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他們討論企劃案到深夜,阿海才從送施佳懿回家。隔天一早便將企劃書交給部長,部長很意外這麼快就有結果,他認真閱讀,下午,他把阿海和施佳懿叫去,稱讚他們做得很好,還要整個部門一起全力支持這個案子。不過,他和阿海一樣,對於找關子民這位大明星來代言有些疑慮。

  「通常大明星不會接遊樂園的case。」

  他說就算案子呈上去,上頭也會質疑這一點,到時說不定會有打回票的可能。

  「那如果現在就敲定,他們就沒話說了吧?」

  施佳懿冷不防爆出狂妄的話,儘管面帶漂亮微笑,卻也嚇出阿海一身冷汗。部長似乎挺了解施佳懿這個人,他慈眉善目地將企劃書交還:

  「加油,等你們的好消息。」

  由於部長相當看好這份企劃案,而且也有意思利用它來挫挫其他部門的銳氣,所以非常重視阿海他們的提案。當他們回座,同事紛紛過來對他們的提案大表驚喜,阿海客氣直說都是施佳懿的功勞,不很適應這種受盡恭維的場面。偶然間,當他為難的眼神和施佳懿對上,原本若有所思的施佳懿快速堆起笑臉,稍後便起身去洗手間。

  她洗了手,關上水龍頭,一直望著鏡子中的自己,直到小惠姐也進來,兩人相視一笑。小惠的套裝沾上早餐的醬油,沾上水猛搓衣襬。

  「怎麼了?心事重重的樣子。」

  原來小惠瞥見剛進門時施佳懿倒映在鏡中的落寞神情。小惠是她在公司裡比較要好的同事,雖然是兩個孩子的媽,平常也對八卦有高度興趣,可是她很識相,曉得哪些話不能隨便亂講。

  施佳懿欲言又止地低著頭,小惠耐心地等,直到她終於決定開口。

  「我……是不是做了多餘的事呢?」

  「多餘的事是指?」

  「那份企劃案與其說是我們兩個合作,倒不如說阿海是被我趕鴨子上架的。」

  施佳懿轉過身,背靠洗手台:

  「其實在寫企劃案之前,我也有想過阿海對這種事一定沒輒,他本來就是一個沒什麼野心的人。」

  聽完她的徵結點,小惠又繼續搓洗污漬:

  「妳從後面推他一把,這不是正好?男人還是要有點野心比較好。」

  「但是,我並不是為了阿海的事業才這麼做。當他說希望能公私分明,我雖然能夠理解,還是感到一點寂寞,直到看見企劃書上我們兩個放在一起的名字,才覺得好多了。」

  也不管小惠是不是會發現他們正在交往,施佳懿回答得十分坦率。小惠不追問也不探究詳情,走去廁所拿衛生紙出來吸乾衣服上的水,說:

  「那這樣就好啦!妳覺得好多了,他也不反對這份企劃案,皆大歡喜。」

  「可是如果……」

  她在情急之下想接下去問,聲音卻被一陣上湧的恐懼情緒淹沒。小惠露出困惑的表情,施佳懿改口笑道:

  「沒有。謝謝妳聽我牢騷。」

  「不客氣,妳在這裡就像大家的妹妹一樣,隨時歡迎。」

  小惠推開門出去。等那扇門再度闔上,施佳懿才又回身面向鏡子,端詳著不用武裝的自己。憂慮的眼眸,有些褪色的微啟嘴唇,有幾根髮絲沒紮好,垂到耳朵前。

  她拆開後腦勺的髮夾,長髮一口氣散落在雙肩。施佳懿再度望望鏡中的自己,有點累。

  如果他很勉強怎麼辦?如果他並沒有那麼喜歡我……




  阿海停紅燈,回頭看看坐在機車後座的施佳懿,直到她也抬起眼來。

  「妳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安靜?」

  「……安靜地坐車不是很好嗎?」

  「昨天熬夜,想睡覺了?」

  「不想啊!」

  「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很健康。」

  「那,心情不好?」

  她沒作答,淨是用充滿興味又委屈的複雜眼神望著他。阿海耐不住,說:

  「喂,沒事乖成這樣,讓人很擔心耶!」

  比起那些亂七八糟的煩惱,現在阿海操心的神情和半抱怨的語氣,便叫她重展笑顏,興沖沖一把將他摟住:

  「現在心情很好啦!」

  這一抱,害阿海機車蛇行了幾公尺,一路跌跌撞撞經過「六個腳印」外頭,不同以往的,店中穿梭著從沒見過的工讀生忙進忙出。

  阿海還在納悶,就聽見施佳懿故意揚高聲音說:「好奇的話就過去看看唄!」

  「唔?不、不用啦!又沒有什麼事。」

  施佳懿瞄了他一眼,突然跳下車:「那我去看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elenaw
  • 結果大家都先去看心得區了嗎?那裡瀏覽人次好多呀!
  • Grace
  • 没办法>_<每天都很期待你发的文,不看没办法解渴
  • 哎呀!先被雷到,以後看後面發展就沒樂趣了啦!

    helenaw 於 2013/06/18 10:43 回覆

  • a102322
  • 想看卻又不能看的感覺好痛苦啊~~~~
  • 忍忍忍~又期待又怕受傷害是看書最佳心情狀態呀!

    helenaw 於 2013/06/18 10:45 回覆

  • LANCE
  • 一直對施佳懿跟小惠說話那裏覺得很有感覺,故事到這裡,已經可以感覺得出 面對阿海的施佳懿已經脫掉偽裝...應該說是赤裸裸的面對 看到不自信的她 越來越知道 她愛阿海 是多麼執著的一件事
    〝如果他很勉強怎麼辦?如果他並沒有那麼喜歡我.....〞
    施佳懿的愛 愛的很想被需要...
  • 滿多人的感想都很心疼施佳懿的愛很多,得不到同等回報。
    不過換個角度來想,被這樣的女孩愛上,壓力應該會頗大的吧.......

    helenaw 於 2013/06/18 10:4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