝扮一眼就能認出是誰。

  阿海盯著那畫面整整五秒鐘,直到身邊施佳懿好奇地將週刊搶去。

  她也怔住,明明是關子民護著她不被狗仔拍到,怎麼這個角度看起來就曖昧多了?

  「哇塞!真的好有戲喔……」

  她在心裡暗自讚嘆狗仔的厲害,誰知阿海出手將週刊拿走,質問道:

  「這什麼意思?不是說繞遠路而已?」

  「所以是繞遠路的時候被拍到的啊!」

  「那、那繞遠路就繞遠路,為什麼阿民要抱……抱……」

  照片中的當事人一個是同事,一個是堂哥,他講到連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阿海發窘的模樣,反而讓施佳懿想要捉弄他的念頭更強烈,她佯裝這沒什麼大不了,攪動碗中麵條:

  「藝人鬧緋聞不是家常便飯嗎?」

  「妳根本沒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妳會跟他鬧緋聞啊?」

  他理直氣壯,施佳懿則一派皇上不急,急死太監的氣定神閒,擱下筷子,雙手捧住阿海的臉,將他轉過來,然後甜甜笑道:

  「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一旁觀戰的浩克眼珠子溜向阿海,只見他的表情從僵硬轉為著急,他猛然抽身退後,為了逃出施佳懿魔掌,還差點打翻桌上食物:

  「誰、誰在吃醋?妳為什麼會想到那裡去?」

  「你明明就是在吃醋。」

  她又挨過去,硬是將他的臉轉過來面向自己。

  阿海被逼急了,索性離開椅子,改坐到浩克那一邊避難。浩克居然認同施佳懿:

  「我也覺得這不關你的事。」

  有了浩克的發言支持,施佳懿簡直不可一世,她翹高鼻子對他哼哼笑。阿海情急之下反駁回去:

  「這種照片被許靜看到了,她會怎麼想?」

  許靜的名字一出現,本來心花朵朵開的施佳懿瞬間沉下臉,皺起眉頭:

  「許靜?」

  「萬一害她誤會怎麼辦?不是會很難過嗎?」

  她恨恨地咬住下唇,倒抽一口冷氣:

  「你在乎的是這個嗎?說老實話,我才懶得管她。林裕海,虛偽也要有個限度,她對關子民失望,情勢不是對你正好嗎?大聖人的嘴臉……看了就噁心。」

  她迅速抄起帳單和包包,走到櫃台結帳。浩克目送她頭也不回的背影,有感而發:

  「即使對象是你,講話還是不留情耶!」

  阿海低下頭,內心很不好受,像是做壞事被逮著的孩子,難堪得無地自容。整個下午,施佳懿沒跟他交談過一句話,故意對他視而不見,大家一看就知道他們又吵架了。阿海也很識相,沒自動去招惹她,隔著一條不大的走道,那兩人就這麼沉寂到下班。

  這幾天的傍晚天氣偏涼,施佳懿開始穿上春天穿過的那件薄風衣,有幾分軍裝味道,套在體態不錯的她身上更有顯瘦效果,走在公司外的廣場,及膝的衣擺隨著陣風飄逸。

  跟在後頭的阿海一撞見她背影,不期然會想起在海邊等公車的光景,那個曾經讓他真心認為就算時間凝結也無所謂的光景。

  「施佳懿!」

  他開口叫喚,她猶豫一下,用警戒的表情等他自行小跑步過來。

  「那個……關於中午我們在說妳和阿民的事……對不起。」

  「……為了哪一點道歉?」

  「咦?就是……妳和阿民之間怎麼樣,我的確沒有權利多管閒事。」

  聽完,她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眼神打量他,又問:

  「那麼我說你偽善呢?你承認了?」

  阿海想了半天,試著釐清楚自己的想法:

  「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就算偽善,不過如果妳說我完全不在乎許靜的心情,那也不對,我很在乎,她會難過的話,我就在乎。」

  很誠實的一個人。有時候施佳懿寧願他學會好聽的花言巧語,只要她不覺得受傷就好,不過……那樣就不是阿海了。

  她垂下眼簾,因為他始終不能明瞭她的心情,而傷心得無法正視他的臉:

  「是我誤會你了,我也欠你一個道歉,這樣我們就算扯平了吧?」

  「妳倒是在很奇怪的點上特別剛正不阿耶!」

  他沒察覺到她的抑鬱,體貼地說:

  「我送妳去坐車吧!」

  施佳懿並沒有馬上答應,忖度著,輕輕嘆息:

  「等你想追我的時候,再送我回家吧!」

  「……妳幹嘛扯到這邊來?」

  她默不作聲,本人似乎也有些困惑,能夠跟阿海多相處一些時刻,明明是最開心的事……

  不是因為不喜歡,而是即使兩人在一起,還是感到寂寞。

  「阿海。」

  「嗯?」

  他們並肩走了一段路,施佳懿沒來由叫他,望著他。

  「全世界就只有你的多管閒事……會讓我高興得要命。」

  宛如告白般的話語,一如施佳懿毫無保留地將她的心掏出來,透明而完整,呈現在他眼前;更有些時候他甚至覺得那顆心被活生生放入自己胸口,每一次的跳動都刻骨銘心。

  反觀施佳懿,大概是重申了自己立場的關係,她恢復正常,口吻開始透露幾分怨懟:

  「所以,我並沒有為了那件事生氣。那張照片是關子民為了不讓我的臉被記者拍到才過來幫我擋的,不是什麼擁抱的動作。」

  她暫停一下,見他一臉放心,酸溜溜調侃:

  「滿意了嗎?現在你可以趕快向許靜通報,告訴她可以放心了。」

  「呃?我不是因為她才……」

  他話說到一半突然斷了,雙唇緊閉,微微臉紅。施佳懿不明白,靠過去,像醫生想盡法子要診斷出一丁點病癥那樣:

  「你怎麼了?」

  「沒、沒有。」

  每回她一靠近,他便退開,害怕被讀出某些心思。施佳懿當那又是他慣性的閃躲,不以為意,將包包掛在肩上道再見:

  「我先回去了,掰掰。」

  「唔……路上小心。」

  等她走遠了,阿海才如釋重負地蹲在地上。一分鐘前還深怕會被她聽見心臟亂跳的聲音,到現在還心有餘悸。他頭垂得老低,萬分懊惱:

  「厚!我在幹嘛啦?」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helenaw
  • 今年的年假長,所以晴菜玩耍的時間也跟著加長,下個禮拜天天都在外面趴趴走,所以趕快補上一篇文當作下禮拜的份。

    這一篇特別長喔!從這一篇起到以後一些小事件,都是讓施佳懿在愛情中有新的體悟的小轉捩點。談戀愛並不只是每天快快樂樂地和心上人相處而已。喔喔!當然對阿海來說,也不允許他再憨頭憨腦下去啦!

    祝大家新年快樂 + 情人節快樂!^___^
  • WELL
  • 晴菜姐也新年快樂
    心噗通噗通的跳是因為他喜歡施佳懿了吧
  • 施佳懿這麼可愛,怎麼能不喜歡?^^

    helenaw 於 2013/02/19 14:13 回覆

  • Cindy
  • 啊....原來是下禮拜的份,這樣下禮拜就看不到了TAT..
    呵呵,瞧見阿海為佳懿吃醋分外開心,很喜歡這篇XD

    晴菜姊新年快樂^_____^
  • 阿海一整個就很混亂哪!
    不知是為了施佳懿心動,或是仍會為許靜留戀~
    傷腦筋呀!

    helenaw 於 2013/02/19 14:31 回覆

  • 月夜星夢(微妍)
  • 晴菜姊新年快樂!!

    嗯~還是趕不及把全部看完,還有自傳要寫~>口<
    我看等學測或指考確定再來一次看個夠好了,不知道那時候是不是直接去買書?XD
  • 嗯嗯!妳忙妳忙。加油呀!
    我覺得直接買書的可能性或許大些..... :P

    helenaw 於 2013/02/19 14:31 回覆

  • kazenatsumi
  • 兩個人在一起還是會感到寂寞...

    這一句真的好心酸喔...
    不過這一句可能是施佳懿在這一次的故事裡最真實的寫照了吧...

    最後那個臉紅XD
    好期待,愛情覺醒之後的發展~~
    晴菜姊姊新年快樂~好好休息喔~
  • 嗯!施佳懿雖然看起來很強勢,但她的確是陷入苦戀了呀!^^

    helenaw 於 2013/02/19 14:34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