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視覺不知不覺習慣這片黑暗以後,那道由遠而近的車燈反而略嫌刺眼。

  施佳懿轉開頭閃避射來的光線,聽到機車緊急的煞車聲,還有安全帽因為隨手亂丟而掉落在地的噪音。

  「阿海!」

  她喚他的方式好像發現新大陸,反而令他止步。

  施佳懿讓他心痛,痛得窒息。如果施佳懿肯狠狠揍他一拳,掩蓋過胸口上的份,或許會好過一點。阿海快步奔向機車棚,摸摸她凍壞的臉,用雙手裹住她冷冰冰的手。

  「對不起,我剛剛才曉得浩克沒把話轉達給妳……總之,我們現在找間便利商店,買杯熱咖啡……」

  她乖乖任由他幫自己取暖,聽到一半,接著問:「看電影呢?」

  阿海打住動作,逡尋著她明眸圓睜的純真表情,施佳懿居然也會有跟許靜相仿的眼神,透明深邃,難以猜透。

  「……現在去看。」

  「嗯!」她似笑非笑地點頭。

  阿海朝不遠處的摩托車走去,起初,施佳懿隨後跟上幾步,拖著拖著,後來不再走了。她站在原地,凝視他的背影,她看了無數次的背影,曾經讓她有過從後面緊緊抱住的衝動。

  由於發現後頭異常安靜,阿海奇怪回頭,這才看見施佳懿根本沒跟上來。

  掛在嘴角的輕淡笑意看起來有些疲倦,有些悲傷。

  「施佳懿?」

  「我不行了,阿海……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生命好像已經一點一點被消耗殆盡那樣,我連朝著你前進一步都辦不到。喂……你告訴我,為什麼愛你會變成這樣呢?」

  她傷心的眼眸溱滿晶瑩亮光,苦澀問他。一點朝氣都沒有的施佳懿,阿海頭一次見到,他不知所措,深怕自己稍有輕舉妄動便會害她更加傷痕累累。

  「當我說『我愛你』,你知道那代表什麼嗎?那代表我的眼裡只有你,滿腦子只想著你的事,我全身上下唯一的那一顆心也全部交給你了。當你帶著那顆心離開的時候,我根本沒有辦法想像該怎麼繼續活下去。」

  她吸一口氣,努力不讓眼淚掉下,微微一笑:

  「可是阿海你呢?你的心到底在哪裡?一個人應該只有一顆心啊!你要全心全意放在我一個人身上才對,可是為什麼它不在那裡呢?」

  阿海情急反駁:「我的確是對妳全心全意!」

  「不是!你不是!因為你根本不需要我!在工作上你不需要我推你一把;阿嬤過世的時候你不需要我在你身邊……」

  她在激動後,歇一歇,望向遠處馬路一對外出買零食的情侶,嘻嘻笑笑的,太過幸福的氛圍在冷冽的夜格外鮮明、眩目:

  「我冷的時候,你會把外套讓給我穿;我餓的時候,再遠的店你都會跑去幫我買;我什麼都不想做,只想賴著你的時候,你情願雙手被枕得快報廢也不會動一下……可是你並不需要我,阿海,就連像我自尊心這麼高的女孩子也懂得不被需要的人很寂寞……和你在一起,我常常覺得很寂寞……」

  「我……我沒想過要丟下妳一個人!今天晚上如果我曉得浩克沒能找到妳,我一定會馬上趕來找妳的!」

  施佳懿愕然靜止下來,他還是不懂,她頓時覺得可悲又無奈:

  「大笨蛋,獨自一個人,和變成孤單一個人,是不一樣的啊!」

  阿海啞口無言,他怎麼會不知道?當爸媽將他丟給阿嬤撫養的前幾年;當關子民突然離家遠走的那一天;當許靜良善對他微笑,卻說他們是永遠的朋友那一刻……都是寂寞的。

  施佳懿再次轉向情侶經過的方向,他們已經不在了,剩下寂靜街道在寒風中延展到無盡的黑夜,漸漸平靜,悄悄枯槁,是她的心。

  她凝神佇立,無聲的停車棚裡,眼淚迅速墜落。她轉回頭,輕輕說起一個似乎是剛剛才出現的念頭:

  「阿海,我們分手吧!」

  她的話,飄進阿海耳中,他起初不能立刻領悟那是什麼意思,只是睜大雙眼。

  施佳懿偏起頭,又說一次:

  「分手吧!」

  「什……我不要就這樣分手!妳怪我也好,罵我也好,但是為什麼非得分手不可?我絕對不要!」

  見他難得對感情這麼強勢、堅持,施佳懿私心感到安慰,她朝他走近一步,飽含希望的目光聚在他不願放手的神情上:

  「那麼,你愛我嗎?你愛我像我愛你的那樣嗎?阿海,你真的愛我嗎?」

  「我……」

  他不能回答。

  他的感情趕上施佳懿了嗎?放下許靜了嗎?

  這些問題連他都感到迷惘,不能隨便敷衍,他做不到。

  愛,很沉重的啊!是要承受另一顆心的重量哪……

  施佳懿說,她把心都給他了,可他收藏在哪裡呢?

  見他鎖緊的眉宇在無法回答的沉默中轉為憂傷,施佳懿怔怔然跌入絕望深淵:

  「你不愛我……?」

  「……我很喜歡妳,施佳懿。」

  「你喜歡我,可是不愛我,對嗎?」

  她在一切都再清晰不過的難堪中崩潰,用力搥打阿海,痛哭失聲:

  「你不愛我?為什麼?為什麼不愛我?為什麼不愛我?你怎麼可以不愛我!太過份了!人家這麼的愛你……我很愛你……」

  她像小孩子放聲大哭,哭得阿海片片心碎,懊悔與自責在胸口緊緊絞結,絞得無法呼吸。

  「對不起……對不起……」

  天空依舊乾涸,施佳懿卻淚如雨下。他牢牢擁抱哭泣不止的施佳懿,冬季的夜,纖細的施佳懿很暖和,小暖爐般的溫度和他們臉上的淚水一樣,是剛剛好能融化兩顆心的溫度。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夜娟
  • 晴菜姐 :
    好久沒來一次追完全不進度
    以前覺得阿海傻傻的好可愛現在感覺她在感情上處理得很不好...
    施佳懿每次都因為許靜被放鴿子感覺超心酸!!!
    晴菜姐加油加油~期待後續: ))
  • 人是不完美的,所以才會犯錯;人有腦袋,是用來從錯誤中學習。
    不論阿海或施佳懿都有自己的功課呢!

    helenaw 於 2013/09/02 16:34 回覆

  • 阿心
  • 最後怎麼有點像未緒和拓也在公園的那幕耶~

    好難過 好想抱抱施佳懿哦ˊ^ˋ
    喜歡 卻不愛 是因為阿海心裡還有許靜吧
    所以才不能愛上施佳懿ˊˋ
  • 是呀!這麼一說是很像呢!
    這個故事的施佳懿很惹人疼對吧?^^

    helenaw 於 2013/09/02 16:3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