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再過不久,媒體開始有小篇幅版面報導公司的財務狀況吃緊,有可能會轉手賣給其他公司經營。阿海的部門在這個緊要關頭沒有時間去擔心這些謠言,因為遊樂園的開幕日子逼近,各項工作如火如荼地進行到收尾階段。

  阿海和施佳懿算是這個案子的主導人,兩人特別忙碌,尤其是施佳懿不知為何比平常要未雨綢繆,一心想把工作進度超前再超前,還不時對阿海耳提面命一堆注意事項,就怕會有個閃失。

  他想,她是真的很看重這個案子吧!於是也不多問,全力配合那會操死人的進度。

  真的很忙,忙到無暇分心在分手的二三事上,除了偶不期然兩人同時要拿桌上的合約書,手跟手就那麼巧地碰上!在那零點零一秒當中,她露出一縷倉惶。

  阿海還尷尬著,施佳懿索性一把抄走合約書,啪啪啪地迅速翻閱起來。

  下班後加班,周末也來加班,這種水深火熱的日子經過一兩個禮拜,到了這禮拜五下班前,所有的工作都奇蹟似地告一段落。

  同事們紛紛長噓短嘆,順便歡呼脫離苦海,相約等會兒去哪裡放鬆一下。施佳懿還留在座位上,很沉靜,手拿一本厚厚的企劃案,對著封面端詳。一種雨過天青的坦然,一分忽然無事可做的失落,在她出神的面容上五味雜陳。

  不久,她收好東西,將包包肩帶掛在肩上,準備要走。阿海寫好請款單上一半的內容,察覺到她還站在中間走道,不禁停下筆,原來施佳懿一直盯著他寫字。

  「什麼事?」

  「今天晚上你在家嗎?」

  「唔?我沒有特別的事要做……有事啊?」

  「你在家的話,我八點去找你。」

  這話有點耳熟,之前施佳懿還對他死纏爛打的時期,最喜歡擅自敲定時間後再直搗黃龍。

  「到、到底有什麼事啊?」

  他莫名的忐忑,施佳懿則「沒什麼大不了」地聳肩,語焉不詳:

  「有東西要給你,不是很重要的東西,不過你在家的話我就拿過去給你。」

  說完,她便離開了。

  晚上阿海回到住處,浩克已經半死不活地癱在沙發上好一段時間。

  「你在幹嘛?」

  他一問,浩克才吃力地爬起來,開始抱怨:

  「還問!你們施佳懿是怎麼回事?趕工作的方式也未免太斯巴達了吧!」

  阿海邊脫著外套更正:「什麼你們施佳懿啦!現在都告一段落了,很好啊!」

  「問題是離開幕還有一個禮拜,有必要這樣操到爆肝嗎?」

  他抱怨完畢,轉變飛快,改為喜上眉梢:

  「幸好我們家雅蓮溫柔體貼,等一下我們約好要出去唱歌、看電影,喂!要不要一起來?雅蓮也有邀你。」

  他們前陣子的冷戰期限原本還遙遙無期的,可是浩克工作勞累,雅蓮看在眼底,於心不忍,開始主動關心他的生活起居,然後兩人又愛得如膠似漆。

  阿海打從心底為他們高興,可是婉拒他的邀約:「你們去吧!我晚上有事。」

  「什麼事?」

  「施佳懿要來,說有東西要拿給我。」

  「喔……」

  他故意拖出曖昧的長音,擠眉弄眼:

  「該不會是要還你交往紀念品之類的東西吧?」

  阿海暫停打開冰箱的動作,猶疑一會兒,彎身將一瓶可樂拿出來:

  「不知道。」

  浩克不作聲,看他灌下兩三口可樂,心有所感:

  「真的很不可思議耶……你和施佳懿。當情人的時候很速配,現在做朋友的感覺也很好,我想如果換作是我和雅蓮八成做不到吧?」

  「做不到什麼?」

  「萬一,我說萬一,將來我和雅蓮分手,我會告訴自己要努力保持朋友關係,當不成情人,就做朋友,大家不都是這麼說的嗎?不過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事實上是根本做不到吧!」

  「嗯……」

  「所以,不管怎麼樣,這一點你可要對施佳懿心存感謝喔!」

  不用浩克說,真的不用他說……他只能面對冰涼的可樂罐掩飾情緒澎湃。

  「我知道。」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羅謝蓓祥
  • 這樣的相處模式才最讓人心痛吧...!

    為什麼近期文章沒有這篇呀(疑...?
  • 近期文章沒這篇......的意思是?

    helenaw 於 2013/09/02 16:38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