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浩克在公司大門口遇到剛巧來上班的阿海和施佳懿,懷疑的目光輪流在兩人身上打轉。

  「你們講好的是不是?她感冒完,輪到你?」

  戴著口罩的阿海乾咳兩聲,十分認命的樣子。親熱挽著他的施佳懿瀾漫回答:

  「我想一定是因為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關係吧!。」

  「少來,我賭你們一定沒有保持安全距離啦!」

  浩克賊兮兮地訕笑,阿海一把推開他的頭,兀自走進公司,施佳懿想到什麼,鬆開手:

  「喉糖好像被我吃完了,我出去買吧!」

  「不用了……」

  來不及阻止,她已經蹦蹦跳跳地跑出去。浩克和阿海並肩朝電梯走,浩克隨口聊起大家正全力投入的遊樂園企劃案。

  「我前天聽幾個前輩說,公司對這個案子這麼勢在必得是有原因的,好像是營運上出問題。」

  「什麼問題?」阿海放慢腳步。

  「跟幾間銀行貸的款短時間內還不出來的樣子,聽說銀行已經考慮不再借錢給我們公司了。」

  他頓頓,反問:

  「施佳懿沒跟你提過嗎?」

  「沒有,除了上班時間,我們很少會講到公司的事,你也知道,她不喜歡在公事上跟她爸有牽扯。」

  「嗯……總之,希望是空穴來風囉!不然我們都得喝西北風啦!」

  上午的上班時間結束,阿海想到該向施佳懿關心家裡狀況,不過施佳懿先一步將他拉到她座位旁,指著電腦螢幕上的電子報:

  「阿海,你看。」

  那是水果報的一則娛樂新聞,斗大標題印有「關子民」的名字,這很平常,不尋常的是,照片中竟然出現許靜的側影,關子民吻著她臉頰的鏡頭很清楚地被拍下來了。

  差不多打從在海邊撞見關子民和許靜,阿海便下定決心要幫這兩位好朋友推一把,他們互相喜歡,互相喜歡的兩個人如果能夠在一起,再好不過了。

  因此他想,這份胸口上的刺痛,肯定是還不習慣這畫面的緣故。

  施佳懿抬起眼,窺見了那道刺痛。她想一想,故意大聲講話,好打斷他正陷落的思緒:

  「對了!一般來說,許靜現在應該很傷腦筋吧!」

  「為、為什麼?」

  「你看嘛!既然水果報有了獨家報導出來,其他媒體應該也會想要繼續追蹤下去吧!畢竟這張照片這麼勁爆又清楚,可信度很高呀!」

  「所以妳是說……」他不安起來。

  施佳懿則一副經驗老道:「現在應該有一大堆媒體找上門了吧!」

  話還沒說完,阿海已經不在身邊。施佳懿對著螢幕失去笑意,他為了許靜奪門而出,許靜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沒有人比得上。

  這個節骨眼,許靜不像她那麼懂得應付媒體,情況可能很糟糕。淺顯易懂的照片,若是要否認,怎麼解釋都不通。承認了,問題更大,比起嗜血的媒體,偶像的粉絲更可怕,人肉搜索、討論區一連串主觀的批判等等,都足以將一個人逼到絕境。

  正因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才放手讓阿海去。她從沒討厭過許靜,這麼說吧!敵人和討厭並不能劃上等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