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翌日,施佳懿上班還戴著口罩。

  經由小惠的噓寒問暖得知,她已經沒發燒,就是還咳不停,三不五時可以聽到小小乾咳。

  鄰座的阿海等她坐定後,關心她的病況:

  「妳還好嗎?真的沒發燒了?」

  她沒理會他,拿起原子筆,開始書寫。這是意料中之事,誰叫他們才剛大吵一架。

  阿海碰了一鼻子灰,自知理虧在先,只好又問:

  「到底要怎麼做妳才不生氣?」

  她依舊一句不吭,就在阿海灰心之餘,施佳懿將她飛快書寫好的紙張拿起來,轉向他。

  「本小姐喉嚨很痛,請不要跟我講話。」

  加重力道寫出的字句相當有魄力。阿海沒辦法,只得安份不去吵她。既然施佳懿願意用紙筆溝通,那就代表至少她氣消一半了吧!

  兩個大男人在午休時間一起用午餐,浩克還對他幸災樂禍:

  「吵架囉?辦公室戀情就是這點討厭,交往一有個不測,人盡皆知。」

  「什麼不測?說來說去還不都是……」

  「都是什麼?」

  「算了。」

  施佳懿返回辦公室,午休時間還沒結束,辦公室除了她之外,還有一個趴著小憩的同事。她走近座位,看見桌上有一杯冒著熱氣的桔茶和一包喉糖,環顧四周,並沒見到阿海。

  其實也不用眼見為憑,會這麼做的大概只有阿海吧!

  她坐下後,盯著那只橙色玻璃杯掙扎很久,拉下口罩,咕嚕咕嚕喝掉三分之一。

  喉嚨是真的很不舒服,還在生阿海的氣也是真的,所以呢,這杯桔茶和喉糖簡直太犯規了!

  午休結束前夕,阿海回到座位,施佳懿已經啪噠啪噠地專心打字,外加手邊疊得像座小山的資料,「我很忙,別吵我」的宣告意味濃厚。

  當他注意到自己桌上那洗乾淨的空杯子,輕輕笑一笑。




  下班時間,阿海被部長叫住,等部長交代完所有差事,施佳懿早就離開辦公室了。

  他快步追到外頭,在廣場上一把拉住施佳懿,她看清楚來者何人後,用質問式的眼神瞧瞧他的手。

  「我送妳回去。」

  她固執搖頭。阿海又說:

  「昨天本來就說好由我送妳,妳該不會想說話不算話吧?」

  施佳懿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使出這一招,簡直完全摸透她的個性。阿海又補上一句:

  「要是想說話不算話也不要緊喔!反正現在妳還在生我的氣。」

  聽他連激將法都使出來了,施佳懿瞪他瞪得更用力,可是轉眼又驀然氣消。她在口罩後開口,講了兩個字,阿海聽得不是很清楚。

  「妳說什麼?」

  施佳懿乾咳兩聲,清清喉嚨,再說一遍:「背、我。」

  這一次他聽懂了,怔兩秒,她的雙眸彎起漂亮的弧度:

  「你該不會想說話不算話吧?」

  「……背回家嗎?」

  「背回家。」

  以捷運來說,施佳懿的家離公司有兩個站點之遠。她不是在開玩笑,而且非常堅持。

  背女孩子已經夠引人注目,更何況那還是一段挺吃力的路程。

  「上來吧!」

  阿海背對她蹲下,準備要背她。施佳懿見他當真義無反顧,反倒躊躇起來,幾位從公司走出來的員工開始對他們好奇側目。

  阿海回頭看她:「又不要了嗎?」

  「……誰說不要!」

  她不客氣地爬到他背上,阿海將她穩穩背起,然後啟步朝馬路走。

  嗚哇!好高!被這麼高的人背著,怪可怕的呢!施佳懿瞄一下四周,他們果然成為這條路上的焦點,大家都在拼命看。她是不在意啦!但是像阿海這種在意別人想法的人,不可能不在乎的吧!

  施佳懿從後方偷偷窺探他的臉,無怨無尤的表情,似乎沒有那個閒情逸致去理會其他人的反應。這樣的阿海,好迷人呢!

  她開始後悔沒有屢行減肥計劃了。

  就這樣走了大約十五分鐘,「放我下來」的念頭也幾度快要讓施佳懿脫口而出之際,阿海忽然慢慢將她放下。

  「妳等我一下。」

  她站在路邊,在心裡罵他豬頭,要休息的話早在剛剛路過便利商店的時候就該休息了,又有椅子坐,還能買瓶水喝,現在在這麼鳥不生蛋的地方休息幹嘛?

  這附近是重劃區,要嘛是住宅大樓,要嘛就是還沒興建起來的雜草亂堆。這時阿海脫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施佳懿半拉著衣服,錯愕抬頭。

  「這裡風很大,妳不要又發燒了。」

  他一面說,一面眨掉流到眼睛上的汗水。明明是很冷的天氣,他卻汗如雨下。

  本來是想懲罰他的,怎麼反而讓自己更加難受呢?施佳懿抓住他的外套,緊緊抿起唇。阿海重新背對她蹲好:

  「上來吧!」

  「……不要了。」

  「唔?」他回頭。

  「我不要讓你背了。」

  「……」

  他讀出她臉上藏不住的心疼和彆扭,平心靜氣地解釋:

  「我不是因為對妳內疚才這麼做,答應過的事本來就應該做到。對妳說謊已經很糟糕了,總不能再食言而肥吧!一再做錯事,是會養成習慣的。」

  「……是你說的喔!」

  施佳懿再度搭上他的背,阿海撐好她,起身,繼續往劍潭的方向走。她的掌心感受得到他濕熱的背,燙呼呼的。

  她想,她的個性真差,這種時候還悄悄感到歡喜。

  「好無聊,唱歌給我聽吧!」而且她還很貪心。

  「咦?唱什麼啊?」阿海早就上氣不接下氣,更遑論唱歌。

  「嗯……惠妮休斯頓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

  「什麼?我不會唱英文歌啦!」

  「那就……鄧麗君的《小城故事》。」

  「喔!好……不過第一句怎麼唱?」

  「啊?真拿你沒辦法。第一句是『小城故事多……』」

  等到施佳懿幾乎將整首歌唱完,才察覺到不對勁。她從後面用力勒緊阿海脖子:

  「為什麼變成我在唱啊?」

  阿海忍不住笑出聲,隨後趕緊求饒:「放、放手,我不能呼吸了……」

  一股重量嬌膩地從背部附上來,阿海愣愣,整個人貼靠著他的施佳懿不再胡鬧,很安靜,也很暖和,他揚揚嘴角。

  他喜歡她撒嬌的方式;喜歡她淘氣的任性;喜歡她即使安靜著,還能讓他感覺到她真的好愛他。

  到她家的路程說近不近,他沒來由希望永遠走不到盡頭。

  她聽著急促的心跳;他感受背上的溫度,就這樣走完這一段路。




  來到施家大門口,阿海將她放下以後,這才感覺到劇烈的腰酸背痛,而且兩隻手好像快報廢了。

  他蹲在地上垂著頭,試著調整呼吸,不過再怎麼努力都只有嚴重缺氧的難受。

  施佳懿透過大門對講機,要外傭送一杯開水出來。

  「給你。」

  阿海一拿到手,立刻灌個精光,覺得整個人活過來了,舒服地癱坐在地。

  施佳懿在他跟前蹲下,將口罩拉低一些,用那鬼靈精的雙眼呼溜溜瞅著他。

  「打腫臉充胖子,等等叫我家司機載你回去吧!」

  誰知阿海非但沒有搭腔,還興味打量起她來。他看她的方式很特別,含著幾分懷念和款款深情,害施佳懿開始感到不好意思。

  「幹嘛呀……」

  「總覺得……很久沒見到妳的臉了。」

  他伸手將她的口罩拿開,然後安心微笑:

  「明明才當一天的蒙面俠而已。」

  施佳懿任由他將口罩取走,一股想哭的衝動。現在已經沒有能夠遮掩她表情的物品,阿海還直挺挺望著她,她覺得自己難看死了。

  「你說這些話簡直太狡猾了,我根本沒辦法繼續生你的氣。」

  「妳儘管生氣沒關係,但是別再把臉遮住了。高興也好,生氣也好,對我來說,只要能好好看著妳就可以。」

  於是,她率真地為他綻開僵持一日的美麗笑靨。

  這個高級社區一向很寧靜,沒什麼人車來去。施佳懿跪在地上,傾身向前,阿海捧著她臉龐,溫柔親吻她的時候,與他們剛剛一路上的招搖相反,並沒有什麼人看見。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102322
  • 阿海背施佳懿回家的過程讓人有暖暖的味道^///^
  • 我自己很喜歡這一段。
    施佳懿的心境之微妙轉變,以及她和阿海非常自然的互動,都喜歡。

    helenaw 於 2013/07/30 04: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