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九章】


  剛進入初冬的時序,阿海和施佳懿的企劃案不僅通過公司內部審核,成為爭取遊樂園開幕廣告代言的案子之一,後來還擊敗其他公司所提出的案子,獲得遊樂園上層主管的青睞。

  阿海的部長高興極了,自掏腰包請大家去餐廳大吃一頓,然後宣布全體企劃部員工全力投入這個廣告企劃案,直到遊樂園的開幕活動結束。

  有了其他同事一起加入這項工作,原本不是很有信心的阿海也漸入佳境,開始用心去策劃該怎麼讓案子更臻完美。至於他和施佳懿的戀情在每天的朝夕相處下,成為同事們心照不宣的公開秘密。

  許靜的「六個腳印」花店生意蒸蒸日上,關子民的新戲殺青,偶爾可以見到他到阿海公司商談代言的事,另外聽說他有可能會接拍一位名導演的電影男主角,如果報導屬實,那麼他的身價將翻漲好幾倍。

  當他們的人生正順順遂遂地前進,從老家卻傳來不好的消息。

  村子的里長在上班時間打電話給阿海,說阿嬤中風,現在在醫院急救。措手不及的阿海在電話中不斷說阿嬤從沒中風過,怎麼才一次就這麼嚴重。

  沒人知道阿嬤什麼時候在家中客廳昏倒,下午鄰居拿著剛撈上的鮮魚要送給她才發現,送到醫院時腦出血的狀況嚴重,情況並不樂觀。

  阿海趕忙向部長告假,施佳懿順勢說她也要一起去,不料當場被部長擋下來。

  「這個案子的負責人可是你們兩位喔!兩個都跑掉的話,說得過去嗎?而且人家明天下班前就要看到整體草案了耶!」

  她氣急敗壞想再反駁,阿海先一步央求她讓步:

  「我自己回去沒關係,阿嬤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公司這裡就麻煩妳,有妳在,我比較放心,拜託。」

  施佳懿不情不願地吞忍下來,然後對阿海承諾:「不用擔心案子,我說什麼也會在期限內趕出草案,然後馬上去找你。」

  「嗯!我到醫院就打電話給妳。」

  阿海草草收拾好東西,直接到車站搭車回去。重要時刻沒能陪在他身邊,施佳懿失魂落魄地跌回座位,一方面擔憂阿嬤病情,一方面祈禱阿海都能應付得宜,不論結果是好是壞。念頭一轉,她改為瞪住正在悠哉講電話的部長,都是這個人害的,超級不通情理!她決定發揮百分之兩百的工作效率,一口氣拼完草案,然後將假單一把丟在部長桌上!

  施佳懿鬥志燃燒起來,今天又再次破天荒地留下來加班到半夜。

  大約晚上九點多的時候,阿海來電,她倦意全消,急忙問:

  「阿嬤怎麼樣?還好嗎?」

  手機另一端陷入一陣沉默,不過才三秒鐘,已經足夠讓施佳懿心涼一半。

  「還在昏迷,指數只有三,醫生說隨時都有可能……」

  毫無生氣的嗓音又歸於死寂。她沉沉呼吸了兩次,輕聲問:

  「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不用了,我就在她身邊,還是束手無策……」

  「交給醫生吧!你該做的,就是待在她身邊,把阿嬤黏得緊緊的吧!」

  她那半命令式的教訓口吻好久沒聽到了,阿海笑一下,柔聲喚她名字。

  「施佳懿。」

  「什麼?」

  「她出事的時候,我為什麼……不在她身邊呢……」

  哽咽的自責,害她眼睛一熱,喉頭酸得緊。為什麼他們相隔這麼遠,情緒還是傳染得厲害?

  「別問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你現在好好照顧阿嬤就可以了。」

  掛了電話之後,她卯起來趕工作,用阿海的笨問題不停反問自己,在他這麼難熬的時刻,為什麼她不在他身邊呢?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阿海聯絡上在大陸的父母,他們的班機半夜就會抵達。他來到醫院的交誼廳,拿出手機,不知是第幾次撥打關子民的電話。他焦急地來回踱步,當電話另一頭跳入語音留言,阿海不死心,又再重撥一次,等了好幾聲鈴響,終於有人接聽了。

  「喂?阿海,我現在不方便講電話,有工作……」

  「阿嬤中風了!」

  他硬是打斷他,萬般著急:

  「現在在加護病房,醫生說情況不樂觀,阿民,你快來……」

  「……我晚一點再過去。」

  「晚一點?什麼時候?」

  「我等一下有一個很重要的試鏡,那個角色非拿到不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結束,總之如果一結束,我……」

  「你現在馬上過來!那個該死的試鏡有比阿嬤重要嗎?」

  阿海失了控,憤怒大吼,嚇到旁邊路過的護士!

  「對我來說,比生命還重要。」

  不含情緒的聲音,沒有一點溫度。

  阿海怔怔然靜止所有動作,只有攔擋不住的淚光自眼眶淌落。很痛很痛的感覺,像利刃,切割他的記憶!現在正在跟他講電話的人真的是一起長大的阿民嗎?大家都說阿民變了,只有阿海還相信他仍然是他的好兄弟。

  「你不來,再也見不到了怎麼辦……?阿民,算我求你,阿嬤最疼你,你快過來……」

  阿海無助按著額頭,巴不得這一刻用拖的也要把他拖過來:

  「別再讓自己後悔了……」

  阿海的心情,關子民不是不懂,儘管如此,在注視螢幕來電顯示幾秒鐘後,他毅然按掉「結束通話」的按鍵。

  站在窗邊天人交戰著,他想著試鏡,也想著阿嬤,兩邊都無法放棄的煎熬令他閉上眼。

  「子民,快過來。」

  經紀人在門口朝他招手,他快步跟上,沿路聽著經紀人耳提面命。這次來參加試鏡的藝人不少,其中不乏所謂的A咖演員,每個都勢在必得的樣子。如果關子民能夠拿下這個角色,別說知名度大開,片酬翻漲,接演這名導演的戲,就連將來被提名金馬獎都頗有希望。

  不用說別人說,關子民早就非常清楚,他最關心的是拿到這次片酬以後,房子的建築基金就夠了,隨時都可以開始動工。當初他捨棄一切,為的就是這一天,他要讓當初看不起他和阿嬤的人親眼見證,他可以讓阿嬤享盡榮華富貴。

  「我不會讓給別人的。」

  然而當晚的試鏡,除了導演難搞,幾個大牌的前輩演員佔用掉不少時間,一拖再拖的結果,直到中場休息,都還沒有輪到關子民。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102322
  • 子民還來得及去看阿嬤嗎:”(
    感覺接下來幾篇都會烏雲密布…
  • 烏雲密佈,才會有放晴的機會呀~

    helenaw 於 2013/06/27 10:00 回覆

  • jane
  • 請問彩蛋文之後會在這貼出嗎
  • 不會耶!當初就是想要將故事收在不同的結尾,才決定在部落格的最終篇不會有彩蛋文,感受一下不同的fu嘛!

    helenaw 於 2013/06/27 10:0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