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十章】


  阿嬤的喪禮上,她的兩個孫子關子民和阿海都有出席,知道過去往事的街坊們見到這場景,幾分欷噓的同時又替阿嬤感到欣慰。

  那之後關子民回到台北,在經紀公司挨罵了一個多鐘頭,結束以後,經紀人還跟在身邊恨鐵不成鋼地嘮叨。

  「居然放導演鴿子!我看你這輩子別想再接演他執導的戲了。唉!你那麼聰明,怎麼會做出這種後悔莫及的事呢……」

  關子民全部充當耳邊風,漫不經心地放慢腳步,眺向遠方不知哪裡失火,有往上竄的黑煙將那一帶天空弄髒了,飄呀飄,猶如那一天的煙,阿嬤便化作一把灰。

  「我這輩子最後悔莫及的事,才不是這種小事呢!」

  他落句「我想回家睡覺」,便叛逆逕自開車離開。

  不曉得是不是有連鎖效應的關係,阿海交了女朋友以後,他的室友浩克不久也正式加入死會行列。浩克女朋友是同一棟樓的住戶,據說有一次浩克幫她提垃圾,從此就愈來愈熟。為了追到她,浩克每天故意比阿海早起,只為了配合她的上班時間可以一起出門。她名叫雅蓮,是幼教老師,個性中規中矩,來作客的時候見到客廳凌亂會主動收拾乾淨才離開(施佳懿有時也會這麼做,但那得看她心情)。

  最近,客廳又變亂了。

  「為什麼雅蓮最近都沒來?」電視進廣告的空檔,阿海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冷戰中。」

  阿海投來的訝異表情,浩克開始纏著他訴苦。主要原因是雅蓮發現他手機裡有一通來自前女友的簡訊,認定他們還有在聯絡,氣壞了。

  「就不過是『祝你生日快樂,哈、哈、哈』這樣而已,這什麼鬼啊?而且她又不是每年都傳,好死不死今年想到要傳簡訊給我,就被雅蓮看到,超衰的……」

  阿海為表同情,從冰箱拿出一罐啤酒給他,很是不解:

  「原來雅蓮也會那麼生氣喔!她看起來很理性啊!」

  浩克酸酸地睨向他:「少笨了!感情的排他性可是很強烈的,一山不容二虎沒聽過嗎?愈是跟你說不在意的女生,愈是記你一輩子!你千萬別被騙。」

  「真的嗎?」

  「真的!」

  浩克的話,阿海本來沒放在心上,直到施佳懿感冒的那一天。

  「哈啾!」施佳懿打噴嚏的聲音很卡通,藏在口罩後面顯得更萌了。

  阿海停下打字的手,探身過去摸她額頭。

  「好像比剛剛更燒了耶!回家啦!」

  「不要,一開始請假在家也就算了,既然我都特地來上班,當然也要值回票價啊!」

  「妳亂七八糟地在說什麼啊?」

  他推一下她的頭,半責怪:

  「今天本來就應該乖乖待在家裡休息,反正都快下班,我送妳回去吧!」

  施佳懿還是很拗,她搖搖頭,提出一個變通方法:

  「不然,你幫我買運動飲料,聽說加溫開水一起喝很有效。」

  他不以為然地皺起眉:「那是治感冒的嗎?」

  「不確定,有喝總比沒喝好吧!」

  「……好吧!我會幫妳買回來,但是下班以後妳要乖乖讓我帶去看醫生,對面有間診所,很近。」

  她從口罩上方露出的那兩枚明眸彎成橋,然後湊上前,附在他耳邊講悄悄話:

  「可是我可能會走不動,你要背我喔!」

  「……」

  面對她那雙故作可憐的眼神,阿海拿她沒辦法:

  「好啦!背妳去,至少不用怕妳臨陣脫逃。」

  冷不防有個壯碩身軀橫擋在他們中間,兩人同時往上看,浩克冷冷地說:

  「打情罵俏,礙眼。要閃就快閃啦!」

  為了不觸怒跟女朋友正值冷戰期的浩克,阿海匆匆離開辦公室,騎車到最近的便利商店買好運動飲料,又想到天氣冷,臨時轉往藥局買了幾個暖暖包。回程途中,聽到有人尖聲叫著「一九○」。

  阿海煞住機車,馬路對面的夢露正站在店門外朝他猛揮手。

  他還沒把車子停好,夢露立刻使勁拖他進去:

  「幸好看到你經過,你快點來看她!」

  阿海一踏進「六個腳印」,第一眼就看見趴在桌上的許靜,他嚇一跳,到她身邊搖她:

  「許靜!怎麼了?」

  許靜像在睡覺,但還有意識,對於阿海的叫喚有反應,卻沒有足夠的力氣睜開眼睛。

  「她怎麼了?」

  夢露六神無主地猛搖頭,啃起指甲:

  「我不知道啊!她走著走著就坐下去,我以為她想休息,結果一直叫她還是這個樣子……」

  阿海再次搖她,然後探探額頭溫度:「她在發燒……」

  「啊!對啦!她已經感冒好多天了,差不多是從東部回來就一直沒好過。」

  該不會是那天和關子民跳到海裡面去著涼的吧?

  「我送她去醫院!」

  阿海用摩托車載許靜,讓她整個人靠在自己背上,一隻手撐著她,送到大醫院的急診室。醫生診斷的結果說有一些肺炎跡象,最好先住院觀察。

  要住院就麻煩了,阿海想聯絡許靜的阿姨,這才發現手機沒帶在身上。於是用公共電話打給夢露,請她幫忙聯絡許靜阿姨。

  光是照X光、等看報告、聯絡必要的人等等,就花費不少時間,各間公司早已下班了。

  「佳懿,不是在感冒嗎?怎麼還不趕快回去?」

  小惠是辦公室最後離開的人,她圍上圍巾,來到病懨懨的施佳懿跟前。

  「啊……我在等阿海,他會送我回去。不用擔心我,小惠姐先回去吧!」

  「這樣啊……那好吧!阿海怎麼那麼會拖呢?」

  她邊唸著阿海,邊向施佳懿道再見。送走小惠以後,辦公室一下子變得好冷清,施佳懿繼續啜飲才倒好的熱開水,熱呼呼的蒸汽一接近口鼻,立刻醺出一丁點淚液。

  阿海的手機躺在她的桌面,沒有任何動靜,唯一一通來電是她打的。

  「到底是去哪裡買運動飲料啊?普通的就可以了啦……」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頭香
  • 真想哭,我沒有辦法接受我的男朋友這樣....
  • 是呀!我每回寫到阿海丟下施佳懿時,就討厭他了。傷腦筋耶......

    helenaw 於 2013/07/18 05:49 回覆

  • YZ
  • 同樓上...有的時候太過濫好人不是好事,善良溫柔是一回事,但如果把這份溫柔照顧到其他女生的話.......痛苦倒楣的人是他的伴侶啊!不過,這個世界上要找到一個老實又懂得討女生開心的人實在太難啦!
  • 施佳懿是氣他說謊啦!不是氣他去照顧許靜(嗯....或許也有生氣),但主要是說謊的問題啦!

    helenaw 於 2013/07/18 05: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